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名侦探柯南与不典型侦探 > 第一百七十五章 脱水——小五郎简说太虚情 曼哈顿归结红楼梦(作者:前兆领袖.QD)
名侦探柯南与不典型侦探

《名侦探柯南与不典型侦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七十五章 脱水——小五郎简说太虚情 曼哈顿归结红楼梦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第一百七十五章脱水——小五郎简说太虚情曼哈顿归结红楼梦

    “夫人,现在的话,还能算是自首。”

    即使能够直接拆穿这个拙劣的把戏,甚至说工藤新一什么都不需要去做,仅仅等着警察搜身结束,真相就会大白。但是,工藤新一仍然对辻村夫人劝诫着。

    看似多此一举的操作,但是深度挖掘,就能发现其中充斥着人性的光辉。

    “哪怕自己有意无意做着的是将犯人逼上绝路的事情,但是仍在这个时候向即将掉下悬崖的人伸出援手。工藤新一,你成长的道路还真是出人意料。或者说是预料之外与情理之中。贝尔摩多到现在还没来,是为了让我看这个场景么。”杜康可不觉得贝尔摩多是对自己毫无用心,分析着工藤新一的时候,自然而然就联系到了贝尔摩多的身上。

    “观察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好感。果然,相比宫野志保,小兰这种典型的日本女人更容易让人起好感。等等,贝尔摩多就是这个目的么?不过,我在观察毛利兰和工藤新一的时候,她也在观察我和宫野志保吧。不过,可没见她有丝毫对观察对象有好感的表现。嗨,还真是自恋啊,果然我是太没见过女人了。”

    杜康自然而然就将工藤新一与贝尔摩多联系到了一起,仿佛理应如此一般。毕竟,讲道理,如果不是贝尔摩多各种打掩护,工藤新一早就折了。是故,每当工藤新一这个角色出场,杜康就条件反射一般,犹如提到麦氏点压痛反跳痛想到阑尾炎一般,联系到贝尔摩多。

    “是因为上次月影岛的事件,浅井成实的死而使工藤新一成长起来了么。贝尔摩多之所以这么晚还没来,莫非就是为了让我看到工藤新一的成长。安慰我么?怕我因为上次浅井成实的死而牵连恨上工藤新一么?”杜康在心里分析着贝尔摩多,嘴上说着另一番话。

    “某人对你的委托人进行诱供,毛利侦探,这种吃里扒外的行为,搁我身上绝对不能忍呀。”虽然很佩服工藤新一的善良,但是这与自己对他的行为进行抬杠是两回事。

    “果然,越是喜欢他和小兰,反而就越是讨厌他。”杜康对自己的心理进行着分析,“等等,贝尔摩多对宫野志保是不是就是这个心态。”

    “果然你小子也对小兰有心思吧。”毛利小五郎没有搭理杜康的挑拨。毛利小五郎知道,杜康就是不想让工藤新一接着往下说。虽然不知道杜康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不耽误毛利小五郎来和稀泥。

    “你仅仅是为了提醒小兰,别忘了收拾某个在外面沾花惹草的负心汉吧。”杜康避左右而言他,“小兰,就用那个在船上的劈酒瓶的姿势对那个负心汉的颈椎狠狠地来一下吧。”毕竟,那个负心汉对你老爹的颈椎做了很多次更过分的事情。

    “你们两个。”站在工藤新一身后小兰,扭过头,对毛利小五郎和杜康比划了一个掌刀。

    “我去抽根烟。”杜康如此说着。

    “走,走,同去,同去。”毛利小五郎显然很懂杜康的说辞。

    “走,工藤,一起冒烟走。”杜康掏出烟盒,排出一根,递给旁边的毛利小五郎,还有一根用食指、拇指夹着,一副扔给工藤新一的样子。

    “杜康,还是等事情完结再去吸烟吧。还有,我是高中生。”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杜康一直不让自己把真相说出来,不过出于对于杜康的某些敬畏之情,工藤新一决定还是取一种妥折中的办法。那就是让辻村夫人自己说。

    “其实就是我杀了我的老公。”

    仿佛是想清楚了什么,辻村夫人如此说着。

    “有些事不说也没什么。不过,你要是执意要说,我有权选择不听。”杜康看着辻村夫人最终还是俗套一般日本特色认罪,心里十分不舒服。

    工藤新一还是变成了柯南,浅井成实还是随着月光一起逝去,辻村夫人一如既往选择将老一辈的真相告知下一代。什么都没有改变。哪怕中间的剧情百般曲折,最后仍然是那个不变的结局。

