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天才军妻 > 389 苏寒梦里的前世(作者:阿莱)
重生天才军妻

《重生天才军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389 苏寒梦里的前世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苏寒获得《明日巨星24小时》的总冠军之后,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参加完颁奖典礼,终于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君千墨这些天太过反常,每次都欲言又止,还强吻了她,甚至破天荒的对着她流泪了,这让苏寒有些心绪不宁。

    即便苏寒极力撇开心底的一切情绪波动,不可否认的,她还是受到了影响。

    夜深人静,她躺在自己的床上,熟悉的环境让她连日来因为真人秀比赛高度集中的精神很快松弛下来,沉入了梦乡,却做了亢长的梦境。

    梦里,是上辈子她和君千墨婚后大概已经两三年后。

    那时候的她和君千墨,关系已经变得紧张,聚少离多,缺乏沟通。

    那时候的君千墨,已经渐渐跟林婳走得极近,却在极少数归家的日子里,连触碰她这位妻子一下都不肯,仿佛早已经厌弃了她,仿佛她身上带着病毒似的。

    那时候的她,还傻傻的等他回心转意,卑微的继续追随他的脚步,还未彻底的心灰意冷。

    那天,君千墨不知道在外面经历了什么,受了伤回来,未好好休养,却执意要带着她出门。

    没有带武器,只带了她一个人,任何随从小兵和下属都没有带。

    他带着她,一路往荒山野岭走,因为他身上有伤,走得没有平时快,她想去搀扶他,被他制止了。

    他走在前面三步远的地方,她沉默的跟在后面。

    他们,如同去幽会,又如同一起去赴死。

    总之,那天的氛围又很不一样,君千墨一定在外面经历了非同小可的事情。

    他在前面走,并不跟她说话,所以,苏寒觉得就像主人心情不好拉她出来溜狗一样。

    其实那天她的身体也不舒服,又被林婳恶整了,胃疼,骨骼疼,有点虚弱。她刚才想去搀扶他,又何尝不想借由他的肩膀互相扶持一下。

    他拒绝,那就算了。

    一路上她破罐子破摔,倔脾气上来了,咬牙跟着他走。

    走累了,她略微落后了一些,抬头,就见君千墨一身清冷的迷彩军装,面色冰冷得如同一樽雕塑。

    苏寒忍不住心下恻然,其实君千墨的心里,也是很孤寂的吧,他信任的人不多,所以很多时候注定形单影只,有点可怜。坏蛋,连妻子也不信任,才结婚没几年,就这么冷淡嫌弃她,活该。

    啧啧,走在这样的冷魔王身边,真冷啊。

    不过,她的人生已经这样了,她还剩那么一点爱他,懒得过多计较。

    好在君千墨没有一直带着她不行,后来上了一辆越野车,亲自开车,继续沉默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君千墨将越野车停在路边,带着她进入另一片山林,终于看到了远离军区后山的一座孤坟,新的坟墓,不知道是谁的。

    君千墨今天带她来,就是来祭奠亡魂的?探望这位死去的朋友?战友?

    孤孤单单的一座孤坟立在那里,看上去挺凄凉的,嗯,不知道是谁的。

    在这种时候,苏寒聪明地保持了沉默,一个字也没有多问,自动站到了一边,留君千墨与坟墓独处。

    过了一会儿,沉默寡言的君千墨祭奠完毕,他们下山的时候却发现车已经被人动了手脚。

    于是,君千墨从那辆被废弃的越野车上拿下来一瓶纯净水,面无表情地下命令道:“喝点水。”

    苏寒哦了一声,接过的时候对方迅速收回了自己的手,连她的指尖都没触碰到。

    等她喝了水,他带着她开始步行。

    那么远,步行回去,至少要走一天一夜吧?

