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第 57 章(作者:扬笙落笔)
剩女重生六零记

《剩女重生六零记》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 57 章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跟吕向阳的火大不同赵碧晨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不就是想往她的头上泼脏水吗?她不怕!上辈子四十多岁还没有结婚的她,哪里畏惧这样的流言蜚语。

    而此时,上工的田地中罗淑芬从后面一把拉住张大婶的麻花辫,将她一下子拖倒在地。

    两个响亮的巴掌甩到她的嘴上,当场张大婶的嘴就肿了起来,可见罗淑芬是用尽了全力。

    刚才听说了流言的罗淑芬黑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走到张大婶的背后。一连串的行为下来大家这才回过神来。一些人连忙拉住罗淑芬另外一些人扶起张大婶。

    “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罗淑芬意外的冷静,声音却冷得吓人。

    “呜呜,呜呜呜。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张大婶努力的挣脱众人的束缚想要上去打罗淑芬。

    可是这个时候大家已经反应过来了,自然不会看着两个中年妇女在田地里撒泼。这里还有许多庄稼呢!可别给弄毁了。

    “张翠花你有本事冲着我来。你有本事编排我!晨儿她才多大她得罪你有多深,你要这样污蔑她?啊?信不信我现在操起锄头给你家砸个稀巴烂?还有你们打量着我赵家没人是不是?晨儿她连三岁的小孩子都没有欺负过,你们你们凭什么这么说她……”

    罗淑芬话还没有说完整个人一下子晕了过去。幸好刚才有人拉着她她才不至于摔倒在地。

    “妈妈!”赵碧晨跟着吕向阳刚刚来到出工的田地边上,就看到妈妈晕倒的这一幕,她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奔跑过来的时候,脚上的布鞋掉了一只也没发现。

    有经验的老人一看罗淑芬的情状,就知道这是气晕厥了。连忙给掐人中,揉胸口,一分钟之后,罗淑芬才缓了过来。她要强的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赵碧晨刚才吓坏了,跑近的时候罗淑芬已经睁开了眼睛。

    “妈妈,你别吓我。”赵碧晨眼眶一热,差点落下泪来。

    “对了,你们好好看看。我请求你们好好看看,如果这是你们家的女儿和孙女儿,你们也会这样无中生有吗?你们怎么狠心让这个才十二岁的女孩从小就背着不检点的骂名?”

    罗淑芬坚定的握着女儿的手,她站直身子,挺直腰背,扫视着对面的妇女们。

    “晨儿,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对面的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大哥大姐。凡是不敢跟你直视的人,他们的内心都是有愧的。因为,他们的良心告诉他们,他们在用自己的恶言,扼杀了一个女孩子的美好青春。”

    赵碧晨从来不知道,妈妈可以这么能言善辩。印象中,她一直都称自己是个没文化的粗人。

    “还有你,张翠花。我知道你怨恨刘艳,怨恨赵家人。我拜托你,不要对着孩子下手,她还是个孩子啊!”罗淑芬用手锤着胸口,这不是表演。女人为母则强,哪里容得下这样的奇耻大辱。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哥大姐。我吕向阳在此对天发誓,如果我喜欢赵碧晨,一定会尊重她,爱护她。绝对不会做流言里所说的偷鸡摸狗的事情。正是因为赵碧晨的善良,她愿意用正常的眼光接纳我的妈妈,我妈才会这么喜欢她。”

    年仅十五岁的吕向阳已经有一米七二高,少年略显单薄的身子丝毫不影响他此刻的坚毅和镇定。

    “赵碧晨就像是我的妹妹一样,她脚踝扭伤了,我会帮助她她的柴火太重,我怕她的小肩膀承受不起,我才会帮她背回来。换做是村子里的任何一个人,我也都会帮忙。因为我爸爸告诉我,没有甄家湾的你们,也就没有他,没有我!”

    少年顶天立地的形象,坚定的语气,充满正义的声音,无一不向大家展示着。一切都是一场误会,两个孩子并不是他们想的那么龌蹉。

    而且,吕向阳所说的事情并不假。可以说村子里有需要帮忙的事情,吕家人总是最积极主动的。在场的大部分人,都接受过吕家人的帮忙。想到这里,男人们不由得瞪了一眼自家的女人。

    甄朝选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外孙,向阳这孩子,他看行!比自己家里的家孙都要强!

