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 186、节外生枝(二更)(作者:侧耳听风)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稚妻可餐:世子爷请放过》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86、节外生枝(二更)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小白湖的风景在帝都来说算不上最好的,但很独特,一尊白塔就矗立在湖边,小白湖也因此而得名。

    周边,有不少的茶楼酒馆,这里的生意虽比不上帝都主街,但却是有不少的文人雅士喜欢到这边来,因为清净。

    一个处于白塔与柳林之间的茶楼,很是安静。没有太多的客人,这里更显得冷冷清清。

    二楼的一个雅间,窗子开着,一个俊俏挺拔的身影背对着窗口站在那儿。束起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而摇晃,却是分外的帅气,带着他这个年龄独有的俊朗潇洒。

    没错,靠窗的那个正是元烁,他偏偏要站在这儿,他倒是想瞧瞧,这回那些看热闹的人会不会还看不到他。他这么大一个活人,又无比俊俏英挺,那些传瞎话的可以忽略他,但那些围观看热闹的总不至于也如此眼瞎吧。

    对面,秦栀坐在茶桌旁,吃着这里特色的点心,她今日心情不错。

    坐马车一路走来,没有再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话,所以心情也没有被影响。

    这里是今日她和姚清和的‘私会’之地,地点很好,十分清净。

    “这点心不错,你过来尝尝。别站在那儿了,以为自己是模特呢。”抬眼看向元烁,他站在窗口,正摆着造型,以显示自己有多英武壮硕。

    “我就是想瞧瞧,这帮喜欢看热闹的人,会不会做瞎子。”他不听,而且已经听到下面有人在来往说话了。今日马车速度不快不慢的驶来这小白湖,街上有眼睛好使的瞧出来了,然后十分好事的跟着来了。

    “你那么帅气,怎么可能会有人看不见。只不过,你又不是传言的主角,他们看你干嘛。如果你眼下也和某家的小姐来个私通之类的传言,你也成主角了,肯定走到哪儿都有人围着你。”喝了一口清茶,煮的火候相当好,这地儿真不错。

    到时待元极出关了,她要带他来这里坐坐,让他也品尝品尝正宗的清茶是什么口味儿的,尽管他煮的也不错。

    “按你这说法,我就得有丑闻,才能扬名帝都喽?我就说这城里的人都不正常,不可理喻。这若是在军营,谁敢乱嚼舌头,军棍伺候,至此后谁都不敢再乱说话。”边说,他边双臂环胸,因为臂膀用力,那袍子下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如此结实的身体,任是谁见了都会多看两眼。只不过,他明显不自知,大概是在元极的光环下太久了,也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优势可以招摇的。

    秦栀点点头,他这说法倒是对。在军营里,没人敢乱说话,因为军纪严明。

    就在这时,元烁听到了些动静,转身看向楼下,只见一辆朴素的马车从白塔旁的小路上驶了过来。只有车辕上的两个人,其他前后都没有任何人跟着,极尽小心翼翼之能。

    瞧着那车辕上驾车的人,元烁就冷笑了一声,“你的‘情人’来了。还真是会伪装,寻常的马车,连他的护卫衣服都换了。说真的,如果不是我知道事情原委,没准儿我也会怀疑你们两个。”太像有私情的样子了。

    “逐日的低调伪装,从今日后,咱们打一仗就换个地方。说真的,这做蝉,感觉还不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以前只觉得做黄雀最好。但现在来看,做蝉有做蝉的乐趣,真是不错。

    元烁摇头,他只是有些着急,论耐心的话,他比不上秦栀。

    听着那些传言,他只觉得愈发焦急,赶紧平息了那些传言,免得整日听着继而影响心情。

    很快的,便听到脚步声靠近了这雅间,下一刻,房门被从外推开。

    元烁看过去,脸上虽是不太高兴,不过也拱了拱手,“姚相很准时啊。”

    “今日之约,自是不能来迟,不过想来也让秦小姐和元二爷久等了。”姚清和自己走进来,进来后便关上了房门。他依旧是一袭月白的长衫,英挺而瘦削,但他的气质又是无人能敌。

    秦栀觉得,若是论气质来说的话,姚清和的确是更胜一筹。也或许是因为她喜欢书的缘故,所以瞧着姚清和这饱读诗书的模样,觉得更顺眼些。

    “不算久等,我们只不过等了姚相半个时辰罢了。”元烁靠在窗边,一边淡淡道。

    姚清和淡笑,似乎也并不在意元烁说些什么。

    他走到秦栀的对面坐下,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我来时,后面仍旧有人在跟踪。不知,秦小姐打算从什么时候开始甩掉他们。”

    “后日吧。明日我们再换个地方‘幽会’,之后便隐身遁形,极尽所能的躲避他们。”而且,他们这般鬼鬼祟祟,那些原本跟踪他们俩想编排谣言的人都会蒙圈。定然会怀疑她和姚清和之间有私情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反而把他们也套了进来。

    听她幽会二字,姚清和的眉头也动了动。

    看着他的表情,秦栀不由笑,“大概姚相从没做过如此不光彩的事情,如今即便知道是假的,这心里也不平静是不是?”

