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牧魂记 > 第一卷 雪夜 第七章 铜灯(作者:上官弈秋)
牧魂记

《牧魂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卷 雪夜 第七章 铜灯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第七章铜灯

    “啊,这是什么怪物……”坐在秦寒一旁的青玉被突然出现的善翼吓得一个趔趄,从门槛上一屁股做到地上。

    似乎是听懂了青玉的话,只觉得眼前一花,小善翼就出出现在青玉面前,俯视着青玉。青玉看着善翼尖锐的喙,金黄色的眼睛里射出锐利的目光,虽然滑溜无羽的小脑袋有些滑稽。但青玉可笑不出来,他只觉得汗毛直竖,这种感觉比去年面对家里王二叔捕捉来的那头大虫还恐怖数倍。

    “救命…秦寒…他要咬我,快拦住它…”青玉的闭上眼睛大叫起来。殊不知秦寒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得不轻,听到青玉的喊声才反应过来。可是他也怕啊,秦寒站起身双腿打着颤,逼上眼睛,使劲的挥着手,颤声喊道:“走开…走开…”

    听到秦寒的呵斥,小善翼疑惑的抬起头看了下秦寒,放弃了躺在地上的青玉。蹦蹦跳跳的跑道秦寒面前,啄了啄秦寒的靴筒,随即又“啾啾…啾啾”的鸣叫起啦。

    秦寒眼睛稍微睁开一条缝,看到善翼在脚边啄自己的靴子,再看到鹿皮靴子上的几个大洞,更是吓得一脸煞白。一下子跌倒在青玉旁边,这对难兄难弟,这下好了,两人并排在一起躺着装死。

    这一难怪,秦寒会如此恐惧。这双鹿皮靴子是刚入冬十分,府里的王二叔送他的。说是用来答谢秦寒经常帮他刷马、喂马的。靴子用上好的水鹿皮制成,水火不侵,柔软却韧性极强。居然被小善翼一啄一个窟窿。啄在靴子上尚且如此,要是啄在肉上那还得了。秦寒可不认为自己的肉比这靴子结实。

    小善翼似乎很疑惑眼前这两个生物怎么这么脆弱,自己叫两声他们就躺地上了。可就是这个人给自己感觉很亲切啊,本能的想要靠近他。

    “啾啾…啾啾…”小善翼叫了两声,摇了摇秃秃的脑袋,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噔噔跑过去,从门口啄起那朵噬灵魔花,又噔噔的跑过来,把花放在秦寒的胸口上,然后献宝一般的急促的叫起来。

    躺倒地上装死的两人,并没有感到预想中的疼痛。心里在想,原来王二叔所教的遇到猛兽,躺在地上装死还是有些用处的啊。可是偷偷眯着的眼看到,这朵奇花时,两人都大吃一惊。

    “这…这不是…我们在青峰山顶看到的那朵寒月雪莲吗?”青玉惊坐起来,指着秦寒胸口的魔花惊声道然而青玉并不知道这花不是秦寒所说寒月雪莲,而是与彼岸之花并列幽冥之花的噬灵魔花。

    然而这朵曾让白朝风三人吃尽苦头的魔花,此时就这么安静的躺在秦寒胸口之上。秦寒右手拾取魔花,除了入手有些冰凉,其他并无感觉。魔花在清冷的月光下呈昏暗的红色,无论秦寒怎么努力去看,花依旧像是盖着一层薄雾。昏暗暗的,无法看清。总感觉与白日在青峰山所见,有些不同,但秦寒却又说不出来。

    凝视着这朵魔花,秦寒的眼神有些空洞。似乎忘记了眼前的处境。眼前又浮现出秦老头瘸着腿,咧着嘴对自己笑的光景,那个缺了颗门牙的笑容是那样的温暖。

    可惜,一起的变了。就因为这朵该死的莲花,就因为自己要去采这该死的花。连父亲最后一面也未能见到,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父亲不在了,要这该死的花有何用!秦寒心里被怒火与悔恨充满。失去理智的他双手握住这朵花,使劲的揉撕,想要把这朵害了自己父亲与青府一家的魔花揉成泥,撕成碎片。

    愤怒的秦寒面目渐渐变得有些狰狞,瞳孔中映出的噬灵魔花,渐渐变成一盏油灯的模样。仔细看去,竟然有些像秦老头随时卧在手中的那盏青铜油灯,只是灯里并没有那朵忽明忽暗的火焰。

