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七十年代为军嫂 > 第 34 章(作者:暗墨沉香)
七十年代为军嫂

《七十年代为军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 34 章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晋江防盗章, 订阅超过50%才能正常阅读,希望大家支持正版!

    宁馨觉得自己重生的事有点蹊跷,怎么她出了车祸, 就重生了呢?到底她是因为什么重生的?丈夫是不是也跟她一样重生了?

    宁馨装了满脑子问号, 想在家好好琢磨一番, 到底怎么回事?

    结果她一琢磨重生的原因, 还真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惊奇事件。

    宁馨仔细凝神,感觉到她意识中有一个不寻常的东西,好像是个戒指。她看到戒指的形状,一眼就认出这是她和丈夫旅游时, 在路边的古董摊位上买的。

    前世车祸前, 宁馨和丈夫卓玉航加入个老年旅游团, 跟人到C省旅游。她在某个古董摊位上看上一对似银非银的古董戒指,上面带着青铜锈迹, 戒指上带着缠枝花图案,别有一番古韵,很得她的眼缘。对戒不贵,他们跟摊主讲价, 花了二百块就买下来。

    随后,宁馨又买了两根红绳, 把戒指系上, 跟丈夫每人在脖子里戴了一个戒指。虽然戒指不起眼, 但是老妻的一番心意, 不爱戴饰品的卓玉航为了哄老妻开心, 愣是没有摘下来。

    老两口玩得非常开心,没想到,返程路上却出了车祸。

    难道这就是她非要买的那对戒指,应该是。只不过她意识中感受到的戒指和原来不一样,青铜锈迹已经消失不见,戒指闪着亮银色的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宁馨马上联想到她无聊时看过的修仙小说,难道这是个储物戒,她是因为这个戒指才重生的?那么,丈夫应该也重生了吧?

    有了美好的期盼,宁馨的心跟快要跳出来一样。要说她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跟丈夫分享重生的喜悦。戒指既然存在,不用着急看。

    宁馨现在最想见到的,是车祸时拼命把她护在身下的丈夫。想起当时的情景,宁馨的心拧成一团,痛痛麻麻的,恨不能跟丈夫同生共死。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最重要的人,有的最爱父母,把孝顺放在第一位,有的最爱孩子,把儿女放到首位;有的最爱自己珍爱的人,把伴侣放到第一位。

    宁馨觉得,她跟卓玉航的感情就想爸爸妈妈的感情,再也找不到可代替的人选。即便是爸爸逝去,妈妈坚持不改嫁,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不会喜欢上别人,不少人劝她再嫁,也不乏优秀的追求者,但是她妈妈从没对爸爸以外的男人心动过。

    宁馨对卓玉航的感情也是如此,他们相爱到深入骨髓,已经割舍不下对方。

    宁馨有种感觉,丈夫一定也重生了,现在他应该在部队服役,可能没法过来找她。

    没关系,等她下乡时,就能见到丈夫了。

    宁馨集中精神向戒指发起精神链接,结果她真的感应到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风景如画的地方,但是里面像被隔离的世外桃源,感觉不到一点人气。

    戒指空间里约有几十亩地,最显眼的是个精致的木楼,楼前有一颗奇特的绿树,旁边还有个雾气渺渺的水湖,周围种着些奇花异草。就算宁馨认识很多药草,这里面的植物,大部分她都不认识。

    这里面既然能种植物,还有房子,人应该能进去吧?小说中描写的空间,有的不就能进人吗?想到这里,宁馨下床去把门插好,准备试试能不能进去空间。

    这会儿正好妈妈和弟弟都不在,宁馨才有机会试试。平时她和妈妈一个房间住着,根本没机会办点私密事。

    宁馨脱鞋上床,集中精神要求进入空间,还真让她给进去了。

    宁馨穿着袜子踩到空间的土地上,他对空间充满好奇心,也顾不得回去穿鞋了。

    宁馨来到竹楼前,问了一句:“有人吗?”