    “那倒不是,毕竟心中无愧。”只是,原本心中无愧,但就怕届时会忽然心中有愧,这很难预料,所以眼下,他有些心中不定。

    元烁哼了哼,“我还在这儿呢,你们俩愧什么愧?不行,我要去方便一下。你们俩别乱动啊,就在这儿坐着。”起身往门口走,他这个监视器做的还是十分到位的。

    秦栀轻笑,看着元烁打开门离开,不由摇头,这两天可把他累坏了。

    一大早的就起来巡街,然后就跑来‘监视’她和姚清和,估摸着皇上都没他这么忙。

    姚清和倒是一如既往,面上载着淡淡的笑意,春风化雨。只是那双眼睛尤为特别,如同琥珀一般,这世上很少有谁的眼眸会是这种颜色的。

    喝了一口茶,秦栀便开了口,声音压得低,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到。

    姚清和静静地听着,不时的插上一句话,两个人倒是遵循了元烁的命令,一直坐在原位,动也没动。

    大约过去一刻钟,元烁还没回来,两个人的短暂交流也停止了。

    姚清和起身,打开门,吩咐守在外面的护卫再去取一壶茶来。

    转身回来,房门却是没有关严,还留有一掌宽的缝隙。

    “昨日,秦姑娘咒骂我的话还留存在耳边。我想了一夜,也没有想明白,为何秦姑娘的骂人之语,会如此特别。还是说,骂我的话另有深意?”看着秦栀,姚清和问道。他是真的没琢磨明白,她是单纯的骂人,还是有别的含义。到底是他脑子并不够用,没有理解她话中的深意?

    闻言,秦栀就笑了起来,“就是乱说的呗,哪有什么深意。姚相,你就是想的太多,一句随口乱说的话你也能想一晚上。”太逗了。

    闻言,姚清和点点头,“毕竟,我从未见过哪个人会这样骂人的。”

    秦栀轻笑,起身,她缓步走到窗口,稍稍的往楼下看了看,下面有不少人在走动。再往远处看,人却没那么多,似乎来这里溜达的人都汇聚到这边来了。

    姚清和也慢步的走过来,站在窗棂后,他扫了一眼,随后转身看向秦栀。

    “看着这些人,我忽然想起以前在书上看到的一则故事。说是一个居心叵测的瘸子想要去找一个宝藏,但是自己又无法走路。于是,他就骗了一个瞎子,说是带他去找一个神医,不止可以治好自己的腿,还能治好瞎子的眼睛。这瞎子信以为真,就背着瘸子走啊走。路上,又遇到了其他的瞎子,听闻此事,都跟上了。这些瞎子轮换着背着瘸子,浩浩荡荡的朝着那宝藏所在之地进发。终于,宝藏近在眼前了,可是有一条河出现在了眼前。你猜,这个时候瘸子说了什么?”姚清和的声音很好听,更像是在讲故事。

    秦栀看向他,随后就开始笑,“瘸子说弯弯的河,瞎子说白白的鹅,不知是河渡鹅,还是鹅渡河。”

    听她说完,姚清和也开始笑,“这又是什么?”

    “绕口令呗。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瞎子因为没有眼睛而听信瘸子的话,最后到了宝藏之地,瞎子们就被瘸子骗到了河里淹死了。楼下这群人和那些瞎子一样,任居心叵测的瘸子摆布而不自知。这些人长了眼睛,却和没长一样,都如同瞎子一样。”人云亦云,脑子存在的价值不大,因为完全没有思考的能力,好似退化了一般。

    “对。这个时候,我们若是想让他们改变现存的想法,那就得用另一件更夸张的事情,不然他们是不会信的。”姚清和点点头,她很聪明,与她交流,无需浪费太多的口舌。

    这一点秦栀也是认同的,转身,她想走到茶座那边坐下。哪想回身,便一眼瞧见地面上趴着一条黑乎乎的蛇,正在扭动着朝着窗边而来。

    她瞬时以任何高手都比不上的速度转身爬上了窗台,一手高举扣着窗棂,一只脚踩在窗台上,大半个身体都悬到了窗外去。

    姚清和看着她,以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儿。随后顺着她惊恐的视线看过去,那条蛇已经到了近前了。