    …………

    空房间,毫无疑问属于辻村外交官,具体说来,属于死去的辻村外交官。硕大的房间留在世上,人离开了。

    一个人,一根烟,一丝烟雾。

    烟灰缸里有了好几个烟蒂。

    “喂,杜康,听警察说你在这。”

    “哦,大叔。结束了?”杜康如此问着。

    “你在毛利大叔家的时候就知道了?”走进来的是服部平次,看到杜康冒着的烟,以及毛利小五郎刚点上的烟,又退到了门口。

    “撒,谁知道呢?”杜康这么说着。然后抬头看了看毛利小五郎,又看了看站在门口挥着手驱赶着烟雾的服部平次补充着——

    “我只是觉得,依着外交官夫人这种体面身份,哪怕是再糟糕的婆媳关系,也不应该在外人面前展示。”

    “杜康,你。”旁边的毛利小五郎听到了杜康的话,陡然扭头,看着身旁明明不如自己大的男人。

    顿时,房间安静起来,甚至能够听到烟丝燃烧的声音。

    一手搭在毛利小五郎的肩上,杜康说道,“结束了。”

    是的,这个案件,结束了。

    杜康继续着自己刚才一个人抽烟的时候的思考内容,而毛利小五郎也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抽着烟,服部平次站在门口思考着什么。

    “是真的么?”

    “那是真的么?”

    …………

    …………

    一群身穿白大衣的人冲了进来,有的抬着担架,有的抬着仪器。看起来,正如同人们意识中的急救车应有的配置一般。

    但是,一般人,尤其是没有叫过救护车的人,是不会注意到其中的违和感的。

    是的,所有的人都穿着看着颇有风衣质感的白大衣。如同把医疗剧拍成了医生的婚外情+爱情故事的国产电视剧一样,完全不管真正的医生的白大衣虽然不是那种面粉厂或者包子店里面员工穿的那种皱巴巴的样子,单也绝对算不上那种能去时装周走台的那种倍儿有质感,一看就不便宜的那种白色的风衣。

    不过所谓的违和的问题并不是如同电视剧里面,把白大衣硬是传承风衣的感觉。毕竟,在只要去上班就穿西服的日本,医生作为精英阶层,订制白大衣,并且把白大衣穿的得体且有风度并不是如同国内一般匪夷所思。而是进来的所有的人,都穿着白大衣,无一例外。甚至走到了杜康身边的贝尔摩多,里面看着是深V的连衣裙,但是外面穿着的是白大衣。

    有过医院工作经验,或者观察相对仔细的人,应该会察觉出其中的违和。

    没错,虽然医生穿白大褂是常识。当然了,也有一些高档的医院,如同梅奥诊所一样,里面的医生接待病人穿着的不是白大衣而是西服,以体现人文关怀。但是,穿白大衣的是医生这一观念还是深入人心。而急救车、急诊科也是医院里面的,也是医生这一观念,也被人所接受。然后如同三段论一般,得出了一个急救车里的急救员穿白大衣的这样的认识。

    而这显然是一个自以为是的认识。

    是的,一般的救护团队,为了行动方便,往往不会穿着如同在医院里面一样的白大衣。而是普遍是以绿色色调的紧身的衣服。白大衣这么长,在野外施展心肺复苏第一不容易操作,容易挂到刮到,不够便利。第二容易让白大衣接触到外界污染物,成为新的污染源。而这个时候,如果你在急救车里见到其中有人穿着白大衣的话,一种可能是,这是安排到急诊科实习的学生,而另一种可能就是,这是下级医院的医生陪同进行转院。

    但是,这次过来的所有人,都是白大衣。

    很明显说明一个问题,这些人都不是在急诊科工作的。可能是直接从相关科室抽调的人加入急救团队的。毕竟,未必只有医生才穿白大衣,搞科研的人,同样也穿白大衣。甚至一些非医学生物专业的人,在回忆读研或者做课题做研究的时候的经历时,会首先想到自己穿白大衣的经历。

