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仙气相公,种田辣 > 188 极弱气机(作者:王婆种瓜得豆)
仙气相公,种田辣

《仙气相公,种田辣》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188 极弱气机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秦御医回去之后没有歇着,反而是陷入迷惘,感觉萧苏琪的脉象,实在是无法一口说准。

    分明是很清楚的一个成熟男胎,但怎么自己还隐约感觉到一点点别的生命气机?

    这都过了日子了,即便真的怀了双胎的话,也早就分辨的清清楚楚了,怎么可能只有一点点隐约的气机呢?

    假设那隐约的气机,就是第二个孩子,如果强行催产的话,成熟的孩子还好一些,那个极弱的孩子必定极易胎死宫内。

    说句狠心的话,这样极弱气机的孩子死了也是命该如此,但若是死的过早,成熟的孩子还没催产下来,那死了的孩子很快就在母体里面散发毒素,这就极易发生大人孩子都保护住的情况。

    要是不催产的话,成熟的孩子可能会继续长大一些,气机极弱的孩子可能也会成长一些。

    对母亲来说,成熟的大男胎过大,确实容易造成难产。

    但看肚子,按照一个孩子来说,是偏大了一些,若按照两个孩子来说,其实还偏小一些。

    翻来覆去的思索几天下来,秦御医也没有确实的把握,最终只能认命,听天由命吧!

    即便自己身为资深宫廷妇科御医,也无法确定是两个孩子,更加无法确定用催产的药,是不是有用。

    按照萧苏琪坦白交代的,她实际上已经催产过两次,每次都催产两天,这样都没有动静,这就不一般了啊!

    女人花:“琪琪,其实早十年前我们产科还用一种催产的,蓖麻油炒鸡蛋,这个催产效果不差于生物制剂的缩宫素。

    但这个法子的催产,也有不小的副作用,一个是很容易造成宫缩过强,还有一个是很容易造成腹泻。”

    “真的?我马上就找蓖麻油看看!”

    萧苏琪听到女人花这么说,哪还管得了什么副作用,自己都已经超过42周了好不好?

    楚东离即便乡试成绩出来为第一名的解元,他也没有感到一点点的激动兴奋。

    努力经营安庆省城乡试的有能力举子之外,楚东离一直焦急的等着萧苏琪生产的消息。

    偏偏从周长坤那边传来的消息,一直都没有动静。

    连楚东离都焦急萧苏琪妊娠过期的事了。

    十一月二十,距离萧苏琪预产期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周长坤再次带来没有动静的消息。

    “我没办法再等下去了,明天一早我准备去一趟荆州!”

    楚东离面色忧虑,萧苏琪的情况太反常了!即便没有太子的人找到她,为难她,但生孩子的事,她铁定比一般女人难多了。

    “走,我也陪你一起去,省的我也等的闹心!”

    周长坤虽然知道萧苏琪跟楚东离分开的事,但看楚东离依旧将萧苏琪当做妻子的态度,他自然也一样认定萧苏琪是楚东离的妻子,更何况萧苏琪还是他的合伙人!

    两人很是歉意的跟方崇正的两个孙子,方孝青,方孝则打了招呼,这才一起赶去荆州府。

    两人前脚刚刚走,楚东妹就带着两个千金小姐赶到了安庆省城。

    遇上关门没人的楚东妹,问了隔壁的方孝青家,得知楚东离刚刚去了荆州。

    楚东妹顿时气得要死,好不容易全家人撵走了萧苏琪,休了她,结果东离依旧被她勾引的魂不在身上。

    若非被人点醒,自家人还真想不到萧苏琪可能是妖女,不然如何能魅惑的东离对她言听计从?不然那么大的狼王也不可能对她如此讨好?

    如今不仅仅很多村民都这么传萧苏琪是狐狸精转世,连县令夫人都怀疑萧苏琪有问题。

    不然她家好好的婢女好好的怎么会忽然杀她的?必定是她有问题啊!

