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重生之医者无双 >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登堂入室,赵家尘埃落定(作者:南滢)
重生之医者无双

《重生之医者无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二十八章 登堂入室,赵家尘埃落定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啊,什么?我隐瞒了什么?”林清玥完全不知道自家爷爷问的是什么,不过说到隐瞒的话,无非就只有重生、空间,还有……万俟辰中蛊的事情。

    难不成爷爷他……知道了?

    “隐瞒?玥儿瞒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陈淑敏问道,如果是小事儿,自家公公一定不会这么问,可如果是大事儿的话……

    玥儿有什么大事儿能瞒得过他们?就算瞒得过他们,也一定瞒不过万俟辰这个将林清玥捧在手上的未婚夫。

    万俟辰没有任何反应,更没有任何动作,无非就那几个原因,一是这事儿他们就可以解决,不需要劳烦他们,二是这件事万俟辰并不想劳烦他们,因为这件事儿太过重大了,所以他也帮着瞒了下来

    可又有什么大事儿,会让这两人同时闭口不谈呢?

    陈淑敏可不是傻白甜,她虽然被林昌宏宠的要飞天,可这脑袋,还是能运转的,所以在林老爷子刚开口的时候,她就问道

    “你确定你没有隐瞒吗?辰小子也是这样想的?”林老爷子看了眼林清玥,对着万俟辰问道。

    万俟辰猛地被点名,神色没有丝毫慌张,可他的确是对林老爷子有所隐瞒,恐怕聪明如林老爷子,已经有所联想和猜测了。

    都怪他这短时间,动作有点大,引起了林老爷子的注意。

    万俟辰还以为林老爷子会这么问,是他突然想到的,完全没想过这是钱老夫人不安好心提醒的。

    “我……”林清玥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难道她直白的倾盘托出吗?毕竟连万俟辰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

    “爷爷怎么会突然这么问?”万俟辰也看出了林清玥的不情愿,跟着转移话题起来。

    说实话,恐怕这中间林老爷子怀疑有人出事儿了的可能性,要远远高于其他所有的猜想。

    “滑头,别想转移话题。”林老爷子正色道,看样子,这件事辰小子也知道,恐怕真的是一件天大的事儿了。

    “说吧玥儿,正好也让我自己清楚,这样被不明不白的蒙在鼓里,我也很难心安。”万俟辰看着沉默不言的林清玥,劝解道。

    “辰……你……你也知道了?”林清玥有些惊讶,她没跟万俟辰说过,可怎么……

    辰他这是自己猜到了?

    “我猜到了。”万俟辰轻描淡写的说了四个字,完全让人看不出来他之前对于自己的猜测,到底有多么纠结?

    甚至一度想要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前,为林清玥找一个好的,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

    至于中毒的自己,还是让玥儿忘了吧。

    林清玥脸色变了变,她没指望这件事能隐瞒到最后,可这么容易就给猜到,倒是出乎她的意外了。

    “你猜到什么了?”林清玥的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万俟辰,不肯放过他一丝一毫的情绪,更不肯忽略他任何一个细致入微的动作。

    万俟辰看了眼林清玥,有分别看了眼陈淑敏、林老爷子他们,若无其事的扔出了一个深水鱼雷,“我猜到自己可能活不长了。”

    轰——

    万俟辰的话,无异于平地一声惊雷,活不长了?是什么意思?是他们想的那样吗?

    难道……万俟辰身上的情况,已经严重到林清玥都没办法解决了?

    “你从什么时候猜到的?”林清玥脸色大变,不过她又想到这可能是万俟辰和林老爷子在诈她,所以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回避了重点。

    “很早之前,早得你想象不到。”万俟辰的确说的没错,他确实是很久之前就猜到了,从林清玥面色有异的看着他,对他的言行举止也多了些

    早到她想象不到?