    然而并没有人回应。宁馨就推门进了竹楼里面。

    竹楼有两层,第一次是个空旷的厅室,里面靠墙摆着一套古香古色的木制桌椅,桌子上摆着一套玉质茶具,旁边摆着两个雕花木柜。除此之外,一楼再没有别的东西。

    宁馨没有动屋里的东西,她顺着拐角旁的楼梯上了二楼。

    二楼更简单,一个房间的空地上摆着两个蒲团,一看就像是练功用的。靠墙一侧摆着高高的衣柜,里面有几套看似绸缎的古典服饰,男女服饰皆有。另一个房间里倒是有个精美的雕花木床,上面还挂着淡紫色的轻纱,很有女人味,应该是女主人布置的。因为旁边连梳妆台都有,梳妆台上还摆着玉梳、玉簪等几件首饰。

    宁馨看完,没找到上一任空间主人留下的信息,便下了楼。

    宁馨进来后,感觉只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心里有点毛毛的。她没敢乱动里面的东西,生怕遇到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鬼魂。她记得小说中存在夺舍,她好不容易重生一回,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可不想作死。所以,宁馨没有动屋里的任何东西。

    比起竹楼里的一切,宁馨对外面的植物更有兴趣,因为她是个中医,自然对药材更有兴趣。这里面有些植物是她从没见过的种类,也许这些都是药材。

    因为她宁馨在一处发现几颗人参和何首乌这些认识的药材,所以她判定这里种的其他可能都是药材。

    不过,因为宁馨不认识这些药材,她没敢乱动,只是欣赏了一番,猜测这些植物的作用。

    宁馨转了一圈,最后停到那颗奇特的大树跟前。这颗大树的枝干就像龙爪槐一样,树冠如伞状,枝干盘曲如龙,有种奇特的美感。但是它的叶子很不一般,是巴掌大的扇形叶子,一个个垂挂在枝干上,一动不动,像是一副静态的画一样。

    宁馨在树前驻足,仔细打量这棵树,在考虑这棵树到底是干嘛用的。

    H省军区总医院。

    卓玉航在疼痛中醒来,然后他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痛得厉害,等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身上到处包着纱布。

    卓玉航有点懵,难道车祸后,有人把他送到医院。媳妇呢?她怎么样,也受伤了吗,严不严重?

    车祸时,卓玉航本能地抱住媳妇压在底下,以免她受伤。

    卓玉航认为自己能活下来,媳妇一定也还活着。

    可是等卓玉航转了转脑袋,发现屋里的摆设之后,却茫然不知所措。

    这是医院吗,怎么看着有点落后,还有点熟悉?

    因为卓玉航发现,他所呆的病房并不是一个现代化的医院,而是像记忆中很久以前老医院的样子,墙围子是的淡绿色油漆,生锈的铁床,木制的桌子,上面摆着为“人民解放军”字样的搪瓷缸子,这一切都显得不同寻常。

    卓玉航本就善于观察,他立马发现不对头。

    这是咋回事?怎么看着像时光倒退几十年的样子?

    卓玉航不免想起媳妇提到的小说,好像有主角重生、修真啥的。难道他是重生了?如果他重生了,媳妇呢,是不是也重生了?

    卓玉航恨不能马上爬起来找媳妇。可他身上绑着绷带,跟木乃伊似的,根本没法动弹。

    就在这时,一个穿白大褂的护士走了进来。

    既然前世宁馨没有因为卓玉航失去生育能力离开他,现在更不会为了别人甩了他。再说玉航对她可以说是千依百顺,她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对象去,别人还不一定能赶上他呢。她为什么又放弃□□好的男人,再找别的男人,费那劲干嘛?

    林可欣盯着宁馨问:“说起来他条件还是不错的,你不喜欢他吗?”

    他们这个年龄段的姑娘,顶多再过一年,就到了找对象的时候。叫她说,郑东林算是个不错的对象。如果他喜欢的是自己,她会多加考虑的。可是郑东林对于宁馨有意思,她就别多想了。

    宁馨皱着眉说:“我跟他不熟,你可别把我和他扯一起。”她可不是爱吊人胃口的人,若她不喜欢那人,定然早早回绝,不给人遐想的空间。

    “你也真是的,自己才多大年纪,自己还没对象呢,就想着给人做媒,尽操闲心。”宁馨看着两人关系不错的份上,提醒了一句。

    宁馨觉得林可欣真是淡吃萝卜咸操心,姑娘家家的,管这种闲事干嘛?管不好就惹一堆麻烦。没看两口子打架,最喜欢找媒人调解吗?