    那些传播过流言的人,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这件事,她们好像真的做错了。

    “各位爷爷奶奶、叔叔婶婶、大哥大姐,事情已经澄清,大家请原谅我妈妈的拳拳爱护之心。以后发现有任何有违道德、影响村子荣誉和名声的事情,请告知队长或者村里的德高望重的老人。别让流言扼杀了真相,也别成了有心人利用的对象。耽误各位上工了,抱歉。”

    赵碧晨深深的鞠了一躬。尽管心里汹涌彭拜,但是她的脸上非常淡定。

    跟在他们身后赶来的赵尉然将吕向阳和堂姐的身影刻入了脑海。换做是自己,在这么多人面前可能说话都说不清楚。哥哥、姐姐真厉害,他们竟然敢说话,而且说得大家心服口服。

    上山的路上,吕向阳犹豫了一下,问道:“你还敢跟我一起?”

    “怕什么?身正不怕影子斜。”赵碧晨看了一眼自己身边的阳光少年,他可真是高。

    “哥哥,哥哥,我们今天有肉吃吗?”赵尉然还一直惦记着上次吃过的麻雀肉。好香啊!他做梦都梦到好几次了。

    “有,跟着我,肯定有肉吃!”吕向阳肯定的点了点头。

    赵尉然闻言,双眼放光,连脚下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冬日里捡柴火的人多,上次还没有什么人走的山路,这一次已经歪歪斜斜留下了很多足迹。沿途上看到的干柴也越来越少,他们得去到更高的地方,才能够获取到枯枝。

    吕向阳用柴刀给赵家姐弟弄了两支木棍,可以帮助他们前进。他走在最前面开路,今天他们要走的是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路。

    现有的山路沿途,他们能够收获到的东西很少。只有去那些很少人经过的地方,才可能有收获。

    凹凸不平的山路,让他们进行的速度非常缓慢。赵碧晨一边注意着自己脚下的路,一边提醒赵尉然要小心一点。突然,脚下踩着的东西让她喜出望外。

    赵碧晨停下脚步,蹲下身子,用木棍扒开枯萎的野草。

    捡起地上的东西,她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向阳大哥,你看这是不是板栗?”

    吕向阳回头一看,赵碧晨的笑容在晨光中熠熠发光。这一刻,心弦似乎被什么东西拨动了一下。

    他往回走了几步,蹲下身双手扒拉开山地表面的野草,果不其然,露出了好些尚且被包裹在外壳中的板栗。

    “你认识它们?”在吕向阳的记忆中,爸爸曾经告诉过他这是板栗。当地的村民很少认识这种食物,大部分人即便是路过看到了也不知道这是可以吃的。

    “嗯,我在家里的书上看到过这种东西。”赵碧晨这才想起,他们当地人都不知道这是可以吃的。

    “姐姐,这个硬硬的,怎么吃呀?”赵尉然捡起一块板栗,左右看了看。因为早就过了成熟的季节,它们已经从树上自然掉落下来。幸好外壳包裹着它们,所以并没有腐烂掉。

    花了半个小时,他们捡完了这个区域地上的板栗。看着半背篓的板栗,赵碧晨深吸一口气。上辈子她最喜欢的就是糖炒栗子,当然,板栗烧鸡也是不错的。

    悄悄地咽了咽口水,这个时候哪能吃得上鸡肉?即便是过年,也极少数的人家才杀鸡。

    “好了,你们就在这附近捡柴火,别走远了。我再往上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猎物。”吕向阳交代好赵家姐弟,大步向山上走去。打猎这件事也是要看运气的,有时候一天都没有收获。

    等赵碧晨和赵尉然将背篓都装满柴火,吕向阳都还没有回来。赵碧晨不由得有点担心,听爸爸说,山上虽然没有凶猛的野兽,遇上山猪群也是很恐怖的。

    “姐姐,我饿了。”此时太阳已经高高的升到了头顶,看样子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左右。赵尉然眼巴巴的看着姐姐。

    一上午的体力劳动,小家伙早就饥肠辘辘。实在是忍不住,赵尉然牵了牵姐姐的衣角。

    “然然,我们再等等向阳哥哥,等他回来我们再吃饭。要不,你把昨天姐姐教你的顺口溜背一遍?”赵碧晨的口袋里装了两个玉米面的馍馍。她打算分一个给吕向阳,自己和弟弟一人吃半个。

    毕竟来的时候除了背篓和打猎的工具,没见他带吃的。

    “好。”赵尉然挨着姐姐一起坐下来,背起了昨天姐姐教的顺口溜。还没有背完,赵尉然看到吕向阳回来的身影立刻从地上跳了起来。

    “哇,向阳哥哥,你太厉害了!”