    林清玥低声喃喃的道,她唯一想不到的时间点,恐怕就只有是那个时候了。那个她刚刚得知消息,整个人十分混乱,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的时候。

    “你……”林清玥呆呆的看着万俟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她现在很混乱,具体怎么救万俟辰,她一点想法都没有,而黑色始蛊的解药,是白色始蛊,可这始蛊到底还存不存在,都是个重要的问题,如果……

    不行,没有如果,她一定不能失败。

    “说吧,说出来我们一起承担,你要找什么,我们一起找,不是更快吗?”万俟辰将林清玥搂在怀里,下巴轻轻压在万俟辰肩膀上,带着哄骗的意味。

    “是啊,说吧,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解决。”林老爷子听了这番话,也知道林清玥这是不想让万俟辰担心,这才瞒着。

    可就是没想到自己的隐瞒,反倒是万俟辰胡思乱想,却将林清玥辛苦隐瞒的事情给猜了大半。

    “……我……好吧……我说。”林清玥支支吾吾的想要隐瞒下去,可如今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是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

    放任他们胡思乱想随便猜测,更加不好。

    于是,林清玥便道:“辰,你不是中毒,而是中了蛊。”

    林清玥话音一落,万俟辰等人便瞪大眼睛,颇为吃惊的道。

    难道之前玥儿做的药,和自己中的蛊虫的药不吻合吗?不然为什么同样吃了那祛毒丸的自己,却不能将蛊虫给清除掉。

    “你中了始蛊。”林清玥仔细给万俟辰和林家人解释什么是始蛊?有什么用?重要的是,怎么解除。

    “……中了黑色始蛊,唯一的方法,就是找到白色始蛊,让辰体内阴阳平衡起来。”林清玥

    “有线索吗?有需要帮忙的话,尽管开口,你两个哥哥做不来,还有我们。”林老爷子知道这件事很难,不然林清玥也不至于愁眉苦脸,没有一点进展。

    可再怎么困难,不也还是得去克服,甚至是打败他们吗?

    “没有线索,关于这始蛊其他事情,还是我从别的地方看到的,我现在,根本一点一点头绪。”既然决定坦白,那林清玥也不再隐瞒了,藏着掖着让别人自己发现反倒是让人更不安。

    “……你放心,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找不到关于这始蛊的线索吗?”林老爷子许诺道,既然这始蛊这么重要,想来也不会不让他们找不到的。

    “……好。”林清玥点头应道,只见她顺从的让万俟辰搂在怀里,没有挣扎,两人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物,传到对方的身体上,如同两个相互依靠,互相取暖的人一样。

    钱家

    “少爷呢?去哪儿了?”尽管林家出手来讨伐钱家,钱家也在顷刻之间损毁了一大半。

    但有句老话说得好,狡兔三窟。

    虽然钱家是没了,可钱家家主、钱玮玚这些人,还是活的有些滋润的,只要他们不随便作死,随便惹麻烦。

    “不……不知道。”钱家新任的管家钱管家有些战战兢兢的看着钱家家主,回答道。

    本来他还挺高兴的,毕竟之前深受钱老夫人看重的银管家,不知道去哪儿了,而钱家又换了主人。

    他现在上位,是再好不过了。

    可没想到,这钱家居然倒得这么快。不仅钱老夫人死了,这钱家也轰然倒塌。

    落井下石的人一抓一大把,可雪中送炭的,却没有几个。

    “他是不是想死?找,快给我去找,找不到的话,就别回来了。”钱家家主对着新任的管家钱管家喝道。

    钱家人现在还住在钱家老宅里,他们还背靠着毒门,虽然实力下滑了很多,比起之前是天差地别,可至少还能有东山再起的本钱。

    当然,钱家家主才不承认他这是依靠了毒门,毕竟这毒门可是将他们钱家,差点都变成了他们毒门的。

    在钱家家主心里,他们现在能有这样的好日子,都是依赖他。

    “是,是,我马上去。”钱管家连忙点头,说完就想转身离开,立刻发散人手去将钱玮玚给找回来。

    可……他怎么知道钱玮玚在哪儿,他又没有在钱玮玚身上装定位。

    “回来。”钱家家主看着有些畏畏缩缩的钱管家,冷声喝道,声音中的冷厉,让人不寒而栗。

    “家主,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钱管家微不可见的缩了缩脖子,恨不得眼前有个地缝给他钻进去,让他摆脱掉这个职位。