    当秦寒眼中出现油灯倒影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秦寒手中的噬灵魔花竟然慢慢的由花骨朵盛开了,当花朵展开至一半时,秦寒眼中的油灯也由模糊的影像变得越来越清晰。魔花完全盛开之时,秦寒眼中的青铜油灯也清晰到了极致,就连油灯原本模糊不清的铭文也变得清晰起来。只见油灯之上用古纂刻有八字:九幽聚灵,安魂天下。突然间秦寒左眼中的青铜油灯迸发出一缕青色的光芒,照射在魔花的花心之上。而隐藏在噬灵魔花中那朵噬灵魔炎也挣开了花朵的束缚,顺着青光飞到了秦寒的眼中。准确的说是秦寒眼中的青铜油灯之中,而秦寒眼中的油灯之中也出现了一朵淡青色的火焰,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油灯也不再是简单的倒影,变得更加真实起来。只是秦寒手中的噬灵魔花在青色火焰离开的时瞬间枯萎了。在一阵清风浮起时,化为灰烬消失在秦寒中手中。

    这一切,或许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又或许是过了很久。秦寒与青玉在魔花展开的瞬间就失去了意识和感知。当秦寒回过神来之时,眼中又恢复了以往清澈的模样。两人望着秦寒空空如已的双手一阵呆滞,若不是脚前小善翼轻轻的鸣叫声,两人或许会认为这只不过是个梦境罢了。

    青玉拍下有些发蒙的脑袋奇怪的说道:“花呢?我记得那朵花刚才还在你手中啊,怎么突然间就不见了?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比把它吃了……”

    秦寒也无奈的苦笑了下道:“怎么可能,我要是自己把它吃了,我会没感觉吗,那么大一朵花。刚才我发生了什么,我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下鹿皮靴上的窟窿,一个念头突然在秦寒脑中浮起来,莫非是这个东西干的?秦寒询问眼神飘向小善翼。小善翼似乎明白了秦寒的疑问,突然啾啾啾的叫起来,一副很生气的样子。抬起一双前腿,整个直立起来,一双短粗的小前腿猛的落在门口的青石板上,居然陷进去数寸。而青石板也似乎不堪重击,啪的一声,由小善翼双足踏下的地方龟裂开来。

    青玉顿时吓得跳了起来。要知道门口这些青石板,取自青峰山,石质坚硬无比。乃是府里祖上花了巨大的代价方从山上开凿运回来的,石板厚一尺三寸,桌面大小。须四个壮汉一起用力方能移动,摆在那里就算府里力气最大的那个人用铁锤也未必能把石板砸烂,何况这东西只是踏了一下,若是它双脚踏在自己身上,那还得了。青玉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体比石板还硬。

    青玉躲到秦寒身后颤声道:“秦寒,你快别惹它生气了,我可不想变成那块石板啊。”

    秦寒也被这小东西的力量惊到了,后退一步靠着青玉,解释道:“我哪知道,它竟然能看懂我的延伸啊”说完连忙对着眼前这个小东西歉声道:“我没说是你干的啊,我就是问一下,你被生气……我知道花还是你给我的,我只是奇怪怎么突然间没了……”

    小善翼听到秦寒的话语,也停止了鸣叫,噔噔跑到秦寒脚下,用头使劲的蹭着秦寒的脚。

    青玉被这一幕惊得差点掉了下巴。连忙向秦寒问道:“这是什么东西,看着像匹小马,但嘴怎么是这样,而且刚出生的小马也比它大啊。我看它好像对你很亲昵,你什么时候认识的,我怎么从来也没见过。”

    秦寒苦笑道:“我也没见过啊,这是我第一见到,不知道它是什么,我也不知道它怎么跟着我们来的。”

    青玉急道:“你不是在王大夫那里看过一本专门介绍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的书吗,上面也没有说这是什么吗?你快想想啊!”

    秦寒脑海里仔细回忆着王大夫那本山海经奇物篇里面介绍的每种事物,再和眼前这个小东西比对着。突然发现书中所说的凶兽篇中有一种凶兽与它有些相似。

    秦寒惊呼道:“难道是…但不可能啊?”似乎自己也不太相信,秦寒立刻否决了自己的判断。

    青玉道:“为什么不可能,你到底在说什么,能不能说清楚?”