    “你吃饱了没事找事做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耽搁,今天的工分只有六分了?好好的工分不挣,非要今天回娘家。我看你蜂蜜没有了是活该。”

    张富贵一改之前被捉奸的狼狈模样,耍起了男人的威风。他这个巴掌非常响亮,可见下手不轻。

    赵尉然一看到打人,怯怯的靠在赵碧晨身边。赵碧晨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颤抖,一定是被张大婶给打怕了。

    “好啊,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软骨头,这个家还轮不到你逞威风。你说,这该不是你的种吧?你竟然包庇这个死孩子!”一边跟张富贵撕扯,张大婶一边指着赵尉然骂道。

    围观的人好不容易将他们夫妻二人分开,赵碧晨一个健步冲上去,给了张大婶一个耳光。

    “赵家人,不是你随意可以侮辱的。张大婶,今天的事情还真就不能这么算了。叔叔婶婶们,我知道你们不赞同我打了张大婶。但是,我必须要说,赵家人的脸面,不是任人践踏的!队长大叔,刚好您也在。这件事,我申请开大会处理。我弟弟赵尉然才五岁,他不能白白背上小偷这个骂名。我们赵家,也不能背上替别人养孩子耻辱!”

    赵碧晨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此刻,没人把她当成一个孩子。只觉得这个时候的赵碧晨,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魄力,大家都被震惊得哑口无言。

    不约而同,他们心里有一个共同的心生:这个女孩,不简单!

    鉴于事情越闹越大,甄朝选不得不听从了赵碧晨的建议,举行全员大会。耽误了做工,甄朝选其实非常恼火。

    罗淑芬赶到张家大门口的时候,直接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大婶的脸上。她来的路上已经听说了事情的经过。

    “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女人,欺负我赵家没人?你放心,我罗家还有人呢!你信不信我今天把你打在地上趴下,什么东西!你是吃饱了撑的吗?你知道你耽误了多少人上工吗?难不成以后我们都可以上你家舀饭来着?”

    罗淑芬的泼辣在整个生产队都是出了名的,不过她最后的话倒是说到了大家的心坎上。因为这点小事耽搁大家挣工分,真是太要不得了。

    在大家来之前,赵碧晨认真观察了现场的状况。她百分之百的确定,堂弟没有偷吃蜂蜜。即便是不看现场,她也笃定。但是,看了现场,她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证据。

    “今天,召集大家一起来。为的是一件小事,但是它不仅仅是一件小事。大家也知道,前几天,我们村里发生了件不愉快的事情。今天,我在这里重新强调一下。要是你连人都做不好,你还不如去当猪圈里的猪!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用我多解释吧?”

    甄朝选看着村民代表都来齐了,对于今天的会议做了一个开场白。

    张大婶恨恨的瞪了一眼罗淑芬,今天这口唾沫,她们之间没完!还没等队长说完,她就抢着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说赵尉然偷吃蜂蜜这件事。表面上看起来,她的推断非常有理。

    “所以,肯定就是赵尉然偷吃了我的蜂蜜。小时偷针,大时偷金。他这样的行为,失败坏了我们甄家湾的名声。我打他,可是为了教育他。”张大婶振振有词。

    “你们有什么解释的?”甄朝选很看好赵碧晨。

    “各位,你们请看。这个罐子的外面是不是有一道蜂蜜留下来的痕迹?无论是装蜂蜜亦或者是偷喝蜂蜜的人留下来的痕迹,只要是抱过这个罐子的人,手上一定会留下蜂蜜的痕迹。”

    赵碧晨举起张家桌上的蜂蜜罐子。低矮的罐子,拿起来必然手上会沾到蜂蜜。

    “你们再看看我堂弟的手,不信的你们还可以闻闻。因为之前玩了沙子,手上全部都是红色的沙渍残留。如果有蜂蜜,他的手不可能没有一点痕迹。如果非要说擦干净,为什么整个手掌都是均匀的红沙痕迹?”