    “再准备一间房,哦,不,两间,等会儿跟我去接个人。”钱家家主想着那个为了自己,几乎和苦守寒窑十八载的王宝钏没有两样的可怜的女人,便道。

    反正现在偌大的钱家靠的也都是他,就算他想干什么,也没人敢阻拦。

    “是。”钱管家恨不得一把扯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大喊一声:老子不干了!

    他猜来猜去,万万没猜到这钱家家主,居然这么……大胆,要知道,现在的钱家,可是再也经不起一点折腾了。

    如果现在不能归拢人心,那以后再想要归拢人心,那可就太晚了。可这种紧要时刻,这钱家家主什么都不干,一干,就干了票大的。

    希望是他猜错了,不然他可得考虑找个机会说不干了,当这钱家家主掌管下的钱家管家,可是要辛苦艰辛多了。

    钱家家主完全没想到,自己不过是说了个开头,便被人猜了个全。

    钱管家战战兢兢的让佣人收拾出四间房,其中两间房离钱家家主夫人最远,出入也尽量不会有所碰面。另外两间房则是距离适中,适合普通人来住的,既不会太过豪华,也不会让客人觉得怠慢。

    可钱管家的希望,终究还是成了一片空。

    当钱家家主的车停在门口的时候,当钱管家看着佣人们将一大堆行李给搬进来的时候,当他看到本应该去美容逛街打牌购物的家主夫人,满脸怒气的站在门口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成真了。

    这钱家家主,他的主子,真的是将小三和小三的孩子,给带回来了。

    看着那个长得不算出挑,却柔柔弱弱,看起来和菟丝花没什么两样的女人,钱管家心里对她的警惕,提到最高。

    这种时候还能有手段让家主将她给带回来,绝非一般人能敌,恐怕这家主夫人,也未必是她的对手啊。

    钱夫人穿着一身套装,将双手抱在胸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将行李搬进来的佣人。

    虽然她一言不发,但周身无时无刻不在降低的气压,以及那燃烧着熊熊怒火的双眼,都在充分说明,她的不满,她的抗拒。

    “你真的要让这两个贱人住在家里?”钱夫人直接忽略掉想开口又不知道说什么的小三母女,面无表情的盯着钱家家主,问道。

    “什么贱人不贱人的,这是我的女儿,馨馨是我喜欢的人,你对她们客气点儿,别一口一个贱人的挂在嘴上,你的教养呢?”钱家家主眉头紧皱,像是十分不喜欢钱夫人的质问,更不喜欢钱夫人的贬低。

    “呵,喜欢的人?就凭她?”钱夫人冷笑一声,因为她是站在楼梯口,所以比在场所有人都要高。

    这一声冷笑之下,一种无端的压力从她身边朝外蔓延。

    “那我呢?她是你喜欢的人,那我又是谁?别跟我说什么委屈了她的话,一个贱人而已,委屈什么?在她决定当小三,在她决定生下一个小贱人的时候,她现在受到的一切,都是活该的。”

    钱夫人的话很刺耳,却也很正常,毕竟无论是谁被抢了丈夫,而且对方还有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儿,她现在还在自己面前堂而皇之的示威,又有谁能咽得下这口气?