    东离大好的前程绝不能毁在她的手里,连县令都说东离若是没有萧苏琪的诱惑,乡试绝对能中前三名。

    果不其然,萧苏琪被自家休了之后,东离竟然高中乡试第一名,解元啊!亏得及时的休了萧苏琪这个害人精。

    想到这楚东妹,急忙带上青田县程家千金,赶去荆州,希望能追上才走的弟弟。

    程家千金,是县令夫人劝说答应的,愿意给楚东离做妾的,说好的做妾,其实是等着楚东离彻底忘记萧苏琪的时候,做妻。

    楚东离爹娘也担心儿子发下的誓言,不敢轻易给他张罗妻子,但可以张罗小妾啊!

    没想到县令夫人竟然如此抬举东离,将何家嫡出的二小姐,说给了东离做妾。

    想到东离乡试之后紧跟着就是明年四月份的会试,怕他会直接去京城,便答应了女儿的提议,由她带着程家千金,直接去省城找东离。

    先将姑娘放在东离身边,照顾着他,希望如此,日久生情之下,儿子渐渐的就忘记了萧苏琪。

    青田县的程家,这些年跟吴建柏的关系极好,吴建柏想到女儿说的楚东离将来会位极人臣,便撺掇了程家答应将女儿先给楚东离做妾。

    正好撺掇的时候,楚东离乡试高中解元的放榜消息,已经飞速传到了青田县。

    程家答应的极为痛快,这个解元的分量,可比一般进士的分量还重,这个时候的楚东离只要点头,别说县城的大户人家,就是省城的大户人家,也有的是人愿意将女儿送给楚东离做妾。

    更何况楚东离爹娘家里人还答应,只要程家的女儿争气,能让楚东离愿意抬她为妻,楚家人乐意之至。

    楚东离跟周长坤两人的马车到底是王府的马车,速度比一般马车快稳,楚东妹带着程家二小姐,程秀文,终究没有在路上追上楚东离,最后不得不一路追赶到了荆州府。

    “大人,很对不起,我能看看董直吗?”

    萧苏琪很难受,因为她被董大人紧紧的保护在知府后院,连累的董直在乡试回家的路上,被人打断了双腿。

    没有下死手,却狠辣的打断双腿,还是那种粉碎性的骨折,十有**是太子的人干的。应该是在逼迫董大人放弃自己。同时也是在狠狠惩罚一直保护自己的董大人一家人。

    董大人只有董直这么一个儿子,还是个举人,刚刚高中的,本来是喜气洋洋的返回报喜的。

    但大夫看过董直的骨折双腿之后,都摇摇头,说瘫的可能性极大。这对董家全家人来说,是个致命的打击。

    这让萧苏琪非常的难受,本来萧苏琪最近极为烦躁,没有人妊娠过期过一个半月多的,但她就是奇葩的那一个例外的。

    如今萧苏琪唯一能为董直做的,便是利用直播间的骨科专家们,帮忙给董直看看,然后自己跟系统兑换一下祛疤丹试试看?

    或者自己打开系统,问问他情况,顺便也问问自己肚子的情况,有没有什么建议兑换的礼物可用的。

    “你来干什么?都是你害的!你这个害人精,你要是真有良心,就应该早早的滚出我们董家!滚!”

    董夫人的愤怒,无与伦比。

    尽管做这个决定的是她男人,董从敬大人,但她依旧觉得祸根是在萧苏琪身上。

    当初她就不同意将这个女人安置在后院,更不愿意自家为了她一个名声狼藉的女人,跟太子对上。

    可恨的是自家的男人跟儿子两人都坚持护着萧苏琪,不惜跟太子对上,甚至老爷还说,他连皇上都不怕,还怕什么太子?

    是,太子是不会杀了自家人,但他全是滔天,足以毁了自家人!

