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 > 第 20 章(作者:信用卡)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

《不小心生在六零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 20 章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李老太愣了一下,她看着桂花半天没言语,桂花站在门口两手绞在一起,心里忐忑不安。

    “去吧!”李老太忽然说道,桂花睁大了眼睛看着李老太,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去看看东子,和他说说年底结婚的事。再一个,打去年底我就存着布票啥的了,你四叔去年过年回来的时候也给了我一些,你去冰城的时候带着布票、工业票去,顺便买些结婚用的东西,那里卖的布料啥的都比咱这卖的好看。”

    桂花一晚上的忐忑不安,几乎瞬间就被李老太这短短的几句话给驱散了,顿时她捂住脸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李老太叹了口气:“你这么利索刚强的孩子,咋还哭了呢?其实打东子走了你就不对,奶也能猜到你的心事。不过你放心,东子不是那种没良心的人,要不然奶也不敢就这么给你们准备婚事,再说了啥事还有奶呢,你有啥好怕的?”

    “奶!”桂花抹去了脸上的泪水,从地上站了起来,脸上闪过一丝果断:“我去冰城找明东哥问个清楚,他要是真不愿意娶我,我就给您当孙女,总不能白吃咱家这么多年饭,到时候我一辈子不嫁伺候您和我爹我妈。”

    李老太听桂花这孩子气的话忍不住笑了,拿起烟袋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脑袋,半气半笑地说:“胡说八道什么,我有儿有孙的,耽误你一辈子做什么?”

    桂花又抹了把眼泪忍不住笑了,李老太嫌弃地瞅了她一眼:“一大早上就闹出个花脸出来,可埋汰死了,赶紧去洗洗脸,等你收拾干净了,咱俩再细说去冰城的事。”

    桂花傻气地笑了一声,端着盆去缸里舀水洗脸,李老太摇了摇头,搬了个板凳坐在墙根底下等着桂花。

    东屋里王素芬听见李老太和桂花说话,这才后知后觉地察觉出桂花的这阵子的不对来,她穿鞋下了炕,也端了个板凳坐在桂花旁边,桂花一下子红了脸,轻轻叫了声:“妈!”便低头不说话了。

    李老太白了王素芬一眼:“咋这么没眼力价呢,没看见孩子不好意思嘛,你赶紧做饭去,我和桂花有话说。”

    王素芬站起来应了一声,又不放心的嘱咐了桂花一句:“你这孩子别整天胡思乱想的啊,都叫我多少年妈了,咋突然整的就和不是我儿媳妇似的了呢。”

    桂花被王素芬直白地安慰逗得一笑,王素芬絮絮叨叨地往回走:“现在的孩子想的就是多,像我们年轻时候哪那么多想法。”

    往锅里添上两舀子水,盛出来大半碗苞米面拿水活匀了准备做野菜糊糊,又从缸里捞出一大块咸菜洗了两遍切成丝给准备早上就糊糊吃。

    院子里李老太和桂花面对面坐着,李老太语重心长地说:“奶同意你去冰城,但不是你自己去,你安心等两天,明西这几天就放秋假了,等他回家来让他陪着你一起去,也省的你一个人不安全。”

    “没事的,奶。”明西把麻花辫子甩到身后:“我这么大个人了,平常走一天山路都不怕,难道还怕坐火车嘛,再说您也让我上了小学,明东哥又教过我几年,这常见的字我都认识。”

    “奶知道你性子闯,也不单是让明西给你壮胆,不还得买东西嘛,你一个人拿不了。”李老太看着家里人陆续都起来了,便拉着桂花去自己屋子:“奶和你说说都买啥。”

    回到东里间,李老太打开箱子,拿出攒了许久的各种票,一张张给桂花看:“买两块蓝色的劳动布,给你和明东一人做一身新棉衣,有颜色鲜亮的灯芯绒给蓁蓁也买上几尺,最好是红色的,咱家蓁蓁白,穿了好看。”

    桂花应了一声,李老太又继续说:“棉花票就放我这,等我去街里买,这东西哪里都一样,不用你那么老远往回带。”