    圣人也做不到吧。

    “够了,你的教养呢?”钱家家主不敢做的太过分,毕竟他在外面招蜂惹蝶,播种无数,儿子也不只钱玮玚一个,可那些个私生子,可没有一个比得上钱玮玚。

    虽然钱玮玚是让他有些膈应的亲妈抚养长大的,虽然钱玮玚和自己不太亲近,虽然他当钱玮玚是抢了自己的地位和权力的人。

    可钱玮玚到底还是在他心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不说别的,就说他的能力,恐怕就连他自己也比不上。

    所以,钱家家主虽然竭尽全力打压钱玮玚,但那也只是看中他的权力,想要钱玮玚服一服软,根本没想着彻底和这个儿子撕破脸皮。

    看在钱玮玚的份儿上,也看在钱夫人陪了自己这么多年,和自己同甘共苦,一起卧薪尝胆的份儿上,他还是给她一点尊重,没舍得对她放狠话。

    “教养?你还敢跟我说教养?”钱夫人听到钱家家主维护这两个贱人,冷笑一声,尖着声音道:“我就算是再没教养,那也比这两个贱人要好。有哪个教养好的女人,会去当小三,会去破坏人家的家庭,会在登堂入室,会在正室面前示威?”

    “你凭什么说我妈妈?我妈妈才不是小三呢,你才是。”甜甜受不了钱夫人的冷嘲热讽,而她心目中将她捧到天上的爸爸,居然让她们母女俩受到这样的辱骂,于是便回嘴道。

    “甜甜——”甜甜妈见甜甜开口,连忙做出阻止的样子,可她到底还是没能阻止甜甜将话说完。

    眼见自己的女儿将戳心口的话全都说了出来,甜甜妈对着钱夫人抱歉一笑,有些诺诺怯怯的开口道:“姐姐,甜甜……她不是故意的,你大人有大量,就原谅她吧,她还是个孩子。”

    甜甜妈的这一番表现,看在钱家家主眼里,让他十分满意,这才是他看中的女人,这才是他喜欢的人的气度。

    至于站在楼梯上,似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的钱夫人,这时候的一番作为,在钱家家主的眼里,便是落了下乘,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她的气量呢?

    这时候,钱家家主不免会想到,如果当初嫁给自己的,不是现在的钱夫人,而是那个由他母亲亲自给他定下来的,身体不好的,现在的钱夫人的堂姐。

    如果是她当自己的正室,恐怕不管自己现在做什么,她都不会管吧,那是个真正的以夫为天的女人。

    “还是个孩子?她不是故意的?”钱夫人看着这一场唱作俱佳的表演,真得想给这个主角叫一声好,如果她不是另外一个主角的话。

    “呵,她多大了?还是个孩子?你的脸皮还真厚啊,还是个孩子……”钱夫人越说越小声,可看着甜甜妈和甜甜的眼神,却越发狠毒阴冷。

    “还是个孩子,就能随口胡掐,还是个孩子,就能理直气壮的扭曲事实,还是个孩子,就能随随便便的洗脱自己身上小三的孩子的标签吗?”钱夫人越说越犀利,身上的气势也越发凌厉。

    她到底是世家培养出来的,虽然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抢了堂姐的婚约,可该受的教育,该有的训练,她丝毫不差。更别说她还在钱家的集团里当了这么久的部长,虽然没什么能力,但该有的气场,也还是有的。

    “原谅?我哪里有资格原谅她,要是我今天原谅了她,那如果她明天将我给毒死了,我还得在九泉之下,笑着说一声‘原谅她’,就因为她是个孩子?”

    钱夫人看着甜甜妈和甜甜的眼神越发不善,看着钱家家主的眼神也带着隐含的恨意。

    她自己的亲生儿子没得到这个父亲的半点维护,可小三的女儿,一个注定要嫁出去的贱人,却得到这个男人如珠如宝的疼爱。

    虽然钱玮玚和钱夫人不亲近,可到底是从她身上掉出来的肉,这种时候,钱夫人饶是再怎么坚强,再怎么冷硬心肠,也感到一阵寒刺骨。这样的男人,是她的依靠吗?

    “怎么会呢?甜甜这么善良,她也是看你骂她们,才口不择言的。”钱家家主连忙给甜甜母女俩解释道,而后他扭头看着甜甜,轻声哄道:“甜甜,你说是吧,来,给你大妈道个歉,乖啊。”

    甜甜看着眼前这个只会让自己退后的男人,嘴微微嘟了起来,明明不是她的错,怎么就该是她道歉了呢?