    “吃点东西。”一段路途之后,他面无表情地下次向她下达命令。

    于是,苏寒将背包里最后一个汉堡咬了几口。

    那是她早上来不及吃早餐临时带的粮食。

    君千墨从不轻易带她出远门,因为怕遇到危险,所以她以为这次又是速去速回,一出去就回营地了,没带吃的。

    哪知道车被人做了手脚,现在这么走回去的话,两个人的身体都很虚弱,粮食也肯定不够。

    估计君千墨自己也没打算在外留宿,所以早上出门也没提醒她多带存粮。

    现在,包里基本只剩下水了。

    苏寒环顾了一下四周,无水,那么,也就无鱼了。

    而且,这里荒山野岭,除了陡峭的山壁和石子路,连树木都没有几棵,估计也没有什么动物可杀,今晚估计要饿肚子了。

    君千墨的车子被人很隐秘的动过手脚,如果不是他及时发现,恐怕这个时候早就车毁人亡了。

    手机没有信号,无法让人来支援。

    没有修理的器械和工具,而且这辆越野车的内部操作系统被严重损坏,君千墨暂时根本无法修理,只好先暂时选择步行。

    苏寒预计,今晚可能会遇到危险。

    她随手就摸了一把地上的黑泥,将脸蛋全部抹黑了,这样,等夜色更浓重的时候,只有她的眼睛是亮的,估计安全点儿。

    但,天不从人愿,天色还没彻底黑下来呢,前面的山路上很快就出现了两个凶狠的拦路歹徒!

    其中一个男歹徒指着君千墨两眼放光地说道:“哇,这男人长得可真美啊……”

    真美。

    竟然敢说君千墨……真美。

    君千墨冷着一张俊脸,苏寒在旁边乐了,幸好她抹脏了脸。

    这两个人胆子不小,她很佩服,至少,从来没有谁有胆子当着君千墨的面说,你长得可真美,比女子还美。

    那样,只怕对方早已死过千百回了吧。

    不过,看那两人盯着君千墨时的神色,那样色一迷迷,那样贪婪,如同看到最美味的食物一般,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喜好男色的GA?

    呵,究竟是谁恨君千墨到这种地步,居然派这两个变态的家伙来对付他?

    其中一位在看到苏寒之后,搓着双手目光淫一乱地啧啧称赞道:“哎呀哎呀,跟在这男人身边的那个姑娘虽然丑了点,但身材很标致啊,凹凸有致的啊!”

    顿时,苏寒无语了……

    原来,这世间没有最变态,只有更变态。今天她和君千墨碰到的不只是什么单纯的GA,而是男女通杀的双一性一恋!

    只这么一想,苏寒觉得好恶心。

    “老二,这次上面的人可是说了,只要对付了君千墨,我们的酬劳可是大把大把的,这样吧,我们先解决了他旁边那个女的,然后再一起对付他!”

    “好啊,不过,下手可别太重了,直接将那女的打晕了就行,我这里有药,等下让她吃了,给兄弟我爽一把才行。”

    他的同伴颇为纠结地点了点头,又在同性一男伴的屁股上摸了一把,笑骂道:“好吧,女的留你,男的留我,爽过之后我们来互换!”

    苏寒听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两个变态狂还没把他们制服就已经开始在讨论谁先办了谁,估计下一秒就会被君千墨打得谁也不认识谁了吧。

    君千墨的身手她是极为相信的,所以见到对方只有两个人,即便这次出门被上面勒令不准带枪械,没有武器防身,她也并不太担心。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身旁的男子动手,这倒让她有些疑惑了。

    转头,看向身旁的男人,她不得不再次震惊,淡定不了了,只见君千墨还是一脸冰冷肃杀的表情,可是,他的额头上已出现了很多细密的汗珠。她离得近,看得一清二楚。

    “……你怎么了?”她小小声地问。

    君千墨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你照顾好自己,别靠过来。”就因为回程的路上怕她被突袭,两人的距离保持得近了一些,他体内的噬血蛊发作了,生不如死,只是这些原因他没办法告诉她。

    君千墨身体越来越难受,他在迅速思考如何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境,如果是平时,这些人在他眼里只是上不来台面的虾兵蟹将,小猫小狗而已。