    把工业票一张张数给桂花:“买两个铁壳暖水瓶回来,最好是那种大红色的,喜庆。搪瓷缸子也买两个,对了,给蓁蓁也买一个,她现在还整天用你大爷寄回来的军用水壶喝水呢,别看她现在小不知道要,等明年大了准不高兴,这次正好她买一个缸子。洗脸盆也得买两个,你们一个,给蓁蓁一个,我这几天瞅着蓁蓁用大人的盆洗脸好像不乐意似的,单独给她买一个。”李老太说着,桂花找来纸笔,一笔一划地记了下来。

    “我想想还有什么?”李老太又习惯性的点起了烟袋,一边抽着烟一边琢磨着。

    王素芬做好饭,进来叫两人:“娘,咱先吃了饭您再和桂花细说,不差这一会。桂花,赶紧的,去喊你妈吃饭。”

    桂花笑着下了炕:“我妈天一亮就起来去后院画画去了,我去喊她。”

    “哎呀,这亲家母起的也太早了,我都没听见动静。”王素芬嘬了一下嘴:“这事闹的,咋能让人家一大早就干活呢。”

    蓁蓁此时也醒了,她趴在炕上看着王素芬拍大腿的模样,忍不住咯咯直乐,王素芬过去拍了拍她的小屁股,顺势把她抱起来套上衣裳裤子:“妈给宝蒸了鸡蛋糕,宝最爱吃了是不是?”

    蓁蓁这一个月又冒出了下面的小牙,她乐呵呵地点了点头,甜甜地在王素芬脸上亲了一口:“给妈吃!”

    “就知道哄着你妈开心。”王素芬打了温水过来,给蓁蓁洗了脸和手,又把她抱到西屋的炕桌旁。

    刘春华和桂花从门口进来,王素芬连忙招呼刘春华坐下:“我听桂花说你一早就去画炕琴了?不用那么着急,我们本也想多留你住几天好陪陪桂花呢,这不眼瞅着她要结婚了,你们也说说私密话。”

    刘春华笑了笑:“我只要醒了就躺不住,翻来覆去只会连累桂花也跟着睡不好,倒不如出去转一圈画两笔画,还自在些。”

    递给刘春华一块饼子,王素芬又把蓁蓁的鸡蛋糕舀到一个小碗里,凉的差不多了一口一口喂她吃。刘春华看着蓁蓁灵动的眼睛,脸上露出几分喜欢:“东子他娘,你这个闺女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孩子,眼睛里就透着灵气,你们可得好好教养,大了就让她上学读书啥的,可别耽误了她。”

    刘春华是个谨小慎微的人,来老李家以后对桂花的事都不怎么多嘴,居然为了蓁蓁说这样的话,可见是多么实心实意了。

    刘春华这话也说到李老太心坎里了,她一拍大腿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怪不得说有文化的人眼光就是好呢,不是我夸我这孙女,她真是聪明的孩子。别看她才八个多月,可跟她说话,她都和能听懂似的,打小还让人省心,不哭不闹的特别惹人疼。”

    “大娘疼孩子,蓁蓁有福。”刘春华笑着看着蓁蓁,又扭头看了眼桂花:“桂花也跟着享福了。”

    “都是贴心的孩子,招人疼。”李老太端起大碗,转着碗喝了一圈野菜糊糊:“其实我知道你也是疼桂花的,只是当年没法子,要是你真是那种不把孩子当人的,我也不会让桂花时常回娘家。”

    放下碗,李老太和桂花说:“当年我路过你家的时候,已经有一户人家要买你了,还拿了三十斤的苞米面。可你娘听说他家是个傻儿子,死活不同意。我正好那天带着二十斤黄豆走亲戚,路过你家的时候一眼就相中你了,你娘听说过咱家,知道咱老李家是厚道人,也不管我带多少黄豆,直接让我把你领回来了。”

    桂花夹了块咸菜到刘春华碗里,轻声道:“我记得,那时候我跟着奶回来的时候,我妈还哭来着,说对不起我。”

    王素芬见气氛有些伤感,连忙笑着说:“还不是那会儿实在困难嘛,如今都好了,桂花也长大要嫁人了,往后日子都越过越好。”

    一家人说着话很快吃完了早饭,王素芬打发明南和明北去山上捡柴火,刘春华又回到后屋去绘画,等到后半晌蓁蓁睡醒觉起来的时候,一家人都回来了,刘春华也画完炕琴了。

    李老太听了连忙下炕要过去瞧瞧,明南和明北也自觉的跟在后头去看热闹,就连蓁蓁也伸着小手使劲往后屋指,嘴里还着急地念叨:“走!妈走!”李老太见状忍不住笑道:“我这个小孙女哪里也落不下她,家里大事小事她都得掺和掺和。”

    “要不然说她机灵嘛,孩子打小就能看到老。”刘春华紧接着夸了一句。

    李老太一听打小看到老这话顿时有些发愁了,她瞅了一眼明北,无奈地叹了口气:“完了,我还指望明北随着年龄能长点脑子呢,这么看没指望了?”