    她说的明明是实话,这个女人才是小三,如果没有她,现在住在这里的,以主人的身份生活在这里的,应该是她们母女俩才对啊。

    现在这个小三在这里对她们冷嘲热讽,不是应该她道歉吗?怎么……

    要说甜甜本来还挺聪慧的,能考上北京大学,再怎么样,该有的智商也还是有的。可自从经历了人生的大悲、大喜之后,她的智商就好像开始直线下滑了。

    钱家家主为了弥补这些年对女儿的忽略,拼了命的补偿甜甜。甜甜不管看上什么,他都一个劲儿的答应。

    当时钱家还没倾塌,钱家还很辉煌,所以外面大把的人看在钱家家主的份儿上,不敢跟他抢。所以不管甜甜要什么,钱家家主都能各式各样的名义,弄到手上,还不让钱夫人知道。

    所以甜甜就在这样的宠爱之下,慢慢的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开始膨胀起来,开始将自己看做真正的大家小姐。

    因为钱家家主不想让这个女儿失望,对甜甜说了谎,说甜甜妈才是他真正喜欢的人,而钱夫人只是家族联姻的。本来甜甜妈倒是想说的,可看到女儿的笑脸之后,就咽下嘴里的话,对钱家家主的说法,只一个劲儿的附和。

    本来嘛,这也不会这么快就暴露的,可谁让甜甜这些日子被宠坏了,觉得她妈是真爱,那就应该是钱夫人对她们低头。

    而钱夫人刚好又趾高气昂的落了她们的脸,任凭她们母女俩被这些佣人嘲笑,品头论足,一时气不过的甜甜,才将她知道的‘事实’说了出来。

    “别了,我没兴趣接受一个小贱人的道歉。比起这道歉,我更感兴趣的是,我什么时候变成小三了?”钱夫人冷着脸拒绝了钱家家主,而后像是饶有兴致的问出了口。

    这一问不要紧,让本来以为这件事翻了篇儿的钱家家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

    “你来给我解释解释?”钱夫人双眼如尖刀利刃,像是要将钱家主给切了一样。

    “明明是你用联姻的方式,拆散了我爸妈,你怎么好意思大言不惭的让爸爸给你解释呢?你这个小三。”甜甜见钱家家主支支吾吾的不肯解释,连忙开口道。

    说完,她还得意洋洋的看着钱夫人,接着道:“你要是现在给我们下跪道歉,并且不带任何东西,立刻离开钱家,离我们一家人远远地,我和妈妈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你,不然……”

    甜甜不知道真相,还觉得自己这个提议真是好的不能再好。既能赶走烦人的‘小三’,他们一家还能团聚,这多好啊。

    “哟,我怎么不知道,我这个你明媒正娶的,名字写在你们钱家的户口本儿和族谱上的女人,什么时候成了小三。”钱夫人连眼神都没给甜甜母女俩,像是当她们透明一样,她只是一个劲儿的追问钱家家主,活像甜甜两人没有资格跟她对话。

    不过也对,按照两人的立场而言,甜甜母女的确没有资格和她对话。

    “什么?”甜甜听到之后,尖叫道,这个女人的名字,写在了户口本和族谱上,这样岂不是……

    “哪里来的狗,到处乱吠,来人啊,将她们赶出去,地上那些垃圾,也通通给我扔了,将大厅还有他们走过的地方,给我统统打扫干净,别忘了消毒,知道吗?”