    可是,很显然,有人详细部署并策划了这一切。连每个细节都暗算好了。

    那两个人手里有枪,有注射针剂的隔空发射茼,后面的石墩那里还隐藏着他们的同伴,一切都表明不太好对付。

    苏寒被君千墨低声吼得一愣,唉,别靠近就别靠近吧,估计现在他已经把她当成累赘了。

    如此一想,苏寒瞬间注意力高度集中地留意着在场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君千墨突然揽腰抱起她,飞身将脚下的石子踢向对方的同时,搂着她顺势跌倒,很惊险地避过了那些人发射过来的针剂和子弹,然后就地连续翻滚,直接朝山坡下面滚去……

    让她别靠近,他却……

    苏寒之前走路的时候瞟过一眼,虽然这山坡比不上悬崖,但也颇为陡峭,这样滚下去,非死即伤吧?不伤也会残废吧?

    只是,她已没得选择,身体不断有疼痛感传来,然后她就跟自己的丈夫一起滚下了陡峭的怪石林立的山坡。

    滚下去的时候隐约听到那上面的两个变态气急败坏地怒吼道:“都给我出来!去追!找!就算死了也要找到尸体回去交差!”

    苏寒昏迷之前忍不住想,君千墨不硬拼是对的,她滚下来的时候也看到了那些人还有很多同伴藏在附近守株待兔。

    等到她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躺在两块凸一起的石头之间,山坡底下倒是长着比较深的杂草,她的全身像散了架一样疼痛。

    勉强爬起来才发现,她一起摔下来的君千墨呢?怎么不见了?

    突然,苏寒再次听到了之前某一个变态的声音:

    “哎哟妈呀,老子活了这么多年,从没见过长得这么深沉带感的男人,实在太**了,哈哈,你今天现在落到我手里,管你什么身份,先玩了再说!

    你刚才护着那个女的的时候,已经中了我的特效药,这几个小时之内如果没有找到人跟你……哈哈,你必定会难受而死的!

    不过,别急哈,大爷我今天一定好好疼爱你,让你知道其实男人跟男人在一起也可以很快乐!”

    ……苏寒心里惊呆了,原来摔下来的时候君千墨没有跟她摔到一块儿,而且已经很倒霉的率先被对方找到了!

    那些人……正打算“享用”他?

    啧啧,君千墨怎么受得了那样的屈辱。她也忍不了。

    她要去救他。

    忍受着身体胃部和骨骼的疼痛,苏寒偷偷小心到不能再小心地伸出脑袋,只露出两只眼睛,朝那个方向看去——

    只见君千墨有些虚弱难受地靠在一棵树上,他向来一尘不染的衣服在搂抱着她滚落下来的过程中有些被划破了,也弄脏了,甚至,他的一边嘴角流了血,而那双眼睛此刻正狠狠地盯着对面那两个变态,阴冷而深邃!

    很显然,他又跟那两个变态展开过一场恶斗,可能是他之前状态本来就不太对劲,又中了药,再加上摔落下来的时候受了点伤,对方又有武器,他落了下风。

    那其中一个变态正伸出一只手浑身颤抖地抚摸上了君千墨的冷酷英俊到极点的脸颊,然后……更变态的事情是,他这样还不算,居然又伸出另一只手想要伸进君千墨的下一身。

    苏寒眯着眼睛,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时间不等人,她必须快点想办法。

    如果就这样冲过去救人,那些人一看也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肯定会被那些人几巴掌拍死!也说不定对方一兴奋,先撇下君千墨,把她给先办了……

    不出去救人是绝对不行的。

    她绝不会丢下君千墨。

    这次她和君千墨出门,上级居然严谨君千墨带武器,究竟是君千墨犯了什么事,忤逆了上级,还是陷入了某些困境和陷阱?

    他有什么事,总是自己扛,从来不会主动向她诉说,这几年尤甚,完全把她当外人了。

    唉,她这一两年究竟是倒了什么霉,怎么总是碰上让她九死一生、进退两难的狗屁事呢。

    现在,以君千墨的个性,若非实在是受药物限制和受伤了,他一定会宁愿战死也不要承受这样的羞辱吧?