    不过,这次来的人都是穿白大衣,倒也不是什么惹人瞠目的事情。毕竟是杜康叫的人,不是日本的急救系统里的救护车也是说得通的。

    所以,服部平次等人,就算是察觉出了违和感,也最多是感叹杜康这个药厂的头头果然能量大。仅此而已。

    “柯南怎么样了?John。”贝尔摩多如此打着招呼。

    “体温一直在38到39度之间。用了冰块物理降温。”没有采用华氏,而是用了摄氏度。

    杜康说着,右臂平到胸前胸腹交接的位置,然后握拳,伸出了食指和中指。两个指头分开角度,上下轻微晃动了晃动。

    “我叫了冈部跟过来,他的话,应该没问题。”贝尔摩多如此说着,学着杜康的样子,同样把右臂平到胸前。虎口大张,拇指在下方,其余四指在上方,如同掐着一个球一样。

    “对了,我看到门口有警察,出现了什么状况了么?”贝尔摩多问道。

    “哎,伤感的故事。生母为了让亲生女儿远离这个家庭,对她百般刁难,甚至最后亲手杀死了二婚的丈夫。”杜康如此总结着案情,然后如同男女相互试探心意一般,眨着眼睛,看着贝尔摩多的眼睛,“怎么样,克丽丝,是不是感觉有点熟悉。”

    颇有种网友开的脑洞,说的是郭襄其实是黄蓉和杨过的女儿,所以黄蓉不仅棒打杨过与小龙女的好事,还不让自己的小女儿对杨过有好感,甚至最后玄铁剑分解了,还专门给其中一个取名字叫屠龙刀。

    这个脑洞,杜康自然也给志保说过,作为闲聊时的话题。

    而监听杜康的人,自然不可能没有听到过。

    那么,那些监听的人,自然是先入为主地会把杜康说的“感觉有点熟悉”当成杜康说给宫野志保的那个脑洞。然后自以为知道了一切似得调查到此为止。

    而且是,想着这次事件,外交官夫人对自己的儿媳妇实则是亲生女儿的百般刁难,不由不让杜康想到了对宫野志保百般刁难的贝尔摩多。

    杜康甚至有种猜测,该不会贝尔摩多才是宫野志保的亲生母亲,只不过因为保护,所以才一直“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来各种“迫害”宫野志保,以及后面的灰原哀。

    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处于别人的观察下,所以只能时时刻刻扮演着如此的角色。如同杜康那般,时刻都保持着一副“老大哥注视着你”的警惕性。

    所以,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转移其他人注意力的幌子的时候,杜康自然要对贝尔摩多试探一下。

    “有情皆虐,无人不冤。”贝尔摩多用着杜康很熟悉的判词总结着这次案件的情感线。

    同样都是金庸的小说,一个是神雕侠侣,一个是天龙八部,监听的人除非脑洞比杜康还大,否则在已知的情报下,自然会因为贝尔摩多的话语,而更加肯定了杜康其实是在就杨过和黄蓉近乎本子似的脑洞在对贝尔摩多进行调侃。或者说聊骚。

    而贝尔摩多,没有肯定杜康,也没有否定杜康。而是总结着杜康嘴里的案件的感**彩。仿佛不知道杜康的话另有深意似得。

    “我还以为你会先来呢。嘛,到底是外交官的家,警方的速度格外的迅速。”杜康没有搭理旁边毛利小五郎和服部平次两人联合的轻微的咳嗽的声音,表现出一副一如既往的深情,深情地望着贝尔摩多。

    杜康不仅不理会毛利小五郎的咳嗽,继续说着仿佛夫妻情侣之间相依相偎一般的语句,仿佛在外人面前做这种事情更刺激一般。正如同杜康对于宫野志保那样,在一堆诸如琴酒和贝尔摩多的监视下谈恋爱,更刺激。

    然后还用左手抓住贝尔摩多的右手前臂近心端,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小拇指扣住贝尔摩多的右手的大鱼肌,然后用大拇指贝尔摩多的前臂远心端轻扣两下。

    “缺点东西。所以来的晚了。”贝尔摩多如此轻声说着。

    两个人以一种正常人甚至觉得有点不舒服的距离站着,在外人看来,这果然是情侣间亲密的距离。而两个人的手势,自然没有旁人注意到。

    就算看到了,也只会被外人认为是情侣之间肢体上的非性的交流。

    当然了,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肯定不可能是情侣之间的暧昧动作。两人如此行为,必有深意。

    杜康首先的动作,右臂平到胸前胸腹交接的位置,伸出食指和中指,两个指头分开角度,呈现一种数字2的手势。或者叫倾斜了的V的手势。

    这个手势在一些高级点的酒店的服务员之间是比较常见的,意思也就是代表V,也就是说来的客人是VIP的意思。服务员之间,用简单的约定俗成的暗号进行信息传递,简单、高效,而且不产生任何打扰客人的声音。

