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科幻 > 巡狩万界 > 第四十八章 破晓与风暴~(明天这一卷万界~)(作者:阎ZK)
巡狩万界

《巡狩万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四十八章 破晓与风暴~(明天这一卷万界~)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死寂之中,楚烈轻轻拔出长剑,酒吞童子的身躯离开了他,却依旧能够笔直站立,在茨木童子陡然暴起的愤怒咆哮和大天狗的怒喝声中,在战场短暂的骚乱,以及迅速的平息之中,楚烈后退一步,右手持剑,轻轻叩在自己的心口,神态肃穆。

    “你这是……在对你的敌人行礼?”

    一旁,协助青行灯擒下千鬼姬的阴阳师金刚寺伊织甩动着自己的短剑,看着楚烈的动作,挑了挑眉毛:“看你这样子,差点死在他手下吧?”

    “尊敬对手,有错吗?”

    楚烈头也不回,漠然回应:

    “无论意志还是力量,他都值得尊敬。”

    “尊敬对手,杀死对手,这是战场之上应有的礼节,也是他应得的待遇。”

    另一边,陷入了狂怒的茨木童子迅速被更为老辣的大天狗击败,陷入了昏厥之中,而那些放下了兵器的妖怪们也没有了战斗能力,再加上酒吞童子最后的命令,并不曾造成太多的混乱,血与火的夜色之中,楚烈将长剑缓缓回鞘,身躯之上的伤势和近乎于油尽灯枯的劲气令他现在整个人都陷入了某种极致的疲倦当中。

    咔嚓一声轻响,长剑归鞘,楚烈深深呼出了一口浊气,神色复杂:

    “结束了。”

    “嘀宿主击杀变异相柳残魂。”

    “嘀相柳记忆碎片被系统吸收,开始解析过程,残存大量无主妖魂涌入黎明圣剑。”

    “黎明圣剑位格提升!”

    “黎明圣剑威力小幅度上涨,虎魄鸾魂激活,获得崭新的力量,黎明圣剑的攻击可切换为强力类虎魄模式,以及袭击神魂的鸾魂模式。”

    “黎明圣剑虎魄”

    “以气催力,猛虎狂啸之中持剑狂斩直下,此状态下,黎明圣剑将会将宿主的力量以数倍放大,长剑在手,可以力敌千军。”

    “黎明圣剑鸾魂”

    “鸾凤齐鸣,攻其心魄,与剑相击者每一息都会受到一次魂魄冲击。”

    “是啊,结束了,这个荒唐的夜晚。”

    天空之中,因为妖力而汇聚的云雾缓缓散去,源悠斗重重松了口气,双目之中那种妖异的锋利感觉也随之消失不见,抬眸看着眼前这几乎算得上惨不忍睹的街区,不知为何,从心底升起了某种极为疲惫的感觉。

    “……这次,你也做的不错,悠斗。”

    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源悠斗微微一愣,下意识循声看去,就看到振翅飞在空中的大天狗朝着他竖了下大拇指,脸上的面具微微揭开,明明是豪气冲天的妖族总大将,但是在源悠斗看来却有某种熟悉的滑稽,令他不由得失笑,刚刚心中浮现的无力和疲惫也随之消散了不少

    无论如何……作为人类,也作为妖族总大将的孙子,还是要认认真真活下去才行,只要努力的话,人和妖的问题,应该也是有转机的吧……

    心中胡思乱想着,源悠斗抬起朝着自己的爷爷露出了一个无奈的微笑,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声清脆的响声在他耳边响起,就像是水晶摔裂在地面上一样,天空之中的夜幕微微一亮,随即便有无数细碎的裂痕在细碎的咔嚓声中直接密布了整个天际。

    “羽刃……风暴!”

    混杂着癫狂与快意的怒吼声响起,风暴席卷落叶,宛如怒龙狂啸一般横贯了夜空,朝着大天狗射去,后者依旧朝着自己的孙子坏笑着,身形随意一偏,就轻易地躲开了源的攻势,但是,下一刻已经彻底崩碎的夜空却骤然炸裂,夜幕之外,是宛如晨曦一般明艳的光,一束金色的流光直接笔直而下,重重贯穿了正对着源悠斗的大天狗。

    轰!!!