    秦寒道:“看它像书里所说的上古十大凶兽之首的善翼,但是书中介绍这些凶兽都是凶残无比,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灭绝了。又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听到秦寒这么说,青玉也是看了看这个小东西,道:“上古十大凶兽…凶残无比?没那么夸张吧”

    秦寒无奈的道:“所以我说不可能啊,要是王大夫在,或许……”说道这里,秦寒突然沉默了下来。背后的青玉也没有在说话。

    惊天的变故实在让个少年无法接受,就如天塌下来了一般,就算小善翼的突然出现让两人一间转移了注意力,但背后寂静的庭院还是真实的存在,时刻提醒着他们府里发生的一切。

    青玉哽咽道:“秦寒,你说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子,他们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突然就消失了呢?”

    秦寒紧紧的咬了下嘴唇,直到嘴角溢出鲜血,但他却毫不知痛。心里的痛与悔恨早已让他的肢体变得麻木起来,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对不起,青玉哥,要不是我去采药,你也不会跟着一起去,也许老爷他们也就不会这样了。是我对不起你。”

    秦寒的话语让青玉眼神一暗,他喃喃的道:“我是有些怪你,但是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错,这么大的事,如果你我都在的话,或许家里现在就真的没有一个人了!这样来说反而是你救了我啊”说完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秦寒的肩膀。

    青府巨大的变故,让两个稚嫩的少年突然间变得成熟起来。或许他们知道将来的路是何等的苦,何等的难。

    “啾…啾啾…”或许是感受到了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气氛,小善翼也轻轻的叫了两声。秦寒蹲下身抚摸着小善翼光滑的脊背,轻声道:“你怎么会跟找到我们的,你的父母呢?”

    小善翼疑惑的看了秦寒一眼,微眯着双眼,似乎很享受秦寒的抚摸。秦寒幽幽的道:“你是不是也跟父母走散了……找不到回家的路……”

    府里的人突然消失,一定不是他们自愿消失的。肯定是别的原因,陷入沉思的秦寒眼里突然闪过青峰山顶那一幕幕,能让青府突然变成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是和自己一样普普通通的人。

    “仙人、怎样才能成为仙人?”秦寒突然站转身对着青玉道:“青玉哥,你还记得我跟你说的那三位法力强大的仙人吗?要是我们也能成为那样的仙人,就能知道府中发生什么了!”

    听到秦寒的话,青玉眼睛一亮,道:“对…你说的…对,父亲就说过那位刘仙师拥有移山倒海的能力,可是…可是仙师说我灵性不足,无法修行啊。”想到着青玉的眼神又暗淡下来。

    秦寒摇摇头道:“虽然我不知道修行是怎么回事,但我父亲告诉过我凡事不论怎么难,只要有恒心,能吃苦,一定能够做成功的!”

    “啪、啪、啪”空中突然传来几声拍手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是尤突。

    秦寒、青玉二人抬头一看,只见空中突然出现四个人。其中三人正是白天所见的白朝风、月兮、沈碧荣三人,三人分别站在各自的仙剑之上。而白朝风右侧,多了个青衣道人,只是他脚下并没有仙剑,而是就那么悬浮在空中,但秦寒却没有一点他会掉下来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他就该那么站在空中,理所当然!

    等青玉、秦寒二人回过神来时,四人已站在地上。近了,秦寒才看清这位道人的模样,清瘦修长的身体,面色温然如玉,眼神平和,下巴一缕青须更让他显得道骨仙风。

    道人看着秦寒微笑道:“想不到你小小年纪也能有如此见识,实是不错!”又看了白朝风三人一眼道:“你三人可知道了?修行一事,天赋固然可贵,但毅力与恒心方是成就大道的根本!”

    “谨遵师叔教诲、我等明白。”听到道人的问话白朝风三人连忙躬身答道。

    白朝风看了秦寒身后的青府大门一眼,脸色突然一变,道:“师叔…这是幽冥派的功法?”

    青衣道人点点头道:“不错,的确有些像幽冥派的功法,幽冥派虽然作恶多端,但极少对凡人动手,否则的话,修行界早无这个门派存在了!”

    听到这里,青玉连忙站出来,拉着秦寒一起跪下哭道“求各位仙师,救命!”

    PS:前两日,突然有事,没有更新,尽量争取补上吧。看到觉得写得还入眼的朋友,麻烦收藏、推荐下,谢!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