    明北手里拿个棍走在前头,时不时的在东敲一下西捅一下玩的不亦乐乎,李老太看着他直发愁,蓁蓁也不由地想到了一句话:弱智儿童欢乐多。

    明北正玩的高兴呢,冷不丁听到李老太说他没脑子,顿时不乐意了:“奶,你说那话我咋听着像是说我傻呢?”

    明南在旁边顿时乐了:“那不叫像,奶就是说你傻!”

    明北顺手把棍子扔在地上,朝着明南就扑了过去,明南灵巧的像只猴子一样,左躲右闪地就是让明北抓不着。蓁蓁看着两个哥哥上窜下跳的样子,忍不住直乐,李老太也跟着笑了:“我还以为我家就一个傻子,现在看来原来是俩。”

    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到了屋里,炕上摆着大小共八幅牡丹画,细长的四张是挂上柜门上的,方方正正则是镶在下面四个小柜子上的。炕琴上早就留好了镶嵌玻璃的地方,到时候把画贴上头再把玻璃镶上就行了。

    蓁蓁从王素芬怀里探头去看炕上的几幅画,只见八幅牡丹图每张都画的不同,上面的四幅采用浓烈的色彩,画出来的牡丹画面饱满、 花朵硕大,一瞧就带着富贵吉祥寓意。下面四幅下的则用了工笔画法,花瓣层层叠叠色彩鲜明,看着栩栩如生。

    李老太看着刘春华的画顿时赞不绝口,拉着她笑的都合不拢嘴来:“我上街里看的那种镶在炕琴上的玻璃画都没你这个好看,你这画的也太好了,一看就喜庆。”

    蓁蓁在王素芬的怀里直点头,她虽然上辈子没学过绘画,可毕竟在那个精神食粮丰富的年代活了二十来年,这基本的审美还是有的。照蓁蓁来看,桂花她娘这么多年没作画一出手还能画的这么好,要是搁现代妥妥的绘画大家。

    听到众人赞不绝口的夸奖,刘春华还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多年没摸笔手太生了,画的实在是不尽人意。”

    王素芬见刘春华一副遗憾的表情,忍不住笑着说:“亲家母,就画成这样我就已经很眼馋了,要是你再画的更好一些,那我指定得把这几张画藏起来,逢年过节的才拿出来挂挂,绝对舍不得给他俩镶在炕琴上。”

    李老太一听顿时乐了:“那你指定抢不过我,我都锁我箱子里,连你也见不着。”

    刘春华见老李家人真喜欢自己画的这牡丹,也不再纠结这画的好坏了,她爽朗的一笑:“行,只要你们不嫌弃就行。那这画就放着晾着吧,等早点买了玻璃镶上去,省的污了纸该不好看了。”

    李老太点了点头,等第二天一早就打发李木武量好尺寸,上街里买了玻璃回来。李木武叫上木匠两个人折腾了一个来小时,总算是把画都镶好了。

    炕琴弄好了,刘春华也回家了,桂花又开始惦记去冰城的事,李老太索性带着她给街道开了介绍信,又打听好了去冰城的时间和车次,等着明西一到家,立马打发李木武去买了火车票。临走之前,桂花把李老太给的钱和票证结结实实地缝在了贴身的衣服里,生怕给弄丢了。

    两人上了火车,经过几天的颠簸到了冰城,下了火车明西就找到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打听了去农大的方向。工作人员见他俩是外地来的,又年纪不大,好心的把他们领到火车站旁边的公交站牌,告诉他们怎么坐车,到哪一站下。

    明西和桂花道了谢以后好奇地看着车上来往的行人和时不时路过的车辆,桂花兴奋地拽了拽明西的袖子:“怪不得说省城好呢,咱家那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辆车。”