    淡金色的流光轰击在地面上,大地在瞬息之间崩裂泯灭,大天狗的身形骤然僵硬,一点一点地垂下头去,在他的心口处,一个碗大的贯穿型伤口边缘依旧纠缠着淡金色的雷霆,堪称疯狂地吞噬着他的生机。

    “……………十二镇魂……阵?”

    不敢置信地低声呢喃着,大天狗身躯微微一晃,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跌坠下来,在他上空,更在那飞速崩裂的夜幕之上,一道道闪耀着神圣光辉的阵环亮起,缓缓逆向着旋转,云雾被照亮,一层层之上穹顶之上,而在那些云雾阵盘之上,一名名或是穿着铠甲,或是穿着长袍的男女神色肃然地俯视着下方。

    “爷爷!爷爷你这么样?!”

    源悠斗疯了一样冲到了大天狗身旁,双臂将气息迅速萎靡下去的大天狗紧紧抱在了怀中,神色慌乱,看到那堪称直接毁灭了心脏的霸道一击之后,少年的眼眶瞬间变红,“这……这是……”

    “不,不可能……莹草!莹草你在哪,过来”

    但是老者现在却没有看向他,只是死死地瞪着振翅飞翔在空中的源,嘴唇微张,便有鲜血不住地涌出,声音神态之中都充满了悲伤和愤怒。

    “孽子!孽子!”

    “竟然……竟然去勾结所谓的神?!咳咳咳……”

    “哼!”

    源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狞着脸庞冷笑道:“作为妖族,不能够恣意行为,又有什么意义?我本以为酒吞可以和你们拼到两败俱伤,但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废物!”

    “我也只好提前开始!”

    “退下吧,源。”

    浩大而没有丝毫情绪的声音打断了源的冷笑,站立于云端之上的一名高大男子漠然地看着下方的一切,用陈述的语气平静开口:“足足三百年……大天狗,我等这一天,太久了。”

    “布阵。”

    “我等为在此引起灾祸污秽者,皆当接受讨伐,”

    嗡嗡嗡……

    一道道流光从天际滑落,闪电般便坠落下来,将这一大片区域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无论是百鬼还是妖怪,甚至于是那些阴阳师,都全部被笼罩其中,源的面色一变,怒身道:

    “毘沙门天!你什么意思?!”

    “这位神明!”

    另一道女声紧接着响起,阴阳师的队伍之中一位有些年纪的女子,抬首看着天际云端之上那些高大的人影,脸上有些许敬畏之色浮现,恭敬开口道:“我等是京都的阴阳师,来此是为了拔除灾祸。”

    “可否能够让我等先出去?”

    “京都的阴阳师?”

    高大的神明目光看向了那位女子,以及她周围的阴阳师们,那位女子神色更为敬畏,腰身弯下:“是的,敬畏的神明,我等……”

    嗤啦

    淡金色的流光闪过,女子的话语声戛然而止,目光不敢置信地垂落,在她的心口,同样有一道光滑无比的贯穿性伤口,嘴唇嗫嚅了两下,随即直接就软到在地,生机迅速消散,而即便是这个时候,她的脸上依旧还残存着某种混杂着恭敬和恐怖的神色。

    “塾长?!”

    “该死!”

    身边的阴阳师一阵骚乱,留着络腮胡子的田中两步扑上前去,手掌搭在了女子的脉搏处,只是瞬间,他的脸色就变得一片铁青,抬眼看着天空之中高高在上的神明,手掌握得死死地,一字一顿几乎是从牙缝之中挤了出来:“塾长死了……”

    “魂飞魄散……”

    “什么?!”

    “怎么会!”

    那些阴阳师之中隐隐有几声含着怒意的声音响起,那位面相刻薄的渡边小姐深吸了一口气,原本因为战局结束而垂落在腰边的手掌再度抬起,淡淡的灵力波动之中,数道符咒在她的身边缓缓浮空,微微旋转着,身躯之上,没有悲伤绝望,唯有一腔锋锐之意,宛如长剑出鞘,猛虎探爪,剑锋直指天空丛云深处。

    一口有些粗大的牙齿紧咬,面容冷硬,一字一顿,决然开口:

    “六根清净!”