    萧苏琪被董夫人这么吼的很难受,但无法退缩,不然就没有办法尽力救治双腿粉碎性骨折的董直,这是自己欠他的。

    “你走!今天就离开我们董家!不然你是不是还想将我们全家都害死才满意?”

    董直的妻子,见萧苏琪被自己婆婆这么撵,依旧还想进自己的屋子,气的脸色发白,早已顾不上什么大家闺秀的礼仪了。

    “都给我住口!不管萧苏琪什么事!苏琪,你大着肚子,也出去吧!”

    董从敬从接回来儿子那一刻起,脸色就阴沉的厉害,滔天的愤怒憋在他心里无法发泄出去。

    董从敬明白的很,这是太子在惩罚自己,更是在逼迫自己放弃萧苏琪。

    没有想到太子贵妃一党,猖狂到了如此地步?

    想到自己当年在京城,弹劾皇上最多的便是皇上昏庸专宠窦贵妃。

    别说有萧苏琪的事,就是没有萧苏琪的事,如果太子登基,焉能绕过自己全家?

    太子跟窦贵妃根本就不是能容人的人!

    “对不起!”

    萧苏琪终究叹口气,没有在这个时候进去,等一会再说吧!等董大人一家人愤怒的情绪稍微好一些的时候,自己再请求进去吧!

    愤怒的董夫人黑着脸亲自盯着萧苏琪出去,董大人也没有在意,以为老妻子要躲出去狠狠哭一会。

    “你也出去吧,好好带好孩子,我在这陪着他!”

    董直闷闷的对着一边哭着的儿媳妇,不愿意她在儿子面前这么哭着。

    董直的妻子白淑芬哭着退出去后,董从敬伸出手,颤抖的摸摸儿子的双脚。

    “还有知觉吗?”

    “爹,有知觉的,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好起来的。”

    董直的话说的很艰难,不仅仅是疼痛造成的,也是因为双脚,真的没有感到爹的触摸。

    两只小腿骨头,是在快进入荆州境内的时候,被一伙匪人故意用青砖敲碎的,那些人压着自己,一砖头一砖头的这么狠狠敲着,不弄死自己,却彻底的废了自己。

    不用猜,也知道谁如此胆大包天!

    除了太子,还有谁如此的嚣张跋扈,无视大明律法?

    至于用匪徒名誉?哼,荆州附近的匪徒早就被清剿的干干净净,更何况自己还带着爹特意给的两个武功高强的护卫。

    可惜,那两个护卫被太子的人嚣张的射杀了。

    “你放心,等你骨头稍微长几天,爹亲自带着你去京城,让皇上亲自给你安排最好的御医给你看病!”

    “嗯,爹,先将他们两人好好的安葬了吧?”董直很歉疚那两个护卫,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你滚吧!永远都不要再踏入我们董家一步!”

    董夫人不仅仅撵萧苏琪离开她儿子那边,还亲自动手,将萧苏琪屋里的用物打包,连同一起的琴姨全部彻底的撵出后院。

    琴姨搀扶着脸色极差的萧苏琪,不得不在府衙外面的酒楼租住了两间上房。

    此时已经临晚,城门即将关闭,琴姨倒是想争气的带着萧苏琪直接回青云镇的,但想到逍遥王府的秦御医就在这个酒楼,便搀扶着萧苏琪在这边落脚一段时间。

    更何况这么走了,萧苏琪也没有办法面对保护她这么长时间的董大人父子。

    琴姨认为萧苏琪是要跟董大人打招呼的,但却不知道萧苏琪没说话是在想着,如何劝的董大人答应让她进去看看董直。

    秦御医正好在楼下吃晚饭,看到萧苏琪被搀扶着进来,也不多问,上前打了招呼,就稳稳的吃他的饭。

    秦御医也得到了董直儿子被废双腿的消息,猜想到了是谁的作为,自然也推测出来萧苏琪这么出来是被迁怒了。

    估计是后宅之事,董大人是不可能干这样的事的。

    萧苏琪吃了一点点晚饭的粥后,就一直焦灼的等着董大人发现自己被逼离开府衙后院,找过来自己。

    那个时候自己避开董夫人,白淑芬,再次好好求情,让董大人答应自己进去看看董直。

    直播间的网友们都说,尽早看董直的伤情,才能最大可能的挽救他的双腿。

    可惜可恨的是,那两个已经死了的护卫,自己是没有办法了,后面有机会的话,再想办法补偿他们的家人吧!