    正在她胡思乱想间,忽然发现脚边的草地上长着一种她比较熟悉的草药,就是那种小时候在乡下顽皮,摔跤跌倒了,流血了,把这种草药咬碎之后涂抹在伤口的地方,会有点酸酸麻麻的疼痛感,但却可以防止伤口感染。

    有了,既然横竖都是等死,一个人也很难逃出去,苏寒决定冒险一试。

    咬碎了很多草药,她将黏黏的具有一定刺激作用的草药紧紧握在左手里,然后,以防万一,她又在右手里握了一块巴掌大的石头。

    做完这一切,她擦干净脸,将衣服撕裂,狠心地连内衣都露了出来,然后,她将扎了盘起来的头发完全披散下来,露出无限风情的凌乱样子,假装摔断了一条腿,一点一点地爬出来,口里尽可能柔声地叫着:

    “少主,你在哪,少主,你在哪啊,别丢下我一个人,我胸口疼,腿也疼,站不起来了,你快来帮帮我……”

    好在,其他人都已经散了,很可能是到别处去寻找她去了,又或者是眼前这个变态不想被打扰,想要独自一个人率先享受凌辱对方的快感,所以目前的现场是剩下他和中了药的君千墨了。

    果然,见她衣衫不整地爬了出来,那个变态非常兴奋,看了看君千墨,又看了看她,故意放轻了脚步似乎不想便宜了他的同伴们,率先朝她走来。

    苏寒装出很害怕的样子,右手握着石头怕被发现,紧紧摁在地上,手掌心里都磨破了皮,疼得很。但是,她还是媚眼如丝地看着那个朝她走来的变态,惊恐地求救道:“……啊,你,你……你别过来!少主,少主快救救我!”

    她故意将身体放低一些,以那样仰望惊恐的姿态,更显妩媚和娇柔,那个变态的双眼立刻变得浑浊不堪,充满了情一欲:

    “哎呀呀,小宝贝儿,你来得正好,身体实在好诱人,不如就先代替你家少主满足我吧,呵呵,我先玩了你,等下再慢慢跟你家少主做!”

    苏寒心里气得要死,却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装出害怕他过来撕扯她衣服的样子,低头慌乱地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可是,越整理越乱,越整理越暴露,害得她快要哭出来一般,娇弱地再次求救道:“……呜,我怕!你要对我做什么?!少主你快来救救我啊。”

    果然,见到苏寒的动作,和她柔弱的声音,那变态眼中的欲念更深,他一边加快脚步朝苏寒走来,一边对虚弱的脸色更冷的一直一言不发的君千墨说道:

    “啧啧,看来您平时可真是艳福不浅啦!身边竟然有如此美丽绝色集清纯和野性于一身的女人,怪道传说中你对美色没兴趣,唉呀呀,一定是每天白天黑夜都搂着这样的大美人,欲一仙欲死吧!来,美女,先让本大爷先替你好好暖暖身子!”

    这个混蛋!满口脏话和淫一秽的话语!

    梦里的苏寒忍住呕吐的冲动,继续假意害怕,朝自己的逆风方向挪动,尖叫躲闪道:“啊!不要啊,少主,你怎么还不过来救我?呜,我好怕!”

    这更激起了变态男的欲念,他直接不耐烦地扑过来,猛得开始撕扯苏寒的胸衣,嘴里继续嚷嚷道:“中了药的那个,让你先看看我是怎么玩弄你身边的姑娘的,然后,哈哈,我再来好好弄你!”

    好恶心的话啊……

    苏寒再次扭身挣扎,只等待最适合的时机将对方一击即中。

    那变态抓住了苏寒往逆风方向爬的脚踝,就要将疯狂挣扎的她往怀中带的时候,苏寒赶紧抓住这唯一的机会,趁他双手都在忙,她手中黏黏的带着一定刺激药效的草药一撒,离得很近,直接准确地撒向了他的双眼和鼻子里!