    而在同时,大天狗的手掌抓住了源悠斗的手腕,后者神色一怔,但是随即便充斥着悲伤之色老者原本那充沛无比,似乎能够力拔山岳的手掌现在却无比地微弱,老者的双目瞪大,看着眼前自己的后代,挣扎着开口:“……悠斗……跑!”

    “……去楚烈那里……活下去……”

    “保护好……”

    双瞳瞪大,大天狗目中的神光散去,苍老的声音戛然而止,握着源悠斗手腕的手掌无力地松开,摔在地上,发出了啪嗒一声轻响,但是源悠斗却如遭雷噬一般身子猛然一颤,意识瞬间就变得一片茫然,天际之中有着无数的金色流光激射而下,有人在奔跑,有人在怒吼,有符咒的光辉,有妖气的碰撞,大地崩裂,不时有死者倒地。

    但是这一切和源悠斗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血泊之中,十六岁的少年宛如失去了灵魂一样,呆呆地抱紧那具失去了温度的身躯,抱得再紧一些,再紧一些。

    ………………………………………………………………

    轰擦!

    楚烈掌中长剑出鞘,骤然化为一道寒芒,将一道道射向他的淡金色流光斩碎,双目之中寒芒迸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更为璀璨晶莹的流光陡然混杂在那些浅金色之中,趁着楚烈后撤一步的空当,在他的眼前径直地爆炸开来。

    楚烈的瞳孔骤然一缩,金光之中,似乎有一位仪态尊贵的女子负手漠然看着他,幻象散去,他周围已经出现了一个金色的结界,将他束缚在其中。

    铮铮铮!

    黎明圣剑陡然一声剑啸,顺势劈斩而出,金色的剑气明艳,但是撞击在了那金色的结界之上,却只是迸射出了一道道璀璨的流光,结界之上就连一丝的涟漪都不曾出现,令楚烈的瞳孔微微一缩。

    “放弃吧,不知名的神。”

    就在此时,漠然的声音在楚烈的耳边响起,那位最为高大,穿着厚重铠甲的神明将目光投向了楚烈,声音依旧古古井无波:“天照大御神专门为你分出了一道力量。”

    “这力量与你的力量一致,同样是破晓大日之力,不要想出来了。”

    声音之中,楚烈却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只是不住地劈斩攻击,剑气纵横,却被那结界全部承受,而在另一边,源悠斗的神色依旧呆滞,一道凌厉的破空声响起,淡金色的流光激射,映衬地源悠斗的脸庞微微泛光,但是就在那光束即将贯穿他的时候,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却突地出现在他身前。

    嗤啦

    血肉被贯穿的声音之中,一捧温热的鲜血溅射到了源悠斗的脸上,鲜血淌入眼帘,刺痛的感觉直直反应在心底,源悠斗身子一颤,呆滞地缓缓抬头,便看到了一道背影撑开了结界,阻挡着那些淡金色的流光,看到了面相刻薄的渡边小姐一手捂着自己的肩膀挡在了他的身前,那张脸庞之上眉头蹙起,带着宛如往常上课一般的严厉:“源悠斗!”

    战场之上,她却这样诘问着。

    “何者为阴阳师?!”

    源悠斗下意识地回答:

    “从占卜之象,遵阴阳之道……”

    “你记好,阴阳师遵循的道路并不是杀戮,而是平衡……”转过身来,面色苍白,却异常严厉的渡边小姐伸出手来,轻轻抚平了源悠斗散乱的发丝,声音放缓低吟:

    “人世清净,鬼界安宁,四季轮转,八方平安。”

    “悠斗,你很强,在往后的日子里面,作为一名阴阳师,光明正大地活下去吧!”