    赵碧晨拉起堂弟的手,让大家可以看得更加清晰。

    “再有,你们看地上。因为他之前玩过红沙,所以布鞋上沾了红沙。凡是他停留的地方都有红色的细沙。大家看看,从张家大门口,再到门背后。这一些都是我弟弟留下的足迹。但是,除此之外,从门背后到条桌上这段路程,一点红沙都没有。”

    “你不要告诉我他是脱了鞋走过去拿的!”赵碧晨堵住了张大婶想要说的话。

    “赵尉然今天穿的是白色的毛线袜子。脱鞋在地上走,袜子一定会弄脏。然然,把鞋脱掉给他们看。”赵碧晨蹲下来,让赵尉然坐在自己的膝盖上。赵尉然两只脚底果然干干净净。

    “这样的解释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还有无数条理由可以证明。”赵碧晨给堂弟穿好鞋子,站起身的她知道自己已经说服了所有的人。

    “不,不可能!不是他偷的,还有谁?我们家没有外人进来过。你这是狡辩!”张大婶眼见大家都相信了赵碧晨的话,急急忙忙喊了出来。

    “我知道是谁偷的。张大兵的手,你们看看。哟,还有点黏糊糊的。可见吃的时候弄了不少在手上。大兵,你敢把嘴巴张开我们看看吗?呵呵,贼喊捉贼!”罗淑芬早在女儿解释的时候,已经锁定了可能的嫌疑人。

    这不,赵碧晨一说完,罗淑芬已经走到张大兵的身边,拉出了他的手。

    张大兵就是张大婶的儿子,今年才刚刚十岁。他涨红了脸,闪躲的眼神说明罗淑芬和赵碧晨的说法是完全正确的。

    在甄朝选的严厉要求下,张大婶不得不向赵家人道歉。不过,张家和赵家的梁子就此结下。

    赵家,赵碧晨用凉水给堂弟敷了敷脸颊。上面的手指印让她暗恨自己手上的力气太小了,打的张大婶的那个耳光还不够让她疼的。

    “姐姐,我没事。”赵尉然心里暖烘烘的,他崇拜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是如此护着自己,他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关心。姐姐在他眼中就是英雄和守护神。

    “然然,以后你记住。谁都不可以欺负你!胆怯和懦弱是最大的敌人,姐姐希望你以后都能够像今天一样勇敢。你是姐姐心中的小勇士。”赵碧晨叮嘱弟弟。其实赵尉然今天的表现,她已经很满意了。

    罗淑芬看到赵尉然问题不大,已经出工去了。

    赵启明临走之前将孩子交给了他们,这倒不是什么大问题。赵旭东和罗淑芬本来一贯都将赵尉然看成是自家的孩子。

    赵旭东因为放羊的关系,白日里大多不在家。因此,罗淑芬几乎扛起了赵家的半边天。她虽然泼辣,但是十里八村谁不知道,罗淑芬的劳力比好多男人都强。

    “橙子,我,晾衣服。你家后面!”甄珠在这个时候拿着赵碧晨扔在河边的洗衣盆走了进来。手上的比划,加上语言让赵碧晨明白了她的意思。

    赵碧晨感激的看向甄珠,“谢谢你,吕家大婶。你真是个好人。”

    原来,甄珠看着赵碧晨跑开了,自己回家将鞋垫放好。端着赵碧晨洗干净的衣服,帮她将衣服晾好了。

    “娃娃,呼呼,不痛不痛。”甄珠的目光很快被赵尉然脸上的红肿吸引了。她俯下身子,给赵尉然吹了吹。

    “谢谢你,大婶。然然真的不痛了。”

    甄珠听赵尉然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孩子般的微笑。

    “妈,你怎么在这里?”吕向阳将最后一背篓柴火放进赵家的柴房。这下人情应该还得差不多了,他松了一口气。爸爸从小教育他要多多与人为善。关于这一点,吕向阳其实一直做得很好。除了在妈妈这个问题上,其他的他都可以适当妥协。

    刚想离开,没想到竟然听到了妈妈的声音。他从赵家的后门走进来一看,果然是妈妈在这里。

    农村人家里白天一般都是不锁门的,本来也没有什么好偷的,家家户户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