    “今天我累了想早点歇着,琴姨,你也去隔壁早点歇着吧,若是有事,我肯定会叫你的!”

    萧苏琪心不在焉,因为要专心看直播间网友的弹幕,想想还是不能老是在琴姨面前做发呆的样子,只能让她早点回她自己的屋里。

    “也好,不过你一定要放宽心胸,这事是恶人所为,并非你的过错,董大人跟董直两人心里都明白的,你千万千万不能自责?”

    琴姨很不放心这样的萧苏琪,但也知道这样的事,搁在谁头上,都很难过去。

    只能期盼董直的双腿能好起来,不然萧苏琪这一辈子都不容易过得去这个坎。

    “嗯,我不会往我身上背的,我只是觉得有些累,也想好好想想,你放心,我就是为了肚子里面的孩子,也不会钻牛角尖的!”

    萧苏琪勉强一笑,扶着自己偏大的肚子,宽慰琴姨。

    说实话,萧苏琪这两个月来,一直很愧疚琴姨一家人。

    为了不假他人之手的照顾自己这个孕妇,琴姨坚持要亲自照顾自己,连一向放在心上的长平,都交给唐寅跟方冲两人了。

    白天唐寅负责长平读书,负责跟他一起吃饭,晚上方冲负责陪伴长平。

    而长平也极为担心萧苏琪,若非琴姨亲自陪着照顾萧苏琪,长平连读书的心思都定不下来。

    琴姨被萧苏琪支开之后,萧苏琪一边等着董大人发现自己找来自己,一边打开了系统。

    “系统,我一个朋友,双腿粉碎性骨折,兑换你们什么礼包,能完全的治好他不至于让他瘫痪在床?”

    萧苏琪这个时候,完全没有半点心思,跟系统绕圈子,讨价还价什么的。

    “不是太难,祛疤丹一个,止血丹一个,解毒丹一个,就可以了!止血丹你还没兑换过吧?那个要贵一些,二十亿一颗星光币。”

    系统很快给出答案,倒也不出萧苏琪的猜测,果然这样可以。

    想想自己的星光币那么多,足够支付四十亿的星光币,萧苏琪半点没有跟系统废话一句嫌贵什么的。

    “系统,我兑换你的麟儿丹,用了之后,是怀孕了,但,现在已经过期一个半月多了,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麟儿丹使用后,附带这样的副作用?”

    问完了系统骨折的救法,萧苏琪自然也顺便问问自己生孩子的情况。

    系统停顿了两秒钟没有及时回答,萧苏琪感觉系统像是要给自己扫描似的,感觉很不舒服。

    系统也惊诧的要死,麟儿丹使用后,肯定是能怀上一个儿子的。

    但萧苏琪肚子里面,除了一个正常大小的男孩,竟然还有一个生机微弱的女孩?

    男孩的样子差不多七斤,女孩顶死了两斤半的样子。

    那女孩若现在生出来,绝对是死路一条,典型的先天不足。

    再细看一下,似乎男孩的血脉在滋润着微弱的女孩,难道这就是男孩不肯出来的原因?

    这亏得是麟儿丹起作用,换成一般男孩这么反哺自身灵气,连男孩都保不住。

    萧苏琪这样的情况,若是在主人那边的话,也很难办,唯一的办法,就是死马当做活马医。

    继续让男孩牺牲自己的灵力,反哺女孩,同时母亲大量吸收生机提供给男孩。

    “你这样的情况,最好每天吃三颗系统便饭里面赠送的水果,不论何种都吃,补充你的灵力。

    另外就是你最好去边疆府城,多接触一些自然消亡的魂力,这个也有好处,然后,顺其自然吧!”

