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 一百四十二 护短(二更)(作者:小凌儿)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一百四十二 护短(二更)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贞贤相信贵妃娘娘这么看重楚阳国律例又大公无私的人,是不会徇私枉法的吧。”万俟竹音看着面色微变的敏贵妃,笑意深深。

    “我这是以莫家嫡长子的身份替列祖列宗教训你这个不孝的莫家子孙!”莫琅川面容狰狞地吼道。

    “莫琅川你是耳聋了么?本郡主已经说了,我,万俟竹音,是万俟家的子孙,和你莫家没有半点关系!”万俟竹音说着,挥开了莫琅川,手臂一挥,从衣袖里滑落出一枚印鉴。

    跪在地上的莫明贤本是神色狰狞,然而当他看清万俟竹音手里的印鉴之时,阴狠的眼神倏地一抖,只是让他惊讶的不是这枚印鉴本身,而是这枚印鉴竟会在万俟竹音的手里!

    这,怎么可能?

    王湘君对那枚印鉴亦是再熟悉不过,当她看到万俟竹音手里的印鉴之时瞪大了眼睛,迫不及待地挣扎着起来就要去抢,那紧张急切的态度就好像这枚印鉴是她的心爱之物一样。

    “这不可能!这印鉴怎么会在你的手里!?一定是你伪造的,我当年明明已经……”王湘君情绪激动大吼着地飞身扑过去。

    “姐姐!”敏贵妃提气以内力暴喝一声,整个前厅顿时震了震,只见那些没有内力护体的婢女家丁宫女太监应声倒地,竟是七窍流血,死了。

    万俟竹音心底一惊,呵,没想到这久居深宫的敏贵妃竟然有这等内力,倒是比她这个愚不可及又喜欢自作聪明的姐姐强多了。

    王湘君却像是没听到般,执意冲过去抢夺万俟竹音手里的印鉴。

    这个蠢妇!

    敏贵妃脸色阴沉得可怕,盯着王湘君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杀气,她抬手一挥,一股劲风瞬间刮向王湘君,将她整个人甩飞了出去,撞落在一边的椅子和茶几上。

    “噗!”王湘君吐出一口鲜血,极力撑起身子看向敏贵妃,“王湘毓,你……”

    话没说完,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娘!”莫语芯和莫琅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久久回不过神来,直到王湘君彻底晕了过去,两人才反应过来,急忙冲了过去。

    “姨母,你……”莫语芯将王湘君扶起来抱在怀里,不敢置信地看向敏贵妃,在触及她那冰寒眼眸里的切实杀意时愣了一愣,后面的话也就止住了,姨母她,是真的想要杀了母亲!?

    那个印鉴,到底是什么?

    不仅让父亲失了神,让母亲发了疯,更让姨母做出这般举动!?

    万俟竹音将印鉴收回掌中,看了看躺在莫语芯怀里的王湘君,又看了看依旧处在失神状态的莫明贤,最后将视线落在敏贵妃那难看的脸色上,唇角弯出一抹讽刺的笑容。

    呵,这就试出来了,还真是一点挑战难度都没有。

    只是没想到这敏贵妃也涉及其中。

    看王湘君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样子,敏贵妃可是比她这姐姐还要狠的多。

    “啧啧,为了保护贞贤,娘娘出手还真是重要呀。”在敏贵妃的拧眉冷目中,万俟竹音嫣然一笑,走到莫明贤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说道,“国师大人,看你和莫夫人现在这个样子也是不能再给本郡主抬轿子了,要不,今天你们就先回去吧,等养好了伤再来,否则,莫夫人在抬轿子的途中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可就要再做鳏夫了。”

    莫明贤抬眸看着万俟竹音那张熟悉的脸,有一瞬间的恍惚,他低喃了一声:“安然……”

    “闭嘴!”万俟竹音脸色一寒,冷声斥道,“你没有资格喊我母亲!从你的嘴里喊出她的封号简直就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莫明贤的脸色变了变,最后咬牙沉声道:“孽女!再怎么样我也是你爹!”

    “哈哈哈——”万俟竹音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般,仰头大笑起来,直到眼泪都笑了出来,她才止住笑声,目光凌厉地盯着莫明贤铁青的脸,一字一顿道,“爹?在我被王湘君打骂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被莫语芯指使下人欺辱我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我被送去庄子被孙金荣夫妇折磨的时候你又在哪里?现在我的身份曝露了你才说你是我爹?哈哈,莫明贤,这世界上可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万俟竹音,本宫说过,莫国师是你的父亲,不管你认不认他,不管他是不是尚公主,他都是你的父亲!”敏贵妃似乎对万俟竹音之前所说的那番话完全不敢兴趣,依旧将矛头指着万俟竹音,“整个京都城的百姓都知道,你万俟竹音是莫明贤和安然公主的女儿,这一点是你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事实!楚阳国律例,只有父亲可以与子女脱离关系,从来就没有子女可以不认父母的,你若是执意要国师一家为你抬轿,就是大不孝!”