    “行啦,你别生气,我要是跟你不熟,才不会管这闲事。”林可欣冲宁馨讨好地笑了笑,“这不快过年了吗,我想找你去大楼逛逛。”

    林可欣说逛逛,就真是逛逛,只看不买。在这一分钱恨不能分成八瓣花的年头,林可欣暂时又没上班,手头哪有零花钱买东西。只不过过年时百货大楼会来些新货,她就算买不了,可以一饱眼福。

    因为妈妈还没回来,宁馨暂时没心情出去逛街,“改天再说吧,我不太想出去。我妈去看我姥姥和姥爷了,还没回来呢,等她回来我再出去。”

    林可欣撅着嘴巴说:“噢,那好吧,我找我姐跟我去逛,说不定还能让她给我买点东西。”她姐姐已经工作了,虽然大部分工资交给家里,但她每个月会截留点零花钱,比林可欣手头宽裕。

    两人聊了些杂七杂八的事。宁馨跟林可欣聊过后,觉得自己重生回来,跟林可欣之间产生了代沟,她纳闷自己以前就跟林可欣一样的想法吗,除了想吃就是想穿,要不就是盼着找个工作赚钱养家。前世这个时候她最希望什么来着?应该是希望姥姥姥爷平安无事,快点躲过这一劫,让他们回到以前那个温暖和乐的大家庭。

    宁馨为了招待林可欣,把家里准备的过年吃的瓜子拿出来,分给她吃;她还拿出烤熟地瓜给林可欣吃。这生地瓜还是何奶奶让她烤着吃的。他们用着煤球炉做饭,不做饭时会把炉子封住,这样就可以在炉子边上放两块地瓜烤着吃,烤出的地瓜香又甜,比地瓜干可好吃多了。

    城里人吃供应粮,还是细粮占得比例大些,所以大家对地瓜并没有厌烦,偶尔吃还觉得很好吃。不像乡下人,几乎天天吃煮地瓜,喝地瓜粥,吃地瓜面窝头……几乎顿顿地瓜,地瓜吃多了会烧心,乡下很多人吃厌了,一辈子不吃地瓜都不会馋。

    等林可欣走了之后,宁馨就跟弟弟在家,她在教弟弟初中课程,等学校复课之后,弟弟肯定要去上学。现在让他在家多学学习,将来好考个好大学。

    腊月二十八这天,宁逸再次提起:“姐,也不知道咱妈今天能回来不?再过一天,可就大年三十了。”

    宁逸到底还小点,快过团圆年了,妈妈还没回来,他心里会感到缺了一块。宁馨还好些,她知道妈妈早晚会回来。

    何奶奶跟两姐弟说:“没事,就算你妈不回来,家里还有我呢。”

    两姐弟还是盼着妈妈早点回来,直到大年二十九这天,舒怀敏才从火车站赶到家。

    “妈,你总算回来啦。”宁逸见妈妈回来非常开心,他赶紧接过妈妈的提兜和一个布袋。

    布袋有点沉,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妈,快进屋吧,外面很冷。”宁馨见妈妈的手冻得通红,赶紧给她倒热水洗手洗脸。

    何奶奶听到动静,也跑来问:“怀敏,你总算回来了,俩孩子就怕你过年赶不回来。”

    “我紧赶慢赶总算到家了,主要是火车票不好买,我多等了两天,最后还是托人买到的。”

    宁馨着急知道姥姥姥爷的情况,赶忙问:“妈,我姥姥姥爷还好吗,还有二舅,他们都在一起吗?”

    “嗯,在一起。他们刚去的时候受了点罪。你姥爷和二舅不是都会医术吗,后来他们帮当地人看病,那里的人就接受了他们,对他们还不错。还有人偷偷给他们送山货做菜吃。这不,你姥姥还让我带回一些来。”

    宁馨倒是知道姥姥和姥爷的一些情况,可那不是时间久远了吗,她就怕姥爷和姥姥遇到意外状况。这会听到姥爷他们没事,她就安心了。等她下乡后,也要抽时间去看姥爷和姥姥。

    何奶奶叹口气,庆幸地说:“只要人平安无事就好,你们早晚有团聚的一天。”

    世道总不能一直乱,早晚有平定的一天,这是何奶奶作为老辈人的经验。那时候小日本入侵,后来还不是把他们赶出去了?所以,何奶奶认为,国家动乱是暂时的,以后总会安定下来。

    舒怀敏说:“爸妈和二哥都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以后我每年抽空过去看看他们,平时再给他们寄点用着的东西,暂时只能这样照顾他们。”

    宁馨提醒妈妈:“妈等过了年,咱们也去看看大舅他们吧!”

    “行,咱们一起去。馨馨长大了,知道疼人了。”

    何奶奶跟着夸奖:“馨馨和小逸都是乖孩子,馨馨还给我按腿,还别说,她按了真管用。小逸这孩子勤快,眼里有活,现在连点重物都不让我拿。这俩孩子你教得好,可让人喜欢了。”

    舒怀敏客气说:“他们是小辈,对您好是应该的。要不是您,我们哪能住上这么舒心的房子?”