    两人说话间,就来了一辆无轨电车,明西扯着桂花上了车,买了车票,两人兴奋地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了。桂花挨着窗户,她睁大眼睛看着外面快速向后倒去的房子和行人,忍不住惊叹道:“上回四婶回老家时候不爱坐咱家的马车,原来她们这的电车真舒服,坐在上头一点也不颠。”

    明西点了点头:“咱那是林区,统共就没多少户人家,就是有无轨电车也没人坐呀。今天正好是周五,明天哥不上课,咱一起去瞧瞧四叔,把奶带的咸肉给他捎去。”

    电车快速行驶着,随着一站一站的停留,车上的人越来越少了,桂花初坐电车的兴奋劲也随着时间推移慢慢消散,眼看着电车越走越偏,她两只手不由自主地绞在一起,有些紧张地问明西:“是不是快到了?”

    明西站起来看了眼车厢上面写的站名,点了点头:“下一站就是。”

    虽然知道快到站了,但是听见明西确认了,桂花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她拽着自己的辫捎,手心里都是冷汗。

    很快,农业大学到了,明西拿着行李先下了电车,一回头看见桂花还在车上一步又步的往门口挪,他立马心急火燎地上去一把把她拽了下来:“我的亲姐亲嫂子哎,你咋这么慢呢,这电车还等着走呢。你再不下来要是电车把你拉走了我咋和我哥交代?”

    桂花嘴唇有些发白,她无力地笑了一下,看着近在咫尺地农学院迟迟不敢迈步,明西都走出十来米了,一回头发现桂花还在原地站着呢,只得拖着扛着行李又过来问她:“桂花姐,你咋了?这天不早了,咱得赶紧找到我哥,等天黑再找不到人可就抓瞎了。”

    “明西,我有点害怕。”桂花有些无助地看着明西,嘴唇紧张的直哆嗦。

    明西抓了抓脑袋,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你来看我哥害怕啥呀?他临上学前说你啥了?不能啊,要是他说你的话奶肯定削他。”

    一想起奶,桂花心里才有了点底,为了和明东的事,她千里迢迢从北岔来到冰城,要是现在胆怯了,她不就白来了。桂花闭上眼睛冷静了一会儿,才猛然往前走去:“咱走吧,快点的!”

    明西莫名其妙地跟在她后头,嘴里嘟囔了句:“怎么还神神叨叨了。”

    桂花大步流星地走到门口,里面看门的工作人员出来问道:“姑娘,你找谁?”

    桂花抚着自己的辫捎,露出一抹羞涩的笑容:“我找李明东,今年刚来的学生,我是他媳妇。”

    “李明东?知道知道,学习成绩很好,老师常夸他。”工作人员上下看了看桂花,忍不住说道:“原来李明东都娶媳妇了。”

    说话间,李明西已经扛着行李过来了,他抹了把头上的汗,咧嘴抱怨了一句:“桂花姐你走的也太快了,我在后头扛着东西都跟不上你了。”

    工作人员指了指明西,问桂花:“这是?”

    “哦,这是李明东的弟弟,叫李明西。”桂花连忙解释了一句,明西把行李放到脚边,从怀里掏出介绍信,工作人员一看名字确实对上了,便领着两人进了学校。

    “也是你们来的巧,要是再早来两天都不一定能碰上。”工作人员笑着说:“他们大一的学生月初的时候去农场劳动,昨天才回到学校,这个点估计他们还在上课,你们到那边楼底下等等他,再有十来分钟就下课了。”

    “谢谢你,同志。”桂花和明西客气地道了谢,便按照他的指引,一路走到教学楼下。明西把行李放到地上,自己往台阶上一坐,好奇地打量大学校园里的一切。

    桂花上完小学就没再念书了,她对校园的记忆早已陌生,看着时不时抱着书本走过的学生,不由地露出羡慕的神色。

    “这里真好。”明西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听说冰城工业大学也不错,我这次也要抽空去看看,等我上完高中也要考冰城的大学。”

    “铃铃铃……”很快,下课铃声响起,明西连忙从台阶上站了起来,又把地上放着的行李背在身上,左右看看,拽着桂花到旁边等着。

    一个个教室门打开,老师和学生们井然有序地从教室里走出来,有的学生在老师旁边询问不懂的问题,也有的三三两两一排,正在激烈地讨论着什么。

    明西踮起脚,努力地从人群中寻找明东的踪影,桂花有些忐忑地咬着嘴唇。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教室里出来,正是离家两个月的明东。只见明东拿着书本一边走一边在说着什么,旁边三四个同学都探头去看,似乎在听他的讲解。

    桂花的视线从明东脸上掠过,落在后头一个女生的脸上,只见她认真地看着明东的侧脸,眼里满是崇拜。那样的眼神桂花很熟悉,就和她看明东的时候一模一样。

    “哥!”东瞧西望的明西终于看到了明东,他高兴扛着行李就跑了过去,明东听到耳熟的声音,下意识抬头一看,正好看到满脸喜悦的明西,忍不住笑着在他肩膀上锤了一下:“你怎么来了?”