    系统也不打算这个时候就说出来实情,这个情况,自己也是第一次遇上,谁知道用麟儿丹的情况下,还能另外孕育出来一个这么弱的女孩?

    亏得麟儿丹的男胎,先天就灵气十足,即便灵智未开,也感受到自己的妹妹危在旦夕。这才不肯出世,用自身充足的灵力反哺妹妹。

    幸亏发现的还算早,不然麟儿丹的这个男孩,一直这么反哺下去,肯定也伤他自己的根基。

    到时候别说他智商其高了,能跟普通人一样就难得的很了。

    那个女孩不仅仅身体极弱,魂力也极弱,光这么养着身体,魂力不足等生出来也是麻烦,回头是个白痴,萧苏琪这个样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接受?

    但愿她相信自己的,按照自己说的做,也许没有那么糟吧!

    “谢谢了!”

    萧苏琪第一次对系统很是感激。没有嫌弃他一脸的奸商样子。

    系统说的盒饭赠送的水果,萧苏琪吃过的自然知道,不管是什么水果,吃起来比外面的水果,好吃多少倍。

    萧苏琪猜测那些水果里面,含有异界充足的灵气,只是有些不太明白,为何让自己去边疆府城接受自然消亡的魂力?

    这要怎么接收?

    想到边疆死去的那么多人,萧苏琪感觉自己的胃就要翻腾起来,难道自己还能跟修真界那样,能吸收死人魂魄之力?

    只是事关儿子,萧苏琪半点不敢马虎,当下就做出决定,最迟明天自己就会出发去榆林,搞定了董直之后就走。

    萧苏琪等到了晚上九点多的样子,依旧没有等到董大人或者是他安排的人过来找自己。

    焦急之下的萧苏琪不得不打开上房的大门,想出去看看,结果刚刚打开房门,就听到窗户外面进了人的声音。

    萧苏琪吓得差点惊叫跑出去,实在是太子粗暴手段,真的刺激了萧苏琪,萧苏琪第一反应,就是太子的人找上自己了。

    “嘘,别叫是我!”

    战渊忽然间神奇出现,同时也将屋门关了起来。

    “我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对不起,我害了你了!”战渊一脸的愧疚。

    一直跟着萧苏琪保护她的潘金贵,早在萧苏琪被休的时候就飞鸽传书给了战渊。

    战渊第一反应就是让薛飞扬回来,攻克萧苏琪,如此不仅仅能弥补萧苏琪,也能让薛飞扬如愿以偿。

    但想到薛飞扬刚刚学习战家功夫,又要加快积累战功,尽早升职,时间便万分紧迫起来,如何还能有那么多时间去攻克萧苏琪?

    就是路上的时间,快马加鞭也得二十来天。毕竟他跟自己不一样,还不会轻功,不然也能跟自己似得,用轻功连夜赶路,几天功夫就能赶来。

    因为得知萧苏琪因为萧月狼王得罪了太子,便赶紧亲自过来了,好在那边即便没有自己,也不要紧,外敌权当自己是在闭关,震慑作用一直都在。

    谁知道来了才知道,太子竟然如此的嚣张,连荆州知府唯一的儿子,都敢废了?

    本来自己是不管谁继承皇位的,但从现在起,自己必须发出明确声音,坚决反对太子。

    “你?你怎能又来?”

    萧苏琪简直目瞪口呆?战渊好歹也是大明北方几十万军队的统帅吧?这么闲的慌?

    上次闲的绑架了自己,造成自己名声受损,被休,如今他还来?非得继续弄臭了自己名声不可?

    竟然趁着黑夜,翻窗户爬进自己的卧室?这要是被人发现,自己有口也说不清啊!

