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方外:消失的八门 > 063、灵犀术(作者:徐公子胜治)
方外:消失的八门

《方外:消失的八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063、灵犀术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丁齐如呻吟般地低声叹道:“太神奇了,假如不是亲眼看见,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庄梦周:“丁老师不是已经见过吗?”

    丁齐摇了摇头道:“不一样的,那是在做心理治疗,我是医生,对方是求助者,我实际上是在观察他们的反应,他们的潜意识状态是被我控制的。而且当时我进入的应该是山中某处,没有这样的视野,更没有看见这样的仙家景象……谭老师,谢谢您!”

    最后这句是真心的道谢,过程看似简单,丁齐一试便成功了,但这也意味着谭涵川绝对信任他,完全对他放开了心神。

    假如丁齐图谋不轨,谭涵川这么做是很凶险的,虽然人在这种状态下也有自然的潜意识防备机制,不想透露的**丁齐也窥探不到,可是他的身体并没有防备啊,有什么突发状况是来不及反应的。

    谭涵川很憨厚地笑道:“不客气,都是搞研究的,我当然相信丁老师,而丁老师也很信任我。”

    这话说得也不错,谭涵川如此能耐,丁齐对他这么做的时候,自身也非常凶险。想当初进入涂至的精神世界时,丁齐就遇到过意外状况,因为涂至在回忆的场景中突然晕过去了,丁齐的意识差点跟着陷了进去。

    谭涵川假如想害丁齐,完全可以在精神世界中变换场景、直接冲击丁齐的意识,让他的精神受到很大的伤害。丁齐信任谭涵川,才能毫无防备地进入对方的精神世界。

    周梦庄拍了拍丁齐的肩膀道:“你已经知道了不同,这就是诀窍,这就是要妙。老谭就是小境湖、小境湖就是老谭,这下你明白了吗?”

    真似一语点醒梦中人,丁齐的脑海中似有灵光闪现,当即起身道:“我去后院试试!”

    他拿着坐垫下楼,打开了后院门,坐在凉亭中想了想,又没有用坐垫,回到楼里搬了把椅子,就像平时那样四平八稳地朝门外而坐。起初丁齐是闭着眼睛的,大约几分钟后他睁开了眼睛,举目望去,门外便是方外仙家世界小境湖的景象……

    丁齐是怎么看见的?他此刻不是在练功,反倒就像在工作。这种差别很难形容,勉强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练拳和打架是不一样的感觉,习武之人平时练套路和大小架,但真动手时靠的是本能反应,是长期训练的结果。

    以往丁齐尝试的时候,他一直在想着寻找那种“催眠全世界”的状态,但周梦庄那句话点醒了他,小境湖是老谭,不需要他去催眠。

    不仅小境湖就是谭涵川,丁齐此刻仿佛也变成了谭涵川,他也看见了小境湖,但他又不是谭涵川,这是他自己亲眼所见,云层以及日影的位置是不一样的。在这一刻,丁齐的特殊天赋,已经脱离了催眠术范畴,因为他没有将任何其他人催眠,观察的对象也不再是人。

    二楼的露台上,朱山闲、谭涵川、庄梦周、尚妮等四人扶栏站立,由于院中种了竹林又修了凉亭,他们是看不见丁齐的,但好似可以感觉到。庄梦周突然小声说道:“他看见了!”

    尚妮有些惊讶道:“真的吗?”

    朱山闲迟疑不定道:“这是什么手段?”

    谭涵川:“有点像江湖疲门的观身术。”

    尚妮:“可是丁老师并没有得到疲门秘传啊,他怎么可能会观身术呢?”

    谭涵川摇了摇头道:“我也不会观身术,只是略有了解,感觉有点像而已。应该不是观身术吧,只是丁老师自己琢磨出来的手段。”

    尚妮:“这也能自己琢磨出来?”

    庄梦周:“当年世上根本没有观身术之前,是谁第一个开创的?既然有人能创出此等秘法,理论上又有何不可呢?况且丁老师用的未必是观身术,而是他自己的技术,各门秘法由祖师所创,历代人总结已成体系。丁老师如果能走到这一步,将来说不定也能自成一门。”

    尚妮:“这也太夸张了吧!丁老师是不是真看见了,现在还不能确定呢,就是你们的感觉而已。”

    朱山闲:“你等会儿问问丁老师,不就清楚了。”

    这一等就是半个多小时,终于见丁齐左手提着椅子,右手拿着垫子走出了凉亭,尚妮喊道:“丁老师,成功了吗?”