    于是,他立刻在那里像一只青蛙一样呱呱地大叫起来:“贱一人!臭一婊,子!死荡一妇!居然敢暗算老子!”

    到这时候了他居然还骂人?还满口羞辱她的污秽语言?!我让你骂,我让你继续骂。

    苏寒立刻不顾自己是女人的身份,如狼一般反扑过来,怕招惹来其他帮手,她毫不犹豫地用一只手捂住了对方的脏嘴,然后用右手里的石头,狠狠朝他头上砸去!

    用力地砸他头部的关键地方,那变态杀猪般地嚎叫声在她手中闷闷地传来,没几下就流了好多血,彻底晕了过去……

    见变态的头上如开了水龙头的血直流,苏寒喘着粗气,在原地坐了一会儿,她得恢复体力,每次胃部和骨骼一起疼痛的时候,她就跟废物差不多了。

    直到君千墨低沉沙哑的嗓音充满怒意地传来,对她说:“过来。”她才再次勉力站起来。

    可是,正当她跌跌撞撞爬起来要往君千墨的方向走的时候,那个刚才看起来像已经彻底昏迷或死去的变态男子却又突然吐着鲜血清醒过来!

    他在地上乱爬着,弄出一条血路,又再次抓住了她的脚!

    这让苏寒再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开始拼命用力的蹬掉对方那只血手,然后快速来到了君千墨的身边。

    重伤的君千墨似乎沉沉的看了她一眼,伸手,一把搂抱住她的腰,直接将她拉进了他的怀里,与此同时,他额头上的冷汗更密集了。

    这是除了新婚第一年之后,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再次投进他的怀抱,还是他主动伸手的。

    过了一会儿,看见地上那个变态男是真的不再动了,苏寒这才后知后绝的发现这一次君千墨很安静,依然没有推开她,只是呼吸一次比一次更粗重!

    她抬起头来却只见他英俊的脸颊异常的红润!

    “你……你怎么了?”苏寒感叹,为什么今天的状况这么多啊,她险些忘记了他早就中了人家的烈性一迷一药!

    君千墨眉头紧皱,神色幽深如海地尽量克制住灼热的呼吸,艰难地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说道:“……去找找,看,有没有……解药。”

    于是,苏寒只能再一次爬到了那个尸体还没冷却的大变态身边,快速伸出手来,仔细地搜索他所有的衣服口袋,可是,很遗憾的,并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于药物的东西。

    唉,这下该怎么办呢?她沮丧地抬起头来,无助地望着君千墨:“没有解药,那么,现在怎么办呢?”

    是啊,哪个随时想要作恶多端、行色一欲的变态会把解药放在身边呢?顶多只会多带几颗药量勇猛的迷一药吧。

    这次,君千墨没有再说话,只是满面潮红地看着她。

    梦里,上一世的苏寒,做很多事情总喜欢询问君千墨的意见,对他信赖和依赖都很多,哪怕她有实力,够胆色,够勇敢,在他面前,她也习惯了。

    看君千墨不说话,不行,不能再这样下去,君千墨看样子是更加难受了,苏寒强迫自己更冷静了一些,咬牙把那变态的尸体拖到之前她从山坡上滚下来被卡住的那两块石头中间。

    她用一些杂草将尸体掩埋起来,再将现场的血迹尽量处理干净,以免他的同伙们太早发现异常,来继续追捕他们。

    在她做这些的时候,君千墨两眼深沉灼热如火焰一般地看着她,眼里似乎闪过一丝模糊的欣赏,但具体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苏寒努力搀扶着君千墨往遮蔽物尽量多一点的地方走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躲藏两个人身影的地方躲起来,君千墨却难受地吐出一口鲜血来,直接晕了过去!

    不是吧……为什么会突然伤得这么重?君千墨不会……不会已经死了吧?