    不过萧苏琪微微的也有些庆幸,刚刚还决定要去榆林的,这一回正好跟着他走,又安庆又快捷。

    “听说了你被休我就想来了,楚家那样对你,休是迟早的事,早休也早点重新找个真心对你的。

    飞扬为了你,如今拼命积累战功,拼命学习,他跟我说,一定要超过楚东离,我觉得他这这样拼命,不需要太久一定可以实现的!”

    战渊首先得为自己的侄子刷好感,哪怕萧苏琪还没喜欢侄子,但能叫她感动也不错的。

    萧苏琪无语撇撇嘴:“不可能!你一个大将军,心里装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就不能学学荆州知府董大人,全心全意为了大明的百姓?”

    “董直被废了双腿你是不是很难受?我帮你将他双腿接好,保证他不会废了,你会不会跟着我去榆林?”

    战渊虽然知道萧苏琪大着肚子,但也想尽快的带走萧苏琪,越早带走,越早见到薛飞扬,正好在萧苏琪生的时候,慌张无助的时候,薛飞扬可以成为她的依靠。

    萧苏琪一脸的错愕?还能这样巧?

    “我答应你!你能不能现在就去董大人那边?我跟你一起去看看,我今天想看看董直,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心里很难受!”

    萧苏琪这么痛快的答应,让战渊极为高兴,为飞扬高兴,看起来萧苏琪不排斥飞扬的喜欢,不然肯定不会这么痛快答应去榆林的。

    “行,我带你一起去,不过得再迟一些,不着急!”

    战渊高兴的很,顺利的话,今晚连夜就可以去榆林了。

    一直迟到子时,战渊搂抱着萧苏琪直接从窗户飞跃了出去,任何人都没有惊动的直接进了府衙后院董直的屋子。

    董直屋里伺候的白淑芬还没来得急反应,就被战渊隔空一指点了睡穴。

    董直原本是装睡着的,因为怕一直听到妻子在耳边怨怪着爹,怨怪着萧苏琪。

    忽然间感觉到有人进入自己的屋子,又将坐在床边的妻子弄晕了,董直电石火光之间,选择了继续装睡,并未嘶喊起来叫人。

    若对方有敌意,是来杀自己的,那自己这样怎么也逃不了,嘶喊起来,惹来爹娘妹妹他们,只能更坏。

    若并非有敌意,来人必定不想外人得知他来过的消息,不然也不会将坐在床边的妻子点晕了。

    从对方隔空点穴的功夫来看,对方的功夫实在是太高,比皇上赏赐给爹的护卫张瑞,都高多了。

    静观其变吧!

    “他会不会醒来看到我们吓得叫起来?”

    萧苏琪轻轻的问着战渊,意思是问他,要不要把已经睡着的董直也点一个睡穴,保险啊!

    “等会我看看再说吧!”

    战渊先给董直把脉,功夫极高的人,即便不是大夫,也懂人体的病机情况。

    董直虽然装睡着,但在战渊给他搭脉的时候,难以克制的紧张起来。

    战渊瞬间明白了董直的装睡,不过却没有戳破他,既然他装作睡着的样子,那就让他明白,真正救他的人,是苏琪吧!

    “苏琪,若非因为你的缘故,我是不可能出手救他的,毕竟这要耗费我太多的功力。”

    战渊放下董直的手腕,轻轻的跟萧苏琪说着,主要是说给董直听的。

    “我跟你不是等价交换的么?你希望我跟你去榆林,我希望你救董直的双腿,所以,我不会感激你,你也不必另外要求我什么,我只是答应跟你去榆林,仅此而已!”

    萧苏琪一听战渊的话,立马的撇清关系,别以为真的是你的本事,我不过是借你的本事阴沉我的系统丹药而已。

    别想用这个,要求我回应薛飞扬感情什么的,没用!

    “行,就算我跟你等价交换。”战渊淡淡笑道。

    “不,我不同意你们交换,苏琪,我宁愿一辈子瘫在床上,也不想你背着我付出什么代价!”