    钱夫人不想再和这些贱人废话了,浪费时间。

    佣人们看了眼钱管家,让钱管家请示应该怎么做,而钱管家收到这个能让人头都大了的命令,连忙扭头看向钱家家主,希望他赶紧搞定钱夫人。

    两口子吵架,你这大男人出轨,还将小三带回来,可别让他们这些人在中间当夹心饼干。

    “怎么?我现在是喊不动你们了?”钱夫人看着没有任何动作的佣人,冷笑一声,问道。

    “既然这样,那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钱夫人气得快要冒烟了,只见她强行收起自己的怒火,拿出电话,像是要叫什么帮手一样。

    甜甜妈和甜甜冷眼看着上面的女人,和有高明的掩藏手段,面带担忧的看着事情发展的甜甜妈不同,甜甜几乎是要将嘲笑写在脸上了。

    可还没等她们得意两秒,就听到身旁的男人道:“你别生气,别冲动,有什么事儿好好说,这是我们自己的家事,让外人掺和进来,算得上什么?”

    听到钱家家主的示弱,甜甜妈和甜甜顿时变了脸色,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这女人下一句,不是应该说“好,既然你们不走,那我走”吗?怎么能不按牌理出牌呢?

    面对钱家家主的示弱,钱夫人不为所动,将电话放在耳边,只等对方接通。

    “够了。”钱家家主见钱夫人还自顾自的做着自己的动作,大声喝道,同时人还往前走,想要将钱夫人的电话给抢走、摁掉。

    钱夫人往旁边一闪,躲过了钱家家主的袭击,可她到底还是女人,而且还有甜甜的帮忙,电话终于还是给抢走了。

    抢到电话的甜甜,洋洋得意的看着被自己弄得像个疯婆子一样的女人,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站在那里,看着自己,就像是在看什么垃圾一样,你也有今天,哼!

    “你也有今天。”甜甜拿着电话,得意的晃了晃,还自以为钱家家主看不到,偷偷地踢了钱夫人一脚。

    看到甜甜动作的钱家家主,冷喝一声:“够了,别再吵了。”

    “馨馨,你带着甜甜先上去。来人啊,将行李给我搬上去。钱管家,在前面带路。”钱家家主先是将甜甜妈给哄走,在他印象里,这个女人善良温柔至极,除了会对那些敢动她女儿的人狠心以外,对其他人都很善良。

    果然,甜甜妈听到钱家家主的话,楞了一下,而后脸上浮现起一抹温柔的笑,柔顺的服从了安排,还顺带拉走了一脸不服气,想继续耀武扬威的甜甜。

    佣人们见到钱家家主的安排,大气都不敢出一声儿,所有的动作都轻得不能再轻,恨不得自己马上消失一样。

    他们可是见了,这两母女手段真是高明,那个甜甜明明踩了也踢了钱夫人,可这钱家家主愣是当做没看见,让钱夫人一个正室,受到别人奚落,而且这人还不是别人,还是小三的女儿。

    想到这儿,佣人们打了个冷颤,千万不能得罪这母女俩,不然……他们怎么死,都还不知道呢。

    虽然是临时训练上岗,但这些佣人手脚都很轻,服务也很周到,就是给甜甜妈和甜甜一种疏离感。

    不过母女俩想到自己今天才第一天来,要是这么快就对自己讨好,恐怕也是墙头草了。便没有对这些佣人太多的记恨,可心底还是想着给他们一个教训,谁让这些人对她们这么不尊重呢。

    这些佣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得罪了甜甜母女。

    本来这钱家大宅里,不是这些佣人的,可谁曾想,那些人在某一天突然死掉一些,而在钱老夫人死的那一天,又死掉了一些。

    莫名的死亡原因,让钱家家主觉得有些惊慌,于是他便辞退掉大宅里所有的佣人,至于那些老的不能再老,为钱家鞠躬尽瘁的,就放到别的地方,给点钱养着,总之是不能留在大宅里。