    “奶让我来的呗,你看谁还来了?”明西回头指了指桂花的方向。

    刚才跟明东一起讨论问题的几个同学也走了过来,纷纷问道:“明东,你弟来了。”

    “是的!”明东笑了一下,朝桂花招了招手:“桂花,来这边。”

    看到明东熟悉的笑容和依然亲切的称呼,桂花冷到底的心又慢慢地缓了过来,她走了过去,脸颊忍不住有些绯红:“明东哥。”

    “第一次出这么远的门累不累?”明东接过桂花手里的小包袱,转头和明西说:“我把行李先放我宿舍,然后带你们去食堂吃饭。”

    明东身边站着的一个男生闻言笑着说:“你还回什么宿舍啊,我给你捎回去得了,你赶紧带着弟弟妹妹去吃饭吧,坐这么远的火车,可得饿够呛。”

    站在明东身后一直默默看着他们女生忽然上前走了一步,笑着插嘴进来问:“你们男生就是粗心大意,李明东同学的弟弟倒是好安置,晚上在你们宿舍住就行了,你们就没想他妹妹要住哪里?”

    明东愣了一下,刚要开口,那个女生就笑着说道:“还想什么呀,住我们宿舍不就得了,正好秦明月请假回家了,让她住秦明月的床就行。”

    “那谢谢你,孟舒然同学。”明东客气地道了谢:“等吃了饭我把桂花送过去,到时候还得麻烦你出来接一下。”

    “都是同学,那么客气做什么?”孟舒然甜甜地笑着:“对了,你们不是要去食堂吃饭,正好我也饿了,一起吧。”

    这个点本来也快要到了吃饭时间,明东也没有多想,带着明西和桂花到了食堂,先找了个座位让桂花坐下,随即带着明西去打饭。

    明东在上大学期间,每个月有三十五块钱的津贴和粮票,如今各地虽然粮食供应依然紧张,但因农大有两个自己的农场,完全足够自给自足,因此学生们吃的还算不错。

    打了满满三份饭和菜,明东和明西端了过来,桂花把拿过来的筷子分给两人,见孟舒然还没有过来连忙悄声问了一句:“明东哥,你和那个女生熟吗?”

    “一个班的,说过几句话,但看着她挺乐于助人的。”明东只当桂花是害怕到女生宿舍借宿,又安慰了她一句:“没事,她们一个宿舍八个人都是我们班的女生,你不要怕,她们会照顾你的。”

    桂花听到这数量,忍不住惊讶地问道:“现在女生上大学的也这么多吗?”

    “我们学校不算多,像我们班就那八个女生,一个宿舍就装下了。”明东说着把菜里的肉挑出来,夹给了明西和桂花。

    孟舒然端着盘子拿着一碗汤过来,正好瞧见明东给桂花夹肉的场景,忍不住试探着了一句:“李明东同学,你对你妹真好。”

    桂花在家不少吃肉,原本想把肉夹回去,可听了孟舒然这话,反而大方的把肉在了嘴里,有些不好意思的一笑:“明东哥一直对我很好。”

    孟舒然听着这话,觉得桂花不像是李明东的亲生妹妹。她坐在桂花对面,趁着用勺子喝汤的时候,细细打量着桂花的脸:传统的鹅蛋脸,大眼睛,鼻子和嘴都恰到好处,皮肤不算白,但却显得十分活力,尤其是看着明东时含羞带怯的模样,连孟舒然都忍不住有些心痒。虽然有些不服气,但是孟舒然不得不承认,这桂花长的比一般人都好看。

    拿着勺子戳了戳盘子里的饭,孟舒然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们怎么到冰城来了?有什么事要办吗?我家是冰城人,这方圆几里我都熟,要是有啥事需要帮忙你们尽管开口,我和李明东是同学,你们不用客气。”