    苏寒颤抖着伸手,探了探他的鼻息,还好,还有呼吸。

    可是,他浑身实在太滚烫了……

    不行,还是救人要紧,虽然他似乎不爱她这个妻子了,两人也好久没有夫妻之实,她心里甚至有些埋怨他,但人命关天的紧要关头,她还是学不来他那么狠,那么冷酷无情。就当她爱得太过卑微吧。

    苏寒深呼吸了几次,慢慢伸手脱了君千墨的裤子……

    天,他的下一面已经肿一胀得不像话了。

    君千墨刚才没有直接要求她做什么,估计是超强的自制能力不断提醒着他要以大局为重,要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还是……真正厌恶她到了很深的程度?那刚才拉她入怀抱的动作又怎么解释?是一时情动,还是心里最真实的渴望?

    呵呵,多半是前者吧。只能说君千墨果然是大人物,还真能忍……

    苏寒不得不逼迫自己红着脸开始用双手为他“治疗”。

    她不断的催眠告诉自已,他们是夫妻,这又不是第一次碰触他了,她就继续当作是在握桌椅或挤牛一奶,她在助人为乐,她在做好事,她在学雷锋,她在救人……

    终于,在她的抚一弄之下,君千墨渐渐清醒过来,口中发出难耐的愉悦而又十分痛苦的喘息。

    唔,梦境里的苏寒觉得,真是没脸了。

    她脸色血红地别过头,忍住强烈到似乎要跳出来的心跳,不去看君千墨此刻迷离的眼神,也坚决不去看一眼她手中现在的“工作”。

    唉,做妻子做到她这份上,荒郊野外,确实不容易啊。

    两三个小时之后,苏寒双手一酸一软不已,累得筋疲力尽,简直比最严苛的训练还累。

    当她用随身携带的干净小手绢为他擦干净下一面,再帮他穿好衣服,刚整理好,君千墨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看着她,额头上还是有很多冷汗,但逐渐清明的眼神里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啧啧,这个人啊,就该让他永远保持半死不活的样子,这不,才把他救过来,他就又开始和她保持距离了。

    苏寒皱了皱眉头,终究有些尴尬,她在他的眼神瞪视之下将他扶起来,问道:“你,还好吧……”

    “手松开,不用扶我。”君千墨的气息还有些虚弱,显然身体的状态还没怎么恢复过来。

    这一句话让苏寒的心又很受伤。

    她今天这一整天已经又饿又累了,经历了那么多惊险的事情,她脑袋都有点蒙,昏昏沉沉的。

    她疲惫地松手,任由冷风吹着,打算清醒一下。

    君千墨醒来之后,就再也不需要苏寒寸步不离的照顾他了,四周很安静,没有再发现什么危险的人。

    苏寒现在只需要找到一些食物和水源,坚持到明天,然后等着君千墨忠心的下属们发现不对,出来找他们。

    好在,她运气不错,找到了一条很浅很清澈的山泉溪流,水真的很小,流得也很缓慢,那水声不仔细听还真的很难发现。这让苏寒很欣喜,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起之前对君千墨做过的暧昧到不能再暧昧的事,她觉得自己真和下堂妻没什么区别,不受待见的很。

    最后,她勉强摘了一些能入口的老野菜和烂水果回到藏身之地。

    君千墨坐在那里像一尊佛,一尊尊贵无比的佛。

    苏寒暗叹一声,尽量离他远远的,将找到的基本上很难看也注定很难吃的食物丢了过去,好心地说道:“吃点吧。”

    然后,她开始找来一些枯枝生火取暖。

    君千墨上一世是不抽烟的,所以他身上没有打火机,苏寒升火的工具是从之前那具尸体的衣服口袋里搜刮来的。

    等到火升起来,苏寒感觉全身温暖一些以后,终于再次感觉到对面的男人一直毫无动静,于是,她皱眉朝他看去,只见对方双眼紧闭,脸色苍白,那些她丢过去的食物都没有动。

    不对!

    他的身体好像又有什么不太对劲……

    苏寒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来,问道:“喂,你不会又出什么事吧?”

