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魔法 >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 > 第346章 珺琪往事五三——彩虹的决心(作者:橙子黄了)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

《遇见你是冤还是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346章 珺琪往事五三——彩虹的决心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我回学校之后齐正哲便和齐彩虹正式进行了交往。

    齐彩虹是早就爱上齐正哲了。她之所以和余银山还一直维持着恋爱关系,是她不能确定齐正哲的感情取向。一旦齐正哲绝望于我的过往,她就放弃了余银山的感情。

    “这一天,我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齐彩虹和齐正哲散步在通往小河的小路上。

    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月亮躲在云层里,四周黑乎乎的。

    这是他们白天商量好了的,晚上九点一起关店门,然后到郊区散步。

    “我只是怕会伤害余银山。”齐正哲说。

    “我会和余银山说清楚的,”齐彩虹试着牵上齐正哲的手,“哲哲,你知道吗?两年前我就和他摊过牌,我说我不喜欢他,要和他分手。”

    “是你二十岁那年吗?”

    “阳历二十岁生日的第二天。”

    “我和琪琪去了你家,大家还唱了歌。”齐正哲把外套脱下来披在齐彩虹身上。郊外深秋的夜晚已经很凉了,齐彩虹穿得太单薄了。

    “我向余银山提出分手,我告诉他我对他已经没有一点感觉,可是他死活不同意,他说他对我很有感觉,他永不放手。”

    “那时你已经喜欢上我了吗?我怎么看不出来?”齐正哲说。

    “否则我干嘛要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聚会?只是你眼里都是郝珺琪,又怎么会注意到我?更可气的是你还带上了郝珺琪。”齐彩虹假装生气并且一拳捶在了齐正哲的手臂上。

    “后来呢?”

    “后来也吵过好几回。只是余银山心胸确实很宽,也确实对我痴情,而你和郝珺琪的结果非要等到她初中毕业方能揭晓,也就作罢了。”

    “这么说你是一颗红心两种准备。”

    “这不是被你逼的吗?其实余银山也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我没有隐瞒,所以他也在等。他说只要我死心了,才会死心塌地嫁给他。”

    “唉——”齐正哲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

    “我在感叹造化弄人。”

    “所以明天我就要找余银山摊牌,彻底地摊牌,不能给他一点希望,”齐彩虹顿了一下,“我不能害了他。”

    “不能在等一段时间吗?”

    “不能。”

    所以,齐彩虹第二天就去找余银山摊牌。她找了个理由让母亲为她守店,和余银山去了沙洲。一同前去的还有余冬荣。

    河堤上的小草已经枯黄了。一丛丛干枯的巴茅草在秋风中飘摆。

    “银山,这一次把你叫到这里来,叫到这个留下过我们的欢声笑语的地方,见证过我们互相倾慕的地方,并不是要讥笑否认我们的过往,而是告诉你,我们只能做兄妹。”齐彩虹说。

    余银山不语。可以听见风刮过头顶的声音。

    “两年前我就提出过分手,可是你说你要等,一定要等,不管什么结果都不会后悔,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你真的不要再等了,因为我等的已经等到了。我等的等到了,就意味着你等的怎么都等不到了,对不起。”齐彩虹说。

    余银山还是不语。可以听见鸟儿在树丛中飞动的声音。

    “感情这东西强扭是不行的。我感谢这么多年你对我家里的照顾,对我的照顾。你也知道,我母亲已经把你当成半个儿子了。我衷心祝愿你找到真正喜欢你的那个人。”

    余银山依旧不语,只是用上牙齿咬住下嘴唇。哗哗的流水声不绝于耳。

    “请你说一句话行吗?你不能什么话都不说。你说过你什么结果都能承受的,你说过哪怕不能成为爱人,也可以成为最要好的兄妹。”

    余银山仍旧不语。鲜血从他的下嘴唇冒出来往下掉。可以听见心碎裂的声音。

    据说,那一天余银山踉踉跄跄走回家,往床上一倒,连续八天没有说过一句话。

    我不知道为什么齐正哲在了解我的过往之后选择了睡床,余银山在齐彩虹和他摊牌之后也选择睡床。唯一可做一点解释的是,这两个人都是不善言谈的人,都是略微有点内向的人。

    头两天余银山不吃不喝,第三天他趁父母不防备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走去余屋里找到了一瓶农药——敌敌畏。把瓶子抓在手上他就已经闻到了农药刺鼻的味道,但他还是下决心打开瓶盖。

    好在余银山饿了两天两夜,手上几乎没有什么力气,促使他一直旋不开农药的瓶盖,让从菜地回来的母亲发现了他的行径。倘若他一开始就有死的决心,他就真的死了。

    余银山的母亲尖叫着冲进余屋,一把抢下余银山手里的农药瓶,当即双膝跪地。“你这是要干什么?余银山,你这是要干什么?”