    而杜康做出这么一个动作,意思自然是问贝尔摩多,这次过来,带的酒号成员是谁?V所代表的VIP,指的就是组织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组织里面的VIP,有代号有酒名的成员。

    而贝尔摩多摆出的第一个动作,右臂平到胸前,虎口大张,拇指在下方,其余四指在上方,呈现出一个弧形,其实类似于字母C。同样也是一种酒店的服务员之间的暗号。

    只不过,有些酒店或者饭店用这个表示客人要一杯咖啡,也就是C字母代表的是Cafe或者说Coffee。而有些则表示客人想见主厨,也就是C字母代表的是Chef。

    而贝尔摩多的C,则表示的跟着她一起过来的是卡尔瓦多斯。C字母代表的是Calvados。

    至于杜康做的第二个动作,看上去如同情侣用双手依偎的小动作,其实就是在贝尔摩多的手势字母C之下,再在自己的方向,做一个字母C。只不过因为两人相对,所以杜康在贝尔摩多的字母C的下面做出的,是一个反着的C字母。

    两个正反上下摞在一起的C,表示的则是大写字母G。而G所表示的意思,自然就是Gin,琴酒。

    杜康的意思就是问贝尔摩多,琴酒来了么?

    贝尔摩多口头上回答的“缺点东西”的缺,其实就是否定意思,也就是说,否定句回答杜康的问题。也就是说,琴酒不在。

    看上去是回答来这么玩的原因,只不过其实是在回答杜康的问题。

    如果琴酒来了,后面的“所以来晚了”不用变,只需要把来晚了的理由变成一个肯定非否定句型就可以了,比如说“路上堵车,所以来晚了。”或者,“有人出问题了,所以来晚了。”这样。

    杜康和贝尔摩多的游戏,不说因为两个人身体挡住了手上的动作,所以没有被毛利小五郎和服部平次注意到。就算是他们注意到了,猜出了两个人另有指示,也未必知道字母所代表的意思。

    猥琐一点,甚至会认为这两个男女在讨论晚上的姿势呢。而两个人的手势代表的字母,则是约定俗成的姿势的代表。夫妻之间的小游戏不想被孩子们知道,就约定俗成用手势暗号代替。比如说某某小新的父母广志和美伢。

    如果说有人能猜出杜康和贝尔摩多手势间交流的含义,那么这个人只有可能是琴酒。

    或者说,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琴酒的原因,这两个人才选择用手势交流。

    一饮一啄,莫非前定。

    如果琴酒在场,肯定会讽刺两句,说杜康和贝尔摩多故弄玄虚。

    当然了,如果宫野志保也在场的话,说不定琴酒还会故意模仿杜康的语气说,“你们这两个狗男女。”

    正如同杜康经常模仿模仿自己的语气和强调,在宫野志保面前说“啊,雪莉”一般。

    “大姐,部长。”从一群白衣人里面走过来一个人。

    “冈部啊,情况怎么样?”杜康如此问着来人。

    “情况看起来不严重,不过表面的情况和实际的情况往往不相关。”一副典型医生的表现——就算是心里有数,嘴上也会留出余地。

    杜康看了一样冈部,不确定他是贝尔摩多安排的人,还是恰逢其会被贝尔摩多指示。不过可以肯定,这的确是组织的成员,而不仅仅是自己在药厂里面的一个连组织的存在都不知道的一般社员。

    组织的成员未必都是身居高位,而是卡在紧要关口。虽然在药厂里面的核心区域里面的研究人员,多少都是跟组织有关的。

    只是杜康没有想到,并非在核心区域的冈部,竟然也是组织的人。

    毕竟,在核心区域的人大多都跟组织有关,也自然知道自己“靠女人上位”这种流言蜚语。而自然而然这些人也会对杜康加以轻蔑与轻视。

    虽然这也是杜康乐见其成的,不过这也导致了,在药厂内部,除了宫野志保,杜康没有组织成员的朋友。

    而冈部平时的工作并不是在核心区,而且和自己关系也不错,没想到竟然也是组织的人,这就不由不让杜康条件反射地开始警惕。只不过不表露到脸上,依然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杜康转过身子,伸出手,掏出车钥匙。然后抛给毛利小五郎。

    “大叔和小兰做我的车回去吧。嗯,服部要是去车站的话,也顺带捎上。”杜康如此说着。

    “不用担心柯南,到时候好了我给他送回去。”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