    明东闻言也抬起头来看着他俩,心里多少也有些奇怪,桂花红着脸低头不说话,明西看桂花不吭声,便把大实话往出掏:“这不我奶准备年底给我哥和桂花办喜事,我们家那边地方小,布料啥的没有鲜亮的颜色,所以我奶让桂花来冰城买些结婚的东西。可桂花一个女孩子出门我奶不放心,便让我跟着她,也好帮着拿东西。”

    虽然之前明东知道李老太的打算,但听到说买结婚的东西依然有些愣神。孟舒然脸色有些发白地看了看桂花,努力挤出一抹不自然的笑来:“你还有别的哥哥?”

    “没啊!”明西诧异地看了她一眼:“这不他明东我明西,就听名字也知道我没有别的哥啊。”说完了还哈哈乐了两声,指着孟舒然对明东说:“哥,你这同学问的问题真好玩。”

    明东没搭理明西,而是忍不住抬头看了桂花一眼,桂花正紧张地盯着明东的反应呢,两人正好眼睛对视在一起。桂花脸一红,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明东顿时慌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手足无措地挪开眼睛。

    明西没察觉什么不对,还乐呵呵地补充:“妈把柜子和炕琴都给你们打好了,桂花她妈来咱家给你们炕琴上画了八幅牡丹,别提画的多好了。桂花,等以后我结婚的时候,你能不能让大娘给我也画个炕琴?”

    桂花扑哧一笑,淘气地皱了皱鼻子,脸上带了一丝俏皮和可爱:“先等你找到媳妇再说吧。”

    明东打上初中起除了放假,其他时候就没怎么在家,而那短暂的相处,桂花在明东的印象里一直是微笑温柔的形象,就像传统女人那般,看不出一丝情绪的波动。

    可刚才桂花那一笑,却让明东的自以为是成了笑话。桂花活泼俏丽的样子瞬间打破了明东之前对她的固有形象。

    明东看着桂花有些愣住了,他这才意识到原来桂花和时下的少女一样也那么有朝气有活力。

    看着两人的举动和李明西说的话,孟舒然顿时没了食欲,还好她打的饭菜不多,低下头几口就吃了。她端着盘子站起来,没什么精神地说了一句:“我先回宿舍了,等桂花要过去睡觉的时候,你托人带个话就行,我下来接她。”

    明东道了谢,桂花看着孟舒然离开的身影,轻轻垂下眼帘:“明东哥,明天你带我们去看看四叔呗,等有空还得买东西呢,奶说得买些布料、暖壶、脸盆啥的。”

    “哦。”明东愣愣地应了一声,脑袋里好像乱成了一锅粥一样:“先去看四叔吧,买东西不着急,回头我带你们好好逛逛。”桂花眼里闪过一丝失望,一口一口地往嘴里塞着饭。

    吃完饭,明东把桂花送到女生宿舍楼下,正好有另一个同班女生路过,明东连忙叫住她,请她帮忙把桂花领上去,晚上多照顾下桂花。

    目送着桂花上楼,李明东想起刚才桂花说的话,顿时有些不知怎么办才好,明西看着时不时抓一下头发的明东,忍不住拿胳膊撞了他一眼:“你咋了?头发痒啊?”

    “不是!”明东领着明西走到操场上,两手握着双杠,一个挺身坐了上去。明西下巴压在双杠上,有些奇怪地看着明东:“哥你咋了?你这样倒和桂花有点像,我们从家里来之前她就和你似的,一会发呆一会揪头发的。”

    “明西,你觉得我应该娶桂花吗?”这个问题在明东心里憋了很久却一直没有想明白,新式婚姻不应该建立在爱情上吗?像他们这种包办的婚姻到底能不能产生爱情?他要是向这种包办婚姻妥协了是不是就代表着他封建糟泊妥协?一个又一个关于爱情的问题打夏天开始就纠缠着明东,让他对自己的婚姻和未来的家庭充满了迷茫。

    听到明东的问题,明西很不可思议地看着他:“当然得娶啊,桂花是你媳妇,打小领回来就是给你当媳妇的。”

    “这是旧式的包办婚姻,像我们这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不应该追求自由恋爱,结婚自主吗?”明东抓了抓脑袋,不知怎么才能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明西愣了半天,忍不住回了一句:“可是受过高等教育也不意味着就不要家里的媳妇了呀。哥,你是不是喜欢上别的姑娘了?想和桂花悔婚,然后去追求自由婚姻?”