    余银山不语,泪水从眼角往下流。

    “你吃了吗?你有吃吗?嗯,嗯?!”余银山的母亲剧烈地摇晃着余银山的手臂。

    余银山还是不语,但是缓缓地摇了摇头。余银山的母亲手里的农药瓶掉在地上,敌敌畏从瓶子里流出来,满屋都是刺鼻的农药味。

    这下,邻里邻居的谁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余银山重新回房间睡床。

    母亲哭哭啼啼地劝他,说了很多死不如生的话,直到余银山点头方才止住。

    但是,余银山继续在床上躺了六天。他父亲和母亲轮流守在床前,他父母偷偷地把所有和农药有关的瓶子都丢了。

    直到第九天余银山方才起床下地,感觉步子像棉花一样轻。

    齐彩虹和母亲也闹开了。去沙洲和余银山摊牌的那个晚上,吃过饭后,齐彩虹叫住收拾碗筷的母亲。

    “妈,我跟您说件事。”

    “什么事等我洗好了碗筷再说。”齐彩虹母亲说。她是个很讲究的人。两个人的碗筷,很快就洗好了。

    “我和余银山分手了。”齐彩虹竭力说得淡定一些。

    “什么?”齐彩虹母亲手里的洗碗布掉在地上。还好碗已经放进了碗橱。

    “我和余银山分手了。”齐彩虹重复了一遍。

    “你说什么玩笑话?”齐彩虹母亲顾不得捡掉在地上的洗碗布走到齐彩虹身边,“你是和母亲开玩笑,对不?”

    “我没有开玩笑。我确实和余银山分手了。”

    “这怎么可能,彩虹?你十八岁就和银山谈起,已经谈了四五年了,怎么可能说分手就分手?”

    “结婚十年的夫妻都还有离婚的呢。”

    “你,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这四五年人家银山付出了多少,不说别的,单就为我们母女俩做事都不知道做了多少。”做母亲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一点我会补偿他的,只要他提出来。”

    “人家会要你什么补偿吗?四五年的时光是用钱可以补偿的吗?”

    “那我就没有办法了。我反正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我去店里了。”

    齐彩虹起身走出家门,任母亲怎么叫都不回头。

    关好店门,和齐正哲去广场走了一个小时再回到家,齐彩虹发现原本早已上床睡觉的母亲还坐在灶前。

    “给妈一个理由,彩虹,给妈一个理由好吧。”做母亲的声音一下子好像苍老了十年。

    “我不喜欢余银山。”

    “那你为什么要跟人家谈四五年?”

    “因为我有了更喜欢的对象。”

    “是哲哲,对不?”

    “对。”

    齐彩虹的母亲瞬即站起身,“彩虹啊,你怎么这么糊涂?你不知道哲哲的母亲给他找了个童养媳吗?”

    “根本不是什么童养媳。人家开玩笑的话你也信?”齐彩虹很不耐烦。是这个“童养媳”让她对齐正哲的爱情推后了两年。

    “谁跟你说是开玩笑的话?哲哲天天送他的童养媳上学放学街上哪个人不知道?”

    “就算是吧,”齐彩虹不想和母亲多说什么,“他那个童养媳也已考上了学校,长了翅膀飞了。再说,我和哲哲已经确定了关系。”

    “什么?”齐彩虹的母亲被吓了一跳,“确定了关系?你和哲哲确定了什么关系?你们不会……”

    “妈你想哪去了?真是的!我睡觉去了。”

    第二天起床,齐彩虹才知道母亲病了,头晕,起不了床。齐彩虹知道这是被她气的。母亲的血压高,一生气血压便更高,血压高,头就晕。

    齐彩虹不管不顾。她相信,一切都是暂时的。

    在齐彩虹的记忆里,因为她是母亲最小女儿的缘故,什么事情母亲都不会违背她的意愿,小的不说,像商店改行这么大的事,母亲百般不情愿,还是没有阻拦。

    可是,这一次,齐彩虹想错了。母亲和她打起了“持久战”。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