    忽然间装睡的董直,睁大了双眼,瞪向战渊,此时此刻的董直,感觉自己无法装下去了。

    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萧苏琪为了自己,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来换自己双腿的完好。

    “点晕了他!”萧苏琪果断下令。

    战渊点点头,当即出手,既然董直已经明白萧苏琪为了他付出不小的代价,就足够了。

    接下来战渊便开始为董直重新固定双腿,再用强大的内劲,帮他滋润温养经脉。

    萧苏琪趁着战渊专心输出内劲的时候,特意用边上的小瓷碗给董直倒了一口温水,先将二十亿星光币的止血丹放进那一口温水里。

    “可以了!我们走吧!”

    战渊好半天才收工,子夜过来的,现在都凌晨两点的样子了。

    “你消耗这么大,先打坐歇一小会,我正好给他喂点温水!”

    萧苏琪说着便将将兑换出来止血丹,用那一口温水送服下去。

    但看到董直的嘴巴抿着的,强行送服的止血丹,竟然浪费了一点,心疼死萧苏琪了。

    萧苏琪想了想,下面的祛疤丹,解毒丹,直接塞入董直的嘴里去。

    反正他晕着的,根本不知道嘴里融化了什么丹药,也感觉不出来半点异常。

    战渊估计董直的双腿,在自己消耗这么多内劲滋润之下,好好休养三四个月,便能站起来的吧!

    若非骨折碎的太多,好起来的时间应该更快,普通的骨折夹板固定之下,三个月左右可以下地,董直能恢复的跟普通骨折这样,已经是天大的运气了。

    “你这是干什么?没必要将这么好的人参留给他,他必定能恢复如常的!这个人参肯定有五百年了,你自己留着,还要生孩子呢!”

    稍作休息一会,战渊就看到苏琪从她带着的小包裹里面拿出来一截人参,战渊闻了味道,就估出来人参的年份至少有五百年的。

    简直是巨大的浪费!给他吃这个,不就是少养息十来天的样子么?这毛病也不影响生命的?

    “放在这吧,这是我的心意,只想他早点好起来,别影响了明年四月份的会试!再说我自己还留着的。”

    萧苏琪淡淡的,本来是打算好,等自己好好的生了之后,就将这余下的三分之二的人参,分别送给张瑞跟潘金贵的。

    现在么,就将这三分之二再分三份,一份给张瑞,一份给潘金贵,一份给董直。反正自己是不需要这个的。

    战渊看到她拿出来所谓留着的那部分,便没说什么了!有那些足够了。

    萧苏琪临走的时候看了真正睡着的董直,心微微放下来,明显感觉他的脸色有所好转,应该是有效果了。

    返回的时候依旧是战渊搂抱着大肚子的萧苏琪,从府衙后院飞出来,再从酒楼的窗户飞进屋里。

    “你还能睡一会,我就在这打坐恢复一下!明天一早就走,你有没有什么要交代旁人的?”

    战渊跟萧苏琪接触的也算多了,明白萧苏琪是不太在意这些的,好在自己不会叫人看到的。

    在战渊的心里,他的年纪足够做萧苏琪的长辈了,再说他这么操心,为的也是薛飞扬的幸福,便半点没有男女那方面的想法。

    萧苏琪更是半点想法都没有,尽管战渊看起来也不过三十岁的样子,还是个儒雅的样貌。

    萧苏琪现在是有子万事足,什么男人都是虚的,哪有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自由自在的不受任何人拘束的好?

    若非为了系统说的,孩子需要去边疆,自己也不可能再去榆林免得让薛飞扬胡思乱想的弄出误会来。

    萧苏琪倒是想过去别处边疆呢,但想想还是相信战渊的本事,若不然万一弄个破城,自己跟孩子真的是要死路一条了。

    “明天你早点消失,别叫隔壁的琴姨秦御医他们看到了,我明天早上跟他们打声招呼就可以走了!