    “不是!”明东烦躁地摇了摇头:“我没有喜欢别的姑娘,我就是没整明白喜欢是怎么回事,所以才不知道该不该和桂花结婚?”

    “结个婚咋还整这么复杂呢?你们上大学都学的啥啊?咋还给你脑袋整的不好使了呢?”明西撑着双杠也跳了上去,坐在了明东对面:“这桂花打小来咱家是不是为了给你当媳妇的?”

    “是。”明东想起桂花这些年在自己家里里外外操劳家务,脸上有些心疼。

    “那桂花有没有做错什么?”明西接着问。

    “没有,她是个好姑娘。”明东回答。

    “这不就得了嘛。”明西一拍巴掌:“你媳妇,又是个好姑娘,你为啥不娶?就因为她是奶回来的,不是你领回来的?”

    这么说好像也没错,明东迟疑地点了点头。

    “你对奶有意见啊?”明西怼了一句,明东吓得一哆嗦,立马摇头:“你别胡说八道,我对奶可没意见。”

    明西白了他一眼:“我和你说,咱奶那是目光如炬的老太太,她看人绝对不带错的,你瞅咱妈,咱三婶,哪个说起来不让外人竖大拇指。就四叔家那个是他自己挑的,你瞅那是啥玩意,去年过年回家差点没把奶气死,那眼睛就盯咱家柜子没离开。要是自己找个那样的还不如消停的听奶的话呢。”

    “我不是觉得桂花不好。”明东叹了口气:“我就是觉得不甘心,还没有体验爱情的忐忑和甜蜜就要踏入准备好的婚姻里,要是搁你,你甘心吗?”

    明西想了想,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觉得挺好的呀,桂花姐人也好、长的也漂亮,咱家人也都喜欢她哎,这么一说桂花姐还真不错。哥,你要是实在不愿意娶就算了,我回家和奶说我娶桂花,反正女大三抱金砖,省的我以后还得再找,万一到时候桂花她妈不愿意帮我画炕琴了可咋整,我老相中那牡丹了。”

    明东哭笑不得,一脚把明西从双杠上踹了下去:“合着你娶桂花就是为了那炕琴呀?”

    “也不是,主要是桂花姐人好,炕琴是搭的!”

    明东看着努力往双杠上蹦的明西,忍不住一脚又给他踹了下去,明西不乐意了,瞪了他一眼嚷嚷道:“你老踹我干啥呀?不说我娶桂花了嘛?”

    “你娶个屁!”明东下意识脱口而出,明西这下子不高兴了:“你不娶也不让我娶,你想让桂花上哪儿去?奶说桂花以前回娘家的时候都没地方住,只能在厨房里凑合一晚,要是咱家没人娶她,她还咋在咱家呆啊。”

    “我也不是不想娶她。”明东觉得自己的思绪更混乱了:“我就是觉得婚姻得建立在恋爱的基础上。”

    这些情啊爱啊的听的明西有些头晕,他也学着明东抓了抓头发:“那你们就恋爱呗,这不桂花在这呢嘛,赶紧恋,恋完了到日子就结婚。”看着明东若有所思的模样,明西抹了把汗:“我的妈呀,这恋爱什么的可真事多啊,我以后娶媳妇就让奶给我找一个,我可不整这些没用的。”

    明西的话像是一盏明灯,瞬间打散了明东心中的迷雾。

    明东认真思考了明西的建议,倒觉得十分可行,他忍不住咧嘴一乐:“要是恋爱我该先做啥?”看着明西险些晕厥过去的表情,明东连忙做了个安静的手势:“我想想,让我想想那本书上怎么说的?”

    “哥,你到底看的啥书啊?”明西无力地抓住明东的手哀求道:“求求你一定得告诉我!”

    明东丢过去一个“我懂你的”眼神,有些得意地说:“你也好奇了?是不是想知道恋爱是怎么回事?不过我觉得你早点,起码得考上大学再说。”

    “不是,我一点都不好奇!”明西摆了摆手:“我就是想知道是啥书,以后我见了一定离的远远的,这都啥破书啊好人都给整疯了。”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