    “贞贤说过,莫明贤要将贞贤带回国师府可以,只要他们一家四口亲自为贞贤抬轿,贞贤二话不说马上就走。”万俟竹音不畏不惧地迎着敏贵妃凌厉的目光,敏贵妃想要除掉她,很想,似乎并不仅仅是因为王湘君的关系,那还会是为了什么?

    是慕容廷深的意思?

    不,不可能!

    上一次她才见过慕容廷深,他对她完全没有任何的杀意,况且,他若是真想杀她,就不会向莫明贤施压,让他不计一切代价也要将她接回国师府去。

    “放肆!你这是在挑战本宫的权威吗?”敏贵妃盯着万俟竹音的凌厉眼神里多了一抹怨毒,这张脸,她恨了那么久那么久,若非如此,她就不会在明知道万俟莲华的女儿仍在世上也要帮着王湘君瞒着那边,她以为就算万俟竹音活着也只是过着猪狗不如的生活,谁知道她现在不仅成了郡主,还长得越来越像万俟莲华那贱人,该死,该死!

    更何况,她手里还拿着万俟莲华那贱人的印鉴!

    这枚印鉴可是那位千叮万嘱让她一定要找到的送回去的,当初她还以为是有另一方人马趁着万俟莲华毒发之时取走了印鉴,原来,原来是万俟莲华早有安排,将印鉴留给了自己的女儿!

    那个暗中帮助万俟莲华的人到底是谁?

    有这个能力,又和万俟莲华熟悉,能得她信任的,除了他还有谁。

    呵呵,万俟莲华那贱人都死了,他还这么心心念念帮着她的女儿来对付自己么!

    万俟竹音不惧反笑,“所以,贵妃娘娘现在是要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威就要黑白不分,硬将罪名扣在贞贤的头上咯?”

    就算敏贵妃善于隐藏思绪,然万俟竹音还是迅速地捕捉到了她眸中一闪而逝的怨毒,而这样的眼神,在她的记忆里似乎并不是第一次出现,那究竟是什么原因,会让敏贵妃以这样的眼神来看她?

    她可算是想起来了,在莫竹音很小的时候曾见过敏贵妃,当时她就是用这种怨毒又不屑的眼神看着莫竹音的。

    “来人将万俟竹音这个刁女拿下,毒打继母,不敬生父,蔑视贵妃,每一条都足以将她打入牢狱!先将她压至刑部再由刑部定罪!”只见敏贵妃柳眉一竖,声音冷厉,带着不容反抗的魄力,“谁人敢拦,一并定罪!”

    敏贵妃一句话,让正想上前为万俟竹音喊冤枉的舒丹三人顿时愣在了原地,十分不安地看着正被侍卫包围上的万俟竹音,紧张得手心湿透。

    芍药更是频频看向时樾,在心里喊道:姑爷,这人都围上小姐了,你怎么还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啊!

    万俟竹音冷笑,可笑,她从不是束手就擒之人,更何况,她今天拿出这枚印鉴的目的可不是等着乖乖落入他们布下的网的,她可是为了要试探出她的母亲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又有谁参与了这件事的。

    在侍卫围过来之时,只见万俟竹音不慌不忙,只是朝时樾的身边靠近了一些,浅笑道:“王爷,你不是说你最护短了么,现在贵妃娘娘要仗势欺人了,你是不是该说些什么?”

    万俟竹音故意将护短二字咬得极重,生怕时樾不给回应般,心下却是把时樾给骂了一遍,这个死妖孽,该他出声说话的时候他竟然不吭声了,虽然她今天的计划里没有他的戏,不过既然他已经出现了,她为何不好好利用这个有利条件,这样会让她要做的事情变得简单不少。

    “仗势欺人么?”时樾不负万俟竹音所望,在他轻轻扬声之时,那些得命与敏贵妃的侍卫们蓦地一并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万俟竹音靠近,方才鸢的厉害他们可是见识过的,宣北亲王府幽灵军队的大名谁没听过,只听时樾在继续,“就是不知跟陛下比起来,是贵妃娘娘的权威要大一点,还是陛下的权威要大一点?”

    “宣北亲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敏贵妃微微眯眼看向时樾。

    “意思就是,陛下有旨,令国师莫明贤一家四口遵照贞贤郡主之要求接其回府,不得有误。”时樾声音不大却森冷,压得旁人不敢抬起头来,“敏贵妃,难道你想抗旨不成?”