    可是,君千墨却没有出声。她知道他的性格,如果他不是十分难受,或者,他还剩一些清醒的意识可以自己操控,听到她的声音,他必然会有所反应的。

    他的额头上面有着淡淡的虚汗,脸色真的不太好,究竟是那迷一药的作用还没完全消散,还是他身体上出了其他毛病?

    呃,她之前给他用手“治疗”的时候,不小心翻动他的身体,发现他除了之前喝水中了迷一药之外,在搂着她滚下山坡躲避的过程中,手臂上也被那两个变态射中了一针,就不知道那针筒里面装的是什么药水了。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外,君千墨的手腕上面还有大大小小的划痕……

    苏寒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有点烫。但全身又分明在出冷汗,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跟一般寻常的感冒发烧完全不一样。

    见他嘴唇动了动,似乎在无意识的说些什么,苏寒俯下一身,离他非常非常近之后才勉强听清,他在说:“……好冷。”

    夜晚的气温确实越来越低,虽然升了柴火,但她也累了一天了,全身疲惫得动也不想动,原本她是打算晚上休息的时候自觉离君千墨远一点儿的,以免他半夜如果突然醒来,精神好了,又嫌弃她。

    可是,现在他说他冷?算了,看在晚上寒气重,而且她现在的衣服也很单薄破烂,就当两个人互相取暖好了,她始终心酸的记得,他们是夫妻啊。

    嗯,她离他近些,他现在状况这么差,没有抵抗力,万一晚上那些坏人又突然找过来了,或者有野兽侵犯,那她还可以帮他抵挡一下。

    苏寒才靠近君千墨,对方就像找到温暖柔软的热源一样直接倒在了她的身上,但下一秒又似乎皱眉想远离她……

    这不是自相矛盾么!

    居然在昏迷状态中都这么不待见她!

    苏寒有点生气了,干脆用力将君千墨固定住,让他睡在了她的双腿上。

    她有气没地方发,抓起地上长得不太好看的果实狠狠地啃了两口,心里忍不住感叹,君千墨,你如果再这么伤我心,我滚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第二天,清晨,苏寒迷迷糊糊地醒来,君千墨还睡在她的腿上,却似乎……更虚弱了。

    她心里担忧得很,什么脾气也没有了,认命地再次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还是好烫。

    她轻轻地将他英俊的脸颊推到一边,然后将一整夜已经被他枕麻了的双腿挪出来,真是又酸又麻又疼啊,跟心里的感受一个样。

    勉强爬起来,她几乎像个老太婆一样开始一瘸一拐地朝有水的地方走。

    早上山野间的空气很清新,有稀薄的太阳光照射进她一夜没怎么睡好的眼睛里,有些酸痛,她忍不住微眯了一下眼,这日子,真的不太好受。

    只是她状态再不好,心情再糟糕,还是挂念着对方的身体,只能强迫自己尽快调整好心态。

    她开始忽略身体的疼痛,扭腰抬腿做伸展运动,活动一下早就僵硬了的身体。

    这整个过程中,她不知道她的身姿和动作有多诱人。

    做完这一切,她俯身,就着干净的水流,漱了漱口,洗了一把脸,水温真冷啊,让本来就胃寒又空腹的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苏寒歪着脸的时候就见自己的脖子上一直到胸前都有点脏,有些黑漆漆的碳灰印子,估计是她昨晚抱柴火升火的时候弄上的吧。

    不管了,先把手洗干净,降低自己手心的温度,去给君千墨的额头降温。

    于是,她将双手长久的浸泡在山涧冰冷的河流里。

    ------题外话------

    这章君千墨受排挤不准带武器出门都是因为暗中维护苏寒,死的是君千墨亦师亦友的战友,这时候君少已经自己给自己下了噬血蛊,一旦靠近苏寒,就会剖心般百虫噬体一般痛苦难受,以后也会有君少详细的梦境,两人不同的视觉角度交替着来。我的读者群:1884617,只要订阅了一章都可以进哦,零订阅的就不可以,群里会有甜蜜免费番外哦。感谢【墨夜曦】打赏50颗钻石,谢谢。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