    啪

    手掌猛然用力,源自于东方的寸劲技巧瞬间将源悠斗的身躯狠狠地砸飞出去,身后撑起的结界正在一道道淡金色所谓天罚之下崩裂,渡边深吸口气,一张张符咒漂浮起来,微微旋转着,共鸣出了强悍的力量,火焰燃起,瞬间便吞噬了渡边那瘦小的身躯,火光之中,那张因为刻薄而并不好看的脸庞之上满是凛然的姿态。

    这便是告别了……

    低声呢喃着,脑海之中回想起了那位大人之前发出的简讯,即便是在最后关头,不惜以身点燃着符咒的渡边面容之上没有丝毫的犹疑之意

    燃烧着自己,承担着因袭的重担,肩扛着黑暗的闸门,照亮下一代前进的道路,

    作为师者,这本身便是最为壮烈的落幕。

    双目微阖,阴阳师沉声肃喝:

    “六根清净!”

    断去污秽烦恼,重归清净自在!

    “六根清净!”

    “六根清净!”

    宛如盛大的开幕,紧接着便有一声声凛然肃喝之音连连响起,一位位中年阴阳师挡在了他们的弟子面前,结出了咒印,没有丝毫的犹豫怒喝而出,以魂魄化为的符咒,那种明亮的火焰照亮了那些年轻阴阳师的双瞳和那些悲伤的脸庞。

    “去!跟着所有人,等一会儿结界一破,就冲出去!”

    “往边缘走!”

    田中一把将一个娇小的少阳师推搡向了这巨大结界的边缘,微眯了双眼,感受到了周围燃起的火光以及无数符咒之中那些熟悉的意志,满是络腮胡的面容之上露出了复杂的微笑,习惯性摸着口袋,却摸了个空,无奈苦笑道:

    “可惜……没带烟。”

    粗大的手指结出了咒印,中年阴阳师收敛了神情,眉目带着温和的笑,看着自己的弟子们,柔声道。

    “六根……清净!”

    轰!!

    符咒被以魂魄点亮,化为蓝白色的火光冲天而起,以人心为基础,燃起的火光即便是神明的气息,也难以抵挡,云端之上的神明之中传来了一道道惊呼,作为除魔司的精锐阴阳师,金刚寺伊织神色微变,不知为何,一种极度的不安浮现在她的心中。

    似乎有什么东西,马上就要远她而去……

    “没想到……为了灾祸准备的,竟然要用在神明身上。”

    远处除魔司的楼顶之上,一声巫女盛装的十六夜舞神色复杂地看着远空那透过了金色光辉的湛蓝,脚下,一张张符咒缓缓旋转着飘起,巫女闭合了双目,有火光温柔地舔舐着她的身躯。

    “只有抱定必死的决心,才能够使得生命绽放出夺目的光辉,作为尊贵的神明大人,一定不懂吧?”

    巫女嘴角带着一抹浅笑,但是身上的火光却骤然大亮,空气之中,似乎有着声音在嘶吼,在咆哮,在怒吼着,夜风呼啸,宛如应答着这声音一般,巫女手掌持着白色的和扇,白衣绯裙,于蓝焰之中起舞,声音婉转,曼声长吟:

    “此生乃置于叶上之白露,宿于水中之新月,咏叹京国之花,玩弄南楼之月。”

    “人生五十载,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乎?”

    吟唱声落,少女柔柔伏身于地,那身躯之上,再无半点生息。

    轰!!!

    下一刻,强悍却温柔的气息在这里燃起,战场之上,那些以生命点燃的符咒猛然大亮,朝着云端之上冲去,来自于神明的凄厉惨嚎声中,原本宛如天谴一般的结界骤然崩碎,年轻的见习阴阳师们神色微怔,变听到了一声怒喝,“走啊!”下一刻,这些眼眶通红的阴阳师们转身冲出了这个巨大的结界,一直朝着前面冲去,身后的结界以极快的速度修复者,最后一名少女冲了出来之后,神色却突然一变:

    “不好……悠斗还在里面!”

    “什么?!”

    “现在不是管他的时候了!”一名十七八岁的男生赤红着双目怒吼,扫向自己的同伴,神态狰狞宛如择人而噬的恶鬼:

    “回阴阳塾,通报总部!”