    虽是没有武功,但明显姚清和并不怕这东西,抬手将窗边的一个花瓶扔过去。花瓶落地就碎了,蛇也受到了惊吓,身子一扭,就朝着别处爬了过去。

    “你们做什么呢?”正好此时,元烁从外面回来了,一眼便瞧见秦栀站在窗户上,满脸惊慌之色。

    “元烁,蛇蛇蛇,快把它弄走。”恍若见到救星,秦栀立即喊道,双脚也跟着动。

    “成成成,我来处理它,你别乱动,再掉下去。”元烁皱着眉头,快步的走进来,很容易就寻到了已经藏到椅子下方的那条蛇。

    拿开椅子,他探身一抓,一把就捏住了那蛇的头。

    细长的身体扭动,蛇身盘踞到了元烁的手臂上,不过已经是穷途末路的挣扎了。

    拧眉看着,秦栀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在这一点上来说,她很佩服元烁。

    “别怕了,我把它弄走。”元烁挥挥手,然后就拎着那条蛇出去了。

    秦栀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瞧着元烁带着蛇出去,那惊慌才缓缓褪去。

    “下来吧。”姚清和挪了两步走到她面前,一边朝她伸出手。

    “吓死我了。不过,这儿怎么会有蛇呢?这是二楼,那条蛇爬上来,居然没一丝的阻碍。”抓住他的手,秦栀从上头跳下来。刚刚被吓得有些腿软,跳下来后,她险些跌倒。

    姚清和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拎了起来,确定她站好了,他才松开手。

    “刚刚我没有将门关严,兴许就是因为此,它才爬进来。”微微皱眉,瞧着她那煞白的脸,姚清和有些自责。

    秦栀看了看他,随后摇头。

    举步,她缓缓的走向门口。之前姚清和的护卫守在门口,但是刚刚他下楼去取茶了,所以这门口就没人了。

    门又留有缝隙,蛇因此才爬了进来。

    站在门口看了看,秦栀蓦地看向左侧的另外一个雅间。

    脚步一转走过去,她随后抬腿踹开了那房门,雅间里空空如也,但桌子上的茶还在冒着热气呢。

    走进来,秦栀环顾了一圈,眉头微蹙。

    “这雅间里刚刚有人。看这茶和点心,只动了一些,显然刚刚还在。”姚清和跟着走进来,打量了一下,看来一直有人在这边监视他们。

    拿起茶杯,秦栀看了看,随后点头,“应该是。不过,能想到放蛇的法子,看来应当是对我有所了解。或许,不是外面那些一直跟踪我们的人。”走到窗边,窗台上有个大力踩踏的鞋印,显然刚刚这雅间里的人是从这窗子离开的。

    “知道你害怕什么,会是谁?”姚清和也皱眉,本来他们在计划当下的谣言之事,却不想节外生枝。

    “先别管了,只要不耽误我们手头上的计划,可以暂时不必理会。”如此了解她的,也只有那几个人。稍稍推断,秦栀便也心里有数了。

    “那你近日,还是要小心才是。”姚清和看着她,倒是有些担忧。

    “多谢姚相。时辰也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别忘了明日之约,咱们还得‘幽会’呢。”秦栀笑看了姚清和一眼,随后离开这雅间。

    外面,元烁也回来了,他把蛇弄死丢了,这种小事儿对于他来说,轻而易举。

    “咱们走吧。”看了一眼元烁的手,秦栀几分不适,不由想到刚刚那蛇缠在他手臂上的样子,鸡皮疙瘩再次汇聚满身。

    下楼,两个人偷偷摸摸的离开,还真是如同做贼一样。

    “这小白湖风景好,树木也多,有蛇虫鼠蚁什么的也在情理之中。往后再选‘幽会’之地,就不要选这种地方了,免得再碰到吓着你。”元烁驾车,边走边说道。

    马车里,很容易听得到元烁的话,秦栀却没有回应。

    他是不了解,所以也没往深处想,一条蛇会爬到二楼去,还正巧进了她所在的房间,看来那条蛇的眼睛还真是好用。

    马车穿过热闹的长街,然后便拐进了静谧的街巷。

    街巷幽深,两侧都是高高的围墙,又没有行人走动,在这青天白日之时,也显得十分幽静。

    马车顺着街巷转了个弯儿,元烁却忽然勒马停下。过于突然,马车里的秦栀也随着惯性险些跌倒。

    车外,元烁跳起来,站于车辕之上,盯着前方几米开外堵在路上的一行人,他的脸也绷紧了。

    这些人穿着打扮各不同,但是眼下却都用黑巾蒙着脸,来者不善。

    下一刻,秦栀打开了马车的车门,看向前头堵住前路的那些人,她不由得深吸口气,“元烁,不可硬碰硬。”