    时樾说罢,伸手从怀里拿出一份明黄色的圣旨,万俟竹音即刻伸手接过,眼角的笑意很是满意,这个妖孽,倒是挺和她配合。

    “本宫并不知道陛下有旨……只是,即便如此,贞贤她大不孝和对本宫不敬的罪名也是属实的。”时樾冷冷的声音让敏贵妃背脊蓦地一寒,明明他就只是个一无是处的闲散王爷而已,为何其声音气势竟能给人一种芒刺在背的感觉,错觉吗?

    “娘娘,圣旨可是就在音音的手上,上面写着的可是贞贤郡主万俟竹音,而不是什么莫竹音。”时樾声音淡淡,“这样,陛下的意思娘娘还不明白么?”

    敏贵妃想反驳,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反驳,因为时樾说的她都明白,就算她身为皇贵妃,就算葵帝对她还算不错,也不代表她可以不顾葵帝的圣旨降罪于万俟竹音。

    “娘娘认定音音大不孝,对莫国师不敬,毒打继母,藐视贵妃,定要给音音定罪,那本王也要给国师定罪,因为他生而不养,放任续弦残害皇家后裔,而国师夫人更是唆使下人虐待音音,无视灵海国皇室威严,这以上的任意一条,都足以将他二人打入牢狱,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娘娘您说是吗?”时樾完全将万俟竹音的事当做了自己的事情,好像在对众人说欺负他的音音就等于是在欺负他一般,他的音音他的人,绝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娘娘也不行,“况且时樾怎么听,都觉得好像是娘娘以及国师府的人在欺负我的音音呢?”

    一旁的莫家父子听了简直就要吐血,看看他们一个个都伤成什么样子了,这宣北亲王居然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时樾的话让莫语芯扶着王湘君的手紧了又紧,一口银牙几欲咬碎,她低头盯着自己的裙摆,眼神里满是怨毒。

    她没有想到,宣北亲王他竟然会为了莫竹音这贱人做到这个份上!他可是从来不与朝中之人牵扯的,更遑论是向葵帝要这么一份圣旨了。她原本以为,他和莫竹音不过就是因为葵帝赐婚才有牵连的,他们之间不过是逢场作戏,可是现在,她再也无法这么欺骗自己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要对莫竹音这个贱人这么好!?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为什么他始终看不到她!?

    “还请宣北亲王明察,老臣,老臣并没有残害过莫……万俟竹音,老臣的夫人也并未无视过灵海国国威,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莫明贤微微咬牙,上前一步向时樾抱拳深深躬了一身,而后又转向敏贵妃躬身,“也请敏贵妃明察。”

    “宣北亲王方才所说的那些可有证据?”敏贵妃声音冷得不能再冷,“即便是有陛下的圣旨,允许贞贤从母姓,这也改变不了她毒打继母,不敬生父的事实,而她蔑视本宫更是在场各位亲眼所见之事,此等罪名,又当如何定?”

    “音音毒打继母了吗?为何本王没有看到?”此刻的时樾在万俟竹音眼里像极一只护犊的母鸡,就差没将黑的说成白的护着她,让万俟竹音心底没来由蓦地一阵暖,这妖孽真是,不枉自己这么爱他,只听时樾继续问道,“音音,你毒打你的继母了吗?”

    “贞贤没有毒打继母,因为,贞贤根本就没有继母!”万俟竹音扫视一眼依然昏迷不醒的王湘君,冷哼一声继续道,“本郡主的母亲可是一国公主,无论是按照灵海国的律例还是楚阳国的律例,驸马在公主死后就会失去驸马所拥有的一切权力,包括公主孩子的监护权,除了安然公主,不管莫明贤娶谁,都没有资格成为本郡主的母亲!娘娘,你说贞贤毒打继母,请问贞贤的继母是哪一位?”

    谁知万俟竹音的话音刚落,莫琅川又暴怒了起来,隔着一段距离指着万俟竹音的鼻尖骂道:“我呸!莫竹音你个贱人!莫家养育你这么多年,你现在竟然不认父母,什么狗屁公主之女,你根本就是攀上了宣北亲王这样的高枝之后就看不上国师府了,你就是只白眼狼!”

    “琅川胡闹!”暴怒的莫琅川突然的口无遮拦让敏贵妃立刻呵斥道,与此同时莫语芯上前拉了拉他的衣袍,试图让他冷静下来。

    “大哥,你冷静一点,我想姐姐她只是一时生气,怨恨爹娘没有照顾好她,让她在庄子里受尽了折磨才会这么说的,大哥你不要和姐姐生气。”莫语芯紧紧搂住莫琅川的一只胳膊哭着劝说道,眼底却是闪过一抹阴狠。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