    正是因为这样,新换上的佣人让钱家家主用得安心,却并没有原来的用得顺手,同时也才出现了这些人夹在中间左右为难的局面。

    如果是之前的佣人,估计会在银管家的命令下,直接给这母女俩白眼了。

    也不知道钱家家主和钱夫人说了什么,总之钱夫人是不再说赶她们出去的话了。可相应的,她们俩也绝对不能出现在钱夫人的视线里。吃饭的时候,也不行。

    虽然结果有些憋屈,可甜甜妈也很满足了,只要能住进来,一切都还有的说,反正,来日方长。

    至于甜甜倒是没这么快就退让了,她对着钱家家主大吵大闹了一顿,结果却让刚好回家的钱玮玚给撞了个正着。

    钱玮玚也没干什么,就冷眼瞥了她一眼,而后若无其事的走了,就像这里从没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本来还以为自己不会有什么,打算接着吵闹的甜甜,当天却被钱家家主训了一顿。

    钱家家主表示,他也不太想,可谁让这儿子现在,连他都看不透,如果要东山再起,迟早靠的还是这个儿子。而且这件事,理亏的还是他和甜甜母女。

    如果不是甜甜那番话,恐怕钱夫人还不会这么态度坚定的想要赶她们出去。

    钱家家主不会认为这是自己的错,他只会将事情怪在甜甜身上,他也有几分怪甜甜妈,谁让她不给甜甜说清楚,就算不能明着说,暗地里提示一下也好啊。

    虽然明明是他为了维护好父亲的想象,说了谎,同时也阻止了甜甜妈戳破他的谎话。

    不由的,甜甜妈善良无比的形象,有了一丝裂痕。

    钱家的闹剧如何,和其他人无关,此刻,两个赵家可谓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个喜气洋洋的庆祝,一个则是愁云满满,人心惶惶。

    赵家

    “爸,明天加油。”赵雪儿满脸笑意的道,明天就是正式签合同的日子,也是正式对外界宣布他们新赵企业将原来的赵氏收购的日子。

    赵家,我赵雪儿回来了。

    “放心,我会的。”赵康成拿起酒杯和女儿、妻子碰了碰,一口将杯子里的白酒喝干。

    “别顾着喝酒,吃点东西吧,垫一垫肚子吧,你的胃不好,别喝这么多。”赵母眼里有着满满的关怀,让赵康成在桌下的手,握了握。

    大手包裹着小手,大手温暖着小手,就像是赵康成为了他们家,肩扛风雨,背阻冰霜,只为了给他们的家,撑起一片天。

    “好,你也多吃点儿,这是你的手艺,好好尝尝,争取下次在进步一点儿。”赵康成又捏了捏桌子下柔弱无骨的小手,挤眉弄眼的看着赵母,开玩笑道。

    他前半句还温馨无比,可后半句却是让人立马破功。如果不是了解赵康成,还以为他这是不将赵母放在心上呢。

    “去你的,你这是想让我一辈子当煮饭婆吗?”赵母给赵康成翻了个白眼,凶狠的道。

    不过,这凶狠没维持多久,不过三秒的功夫,就破功了。

    一家人的笑声传遍整个客厅,一顿饭吃的温馨无比。

    和这个赵家的一家和乐不同,另一个赵家,却是充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赵高澹本来就是依靠钱家才获得这么多人支持的,如果钱家还是以前的钱家,如果赵高澹本人再厉害一点,那赵家绝对不会弄到现在这个场面。

    可现在,钱家倒了,赵高澹又没本事,差点将整个赵家都给败了。

    更重要的是,明天,赵康成这个曾经的手下败将,就要来收购赵氏。或者说,这收购赵氏的工序,只剩下最后签字这一项,这怎么能让赵高澹接受?

    如果是别人将赵氏给收购了,他也只是可惜一下而已,毕竟收购赵氏的钱,也够他挥霍一辈子,或者是另起炉灶了。

    可谁曾想,居然是赵康成,这个仇人的儿子来收购赵氏,这不就明摆着是在说他不如赵康成吗?

    赵高澹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甘心,可不甘心又能怎么样?

    赵康成本身能力出众,背靠林家,没人敢使绊子。

    而他明明给赵康成一家都下了毒,怎么这一家子,好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赵高澹想不明白的还有很多,可再怎么样,明天过后,一切都会成为定局,也会成为过去。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