    我会骑着萧月一个人离开荆州,就说是投靠你的,免得被太子继续迁怒旁人,到时候你自己跟上我就行了,萧月的速度你应该能跟得上的吧?”

    萧苏琪已经知道战渊是偷着来的,跟上次绑架自己的时候一样,他自然不宜在外人面前露面。

    自己更加不宜跟一个孤身男人一起上路,这跟投靠他去是两回事。

    古代人的名声啊,还是很重要的。自己能在意一些名声,自然要在意一些。

    两人说定后,战渊就背对着床,坐在靠背椅上闭目恢复起来。

    萧苏琪见他这样,再看看屋里瞪着眼看着他的萧月,便放下床上的帷帐,和衣睡了起来。

    这一睡,到醒来就感觉天大亮了。

    掀开帷帐一看,战渊已经不在屋里了。萧月倒是喜滋滋的过来围着自己,前爪冲着窗户挥啊挥的,意思是战渊又从那跑了。

    萧苏琪笑笑,静静的摸摸懂事的萧月,抬头看看外面的阳光,竟然差不多到了九十点的样子,这一觉睡得还真是长。

    琴姨却是左右为难的站在外面,手抬了放,放心去又抬起来。

    既怕苏琪昨晚上睡得晚,一直到天亮才迷迷糊糊睡着的,自己这么一敲门必定会吵醒她。

    若是不敲门,实在是担心她一个人在里面有什么情况。

    萧月虽然懂事,但终归不如一个人啊!

    萧苏琪整理好自己跟屋里,打开屋门,就看到琴姨在外面一脸焦急的等着自己。

    “对不起,琴姨,叫你担心了,你快进来,我跟你说件事!”萧苏琪拉着琴姨就进来。

    “我不能再在这呆下去了,不然太子的人,还会伤害我身边的人,这点我无法忍受。

    我今天就出发去榆林,上一次我在榆林结识了战渊将军,他人很好,对我很照顾,薛飞扬也在那边,那一次战斗爆发,我在榆林给受伤的军民治伤了一段时间,他们都对我很好。

    最重要的是,那边的一个叫宋杏仁的军医,很有本事,他家是京城的,祖祖辈辈都是御医。

    我去榆林那边,既可以投靠战渊将军,也可以避开太子,再让那个宋杏仁大夫,给我看看,也许我会在榆林生产。

    路上若是有动静了,那边最好,我肯定就近在一个府城找医馆生下孩子,有萧月跟着我,我无论去哪,速度都极快,所以,你帮我跟方冲,董大人他们都打声招呼吧!

    还有,这里有一份人参,是我答应给张瑞的,另外我自己也会带上一份,保证我自己平安生产的。”

    琴姨哈着嘴,震惊不已,完全想不到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苏琪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太子无法无天伤害董直的事,实在是太刺激苏琪了!

    投靠战渊,是个好办法,若说大明还有哪个臣子是太子贵妃不敢招惹的,战渊绝对是头一个。

    可榆林那是什么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生战争的地方,随时随地都可能死很多人的地方,苏琪大着肚子去那边投靠战渊,实在是太危险了!

    可若是继续躲在荆州知府后院,不说董夫人如何怒火滔天,万一太子真继续加害知府家人,对苏琪的伤害就更大了。

    一时间,琴姨简直是左右为难!

    “不然我陪着你一起去投靠战渊吧?”

    琴姨微微有些迟疑,毕竟她这一生唯一的活着目的,就是照顾好长平。

    “不必你陪着,你跟着我只会拖累我的速度,萧月不方便带着两个人,你放心吧,若你实在是不放心,我出了荆州府到别的府县就找家镖行。

    总之,我绝对没有问题,若是呆呆的留在这里,反而容易出大问题,生孩子的事,也依旧没有办法解决。

    连王府的御医都说我只能顺其自然,我想还是自己主动些,找个更加厉害点的大夫,不过这话你不能跟那秦御医说,毕竟人家是专门给王妃看病的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