    ……………………………………………………………

    在飞速修复的结界内部,源悠斗脚步踉跄地前行着,在他身周,失去了领袖而实力降低的百鬼不断倒下,但是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只是朝着自己爷爷的方向走去,脑海之中,一片浑浊,那个诡异的梦境再度浮现,不住地与现世混杂,同样是一层层代表着祥和的云雾,同样是那些气势不凡的神明,同样是火焰与血液的气息。

    这是梦吗?

    还是现实?

    每一步踏下,就像是踏在了云雾上,虚不着力,也像是他的内心一样,脚步停驻,源悠斗缓缓半跪下去,看着自己爷爷已经冰凉下去的身躯,直到现在,他仍旧难以想象这是真的,双目茫然,看着那熟悉的面容,但是就在这时,突地凌厉的破空声响起。

    一道金色的流光直直朝着他激射过来,他茫然的双目之中可以看到空气被排开,化为气浪,可以看到逐渐扭曲的空间,可以看到在这流光不远,急促冲来的莹草。

    脚步声中,莹草猛然前扑,挡在了源悠斗身前,但是后者的眼前却一片茫然,心脏的跃动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激昂宛如战鼓轰鸣,现实和梦境在这瞬间相连,视野被替代,或者这本就是现实……

    他看到了无数的神明!

    看到了扭曲的祥云,看到了燃烧着的血液!

    看到了倒下的爷爷,看到了为了他能够活下去,燃烧自己的老师,看到了……

    那道桀骜不驯的身影!

    手持战弓,斜带着面具,一己之力与诸神并肩,一人之躯,逆伐苍天!

    心脏在疯狂地跳动,他看到那身影转过身来看着他,他看到了明亮而熟悉的双眼,看到那人嘴角挑起一抹豪迈不羁的弧度,缓缓张开了双唇。

    另一处,天照的结界之中,楚烈停止了不住劈斩的动作,双手握紧了黎明圣剑,剑锋缓缓抬起,呼吸声变得悠长而沉静,一抹锋锐浮现在了黎明圣剑的剑锋,双目微阖,狼狈的骑士叩问着自己的内心。

    “什么是黎明?”

    “这些神明,为了渔翁之利坐看着灾祸的屠杀,得知了他们这幅面孔的阴阳师,也难逃一死……”

    “这样的力量,是黎明吗?是破晓吗?”

    “破晓,黎明,是一种力量吗?”

    “我所追寻的……只是力量吗?!”

    话语声微微一顿,楚烈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斩钉截铁。

    “不是!”

    哗啦

    剑锋之上,纯白的火焰汹汹燃烧着,由纵死无悔的虔信者灵魂点燃的火焰,只对此世之恶产生作用的火焰,在剑锋之上灼烈地燃烧着,楚烈的双目骤然睁开,双目之中,光辉璀璨,长剑抬起,淡金色混杂着纯白的火焰化为剑气,冲天而起,轰然巨响之中,黎明的剑锋不住震颤着,宛如呼唤,宛如雀跃,宛如高声的呼喊!

    “即便是神明,挡在我的正道之前,便是邪魔!”

    “他们的破晓和黎明,便是黑暗!黑暗,就要斩破!”

    手腕一震,楚烈双手抬起,人类的黎明被高举,宛如深渊一般幽深的双瞳之中,无比明艳的光在跃动。

    “斩!!!”

    另外一边,源悠斗黑色的短发飞速地生长,化为了温柔的纯白,搭在了肩膀之上,背后,一对苍劲有力的翅膀哗啦展开,黑羽尖端,却有着尊贵而璀璨的金色流动着,妖异混杂着神圣,宛如妖怪与神明的结合,双目变得清澈,源悠斗随手捏碎那道金色的流光,嘴角挑起了猖狂的弧度,抬起了右手,直指苍天。

    怒吼的狂风之中,桀骜不驯的怒喝响起。

    “天下啊!!”

    “魑魅魍魉之主,源悠斗……”

    “参上!”

    ps:针对大天狗的第一是暗杀手段,第二是蓄力了许久,力量不一样,夜幕之中存在结界,大家应该都看出来了,但是还是解释下下,今天这一章不适合拆分,所有就这样了,满满的诚意!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