    “哼,天子脚下,岂容他们放肆!”甩了下袍子,元烁便从车辕上跳了下去。

    他速度极快,而且丝毫不惧,对面那几个人对视一眼,随即迎上。

    元烁和那几人缠斗一处,那几个人的功夫明显不弱,辗转腾挪,随后将元烁围拢在中间。

    这么多年,元烁在军中历练,即便与多人交手,他也丝毫不落下风。

    秦栀站在车辕上看着,也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抬手拿出挂在脖子上的项坠,稍稍扭了两下,然后将尾端放在嘴边,用力一吹,尖锐的哨声便传了出去。

    许是因为这哨声,使得前头和元烁缠斗的几人立即改变了战略,跳出两个人径直的朝着秦栀这边跃了过来。

    秦栀快速的退回马车里,明显听到那两个人跳上车辕而发出的响声,但下一刻却又跳离开去。

    推开窗子往外看,秦栀也随即放下了心,甲字卫来了。

    这条街距离暂住的宅邸不远,她的哨子又十分尖锐,所以那些耳力特别好的甲字卫就都听到了。

    再次从马车里走出来,眼见着甲字卫和元烁围攻那几个人,他们见势不好,开始撤退。

    紧紧地盯着,只见其中一个人被甲字卫团团围住,根本跳不出去,他随即便抬手一掌击在自己的天灵盖上。

    他如此举动,使得甲字卫和元烁都愣了一下。借此时机,其余几人四散奔逃,眨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甲字卫各自分散追击,他们的速度也十分快。

    原地,只余两个甲字卫和元烁,盯着那瘫在地上的尸体,面色都不怎么好看。

    从车辕上下来,秦栀缓步的走过去。

    元烁俯身将那杀手脸上的黑巾拿了下去,此人相貌平平,因为自击的那一掌,眼下七窍流血,死状凄惨。

    “也不知这是一群什么人,青天白日,居然敢下杀手,活腻了。”说着,他一边在那尸体的身上检查,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能证明他身份的东西。

    秦栀走到另一侧,随后俯身,观察了一下这尸体的外形,随后伸出两手,在那尸体的头上摸索。

    元烁什么都没找出来,看向秦栀,“什么都没有,不知是从哪儿来的。”

    “西棠。”两手在那尸体的头上摸了个遍,她随后沉声道。

    “西棠人?”元烁皱紧了眉头,随后站起身看向身边那两个甲字卫,“你们也听到了。这还真是个多事之秋,从今天开始,我们每日出去,你们都要乔装跟着。距离远一些不要紧,但今日之事,不能再发生了。”眼下城中谣言之事还未解决,这西棠人就冒出来了,实在难缠。

    “是。”甲字卫虽并非听令于元烁,但眼下之事,他们的想法和元烁的确是相同的。

    “不用这般紧张,这是帝都,饶是谁想胡来,都得掂量掂量。今日之事,怕只是个试探。对方知道你们没有丝毫怠慢,接下来便不敢再鲁莽行动了。行了,将这尸体收起来,走吧。”西棠?看来,公冶峥将麻烦事儿都解决了。

    近几日送来的密信秦栀都看到了,神庆的尸体被送回了他母族家中。

    神庆的身份可不一般,然后就闹了起来,西棠那老皇帝也不敢置之不理。

    加之神庆掌管大月宫,眼下他死了,西棠大半皇族之人开始闹腾,一定要推举出另外一个血统纯正的皇室子弟,他们绝不允许大月宫全部掌控在拥有大越族血液的公冶峥手里。

    加之他受了重伤,养病也不得空闲,内忧外患,有他焦头烂额的。

    可是眼下,这西棠人忽然出现在了大魏帝都,看来,他终于有空闲了。

    通过检查这个尸体的头颅,秦栀可以确定他是大越族人。大越族人向来为公冶峥卖命,再加上今日有蛇出没来吓唬她,如此了解她,十有**就是公冶峥了。

    这个该死的二百五,闲的不能再闲了,没准儿是因为之前在边关的事情怀恨在心,继而得了些空闲就开始反击。

    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是不知天高地厚。

    她和元极订婚在即,他若是真做出扰乱他们俩订婚的事情来,她就诅咒他到时生儿子都是别人帮忙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