    何奶奶听了舒怀敏的话笑得不行,“咱们不用捧着对方了,咱们住在一家,就像一家人一样。”

    前两天,舒怀敏还没回来时,宁馨和何奶奶合力做好了过年吃的饭菜,比如炸带鱼、炸藕合、炖肉、蒸馒头和包子等等,这些足够他们吃好几天。

    宁馨和宁逸还合力打扫了家里所有的房间,把灰尘打扫干净,希望来年有个新气象。所以,舒怀敏回来就省事了。

    “馨馨,你还挺能耐的,啥时候学会做炸货了?”舒怀敏问起女儿。

    以前跟婆婆一起住的时候,家里都是婆婆和大嫂做饭,或者是她做,让女儿动手的机会可不多。

    宁馨不动声色地自夸:“妈,我这是天赋异禀,对厨艺有天赋。这做饭不就跟熬中药差不多吗,要注意火候,还要会调味,只要把这两点把握好了,做出来的饭菜应该不难吃。”

    做饭做菜的技能,当然是她前世学会的,还是下乡后学会的。这可没法说出来,宁馨只能把自己夸出花,说自己对做饭有天赋。

    “我尝了尝你做的菜,还不错,是挺有天分的。”舒怀敏笑着夸奖女儿。

    宁逸插嘴说:“妈,我也觉得姐姐做饭好吃。”

    其实宁馨的厨艺也就一般水平,宁逸觉得姐姐做饭好吃,而是平时很少吃到如此丰富的食物,这次赶上过年,做的菜有肉也有油水,平时伙食一般的人,肯定吃着好吃,要不大人孩子都盼着过年呢?

    而卓玉航认识的繁体字不多,就连武学秘笈都读不通,有些读不通这里面的所有秘笈或药书。

    宁馨找到那部分关于奇异树的资料。原来这种树是武界少见的一种树,叫龙血树,因为它的形状像龙须龙爪而得名。龙血树的作用很多,尤其对武者来说,十年内的龙血果可以解毒;百年内的龙血果可以用来炼药,增强修为;百年以上的龙血果直接服用,就可以增加修为。

    这种龙血果在武界不算是稀罕物,但是普通武者也难以得到,尤其是直接增加修为的龙血果,更是难得,让武者们趋之若鹜,争抢夺取这种果子,或自己用,或给自己的子孙用。

    宁馨又找出介绍药材的书籍,看着看着就入了迷,情不自禁沉浸其中。她这一入迷,自然把卓玉航撇在一边,顾不上了。

    卓玉航不开心,媳妇一看到关于医学或药材的书籍就会入迷,把他忘得一干二净,这点非常不好。

    卓玉航盘算着得让媳妇教给他认繁体字,或帮他改写成简体字,这样就不用他费劲学习繁体字了。

    卓玉航看媳妇津津有味地看起那些书籍,他委屈地说:“媳妇,今天可是大年三十,你不陪陪我吗?”

    宁馨一时看得忘乎所以,并没有把丈夫的话听进去,因而没有回答。

    卓玉航见媳妇不搭理她,忍不住凑到她身边,戳戳她的胳膊,“媳妇,你没听到我跟你说话吗?”

    “怎么啦,等我看完这点。”

    卓玉航锲而不舍地说:“媳妇,今天可是大年夜,你别这么用功了,陪陪我吧!”

    卓玉航说得可怜兮兮的,还伸手把媳妇的头轻轻转向自己,非得要转移媳妇的视线,让她注意到他。

    宁馨放下手中的书问:“变年轻了还这么缠人,你想让我怎么陪你?”

    卓玉航说:“媳妇,我有很多不认识的繁体字,不如你教给我认。”

    这样他就能跟媳妇多相处一会儿,回头他再让媳妇帮他把秘笈翻译过来,看看能不能练成。卓玉航是想早点认识武学秘籍,赶紧学习,万一学成,那他就多了一项保命的本领。

    就算他没练过武,也知道练武过程不容易,不是那么好成功的,卓玉航还真怕练不成。不过,若真练不成,那他也没法强求。那他只能把空间当成金手指,用来存存东西或种点粮食蔬菜了。

    卓玉航拿过一本关于练内气的秘笈过来,说:“繁体字真难认又难写,好多字我都不认识。”

    宁馨听了这话乐了,“这就看出你才疏学浅来了。简体字是繁体字演化来的,以前古人可是使用繁体字。”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