    丁齐仿佛还在回味中,有些恍惚地点头道:“是的,我看见了,真的看见了!”

    这句话中包含了多少感慨!直到丁齐上了阳台和大家一起坐好,似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尚妮很好奇地打听,方才庄梦周和谭涵川都对丁齐做了什么?谭涵川倒没什么隐瞒,从表面上看,事情的经过也很简单,他大致介绍了一遍。

    尚妮皱眉道:“庄先生,你不是要对丁老师施展灵犀术吗?但好像你也没干什么呀,都是谭师兄的本事,还有丁老师自己的手段,你就是看个热闹的。”

    庄梦周反问道:“那你以为什么是灵犀术,它又该怎么施展?难道要我拉开架子发个功给你们看吗?丁老师已经看了小境湖,就说明我的方法成功了,你还有什么问题?”

    谭涵川苦笑道:“惊门灵犀莫测,妙用存乎一心。尚妮师妹啊,别说你不明白,我也没搞清楚呢。”

    犹有些发怔的丁齐若有所思道:“灵犀术,需以有缘之物为引,我倒是明白了一点。谭师兄的修为高深,庄先生的手段高明。以前我是个心理医生,都是给别人做心理治疗,今天倒是成了求助者,庄先生给我做了一次心理调整。”

    庄梦周:“道理你已经明白,以前为什么没做到呢?”

    丁齐已经彻底缓过神来,轻轻摇了摇头道:“能医者难自医,心理也医生也经常需要去找别的心理医生,他们的心理问题往往最难调整,正因为什么都懂,这可能也是庄先生说的见知障吧。”

    庄梦周露出赞赏之色,连连点头道:“真是难得见到丁老师这样的人,既干净又透彻。你是个心理学家,应该很懂人心,又和我们这些人混了这么久,各种江湖套路也算都见识了。但你好像从来不算计人,也没见你对谁耍过什么心眼。”

    谭涵川亦点头说了四个字:“慧而不用。”

    丁齐笑了,突然眨了眨眼睛道:“谁说我不会耍心眼,现在我倒是有了个计划。我们这些人当中只有叶行没有看见小境湖,我有个办法可以试试,或许也能让他看见,但需要大家配合……”

    丁齐小声说了一番自己的计划。尚妮听完后眼睛发亮,拍手道:“这个点子不错,我们一定配合你,好好耍耍叶总!”

    谭涵川关心的却是另外的问题,这位研究员眯着眼睛道:“丁老师,这等本事可是超出了你原先的天赋,你能做到吗?”

    丁齐:“刚才你们在阳台上说的话,我都听见了,因为你们提到了观身术。我没有得到过观身术的秘传,但我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个典故,是《庄子》中的‘季咸见壶子’的故事。我既然可以进入别人的精神世界,而谭师兄也可以向我展示他的精神世界,那么更进一步呢?”

    庄梦周:“你什么时候学会的?”

    丁齐:“刚刚学会的,就像捅破了一层窗户纸,看见小境湖之后,我就明白了,明白了也就会了。”

    尚妮:“我们再找阿全和冼姐姐打声招呼,到时候让他们别露出破绽,先不能告诉范仰和叶行……嘻嘻,真好玩!”

    今天是周六,范仰和叶行是午饭前到的。吃午饭的时候他俩听说了一个消息,丁齐也看见小境湖了。对众人来说这是个惊喜,但对叶行却好像不是,所以叶行这顿饭吃得有些沉默,几乎没怎么说话。而尚妮等人却很兴奋,不停地谈论着最新发现。

    叶行虽然不说话,但也在注意倾听,他对丁齐如何能看见小境湖当然极感兴趣。不需要他开口发问,尚妮等人在聊天时把过程都说出来了,就连一向话不多的冼皓也参与了讨论。

    大家聊得很热闹,吃完午饭在客厅时喝茶时,仍然在谈这个话题。据说是庄梦周对丁齐施展了灵犀术,但庄梦周可能只是故弄玄虚,真正有能耐是谭涵川。谭涵川入定境,向丁齐展示了自己的精神世界。

    丁齐也有自己的本事,据说用的是自我催眠技巧,看见了这一幕,然后就看见了小境湖。过程大概是这样的,叶行好像能听懂,又好像听不太明白。聊天的话题很发散,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催眠术。

    尚妮开玩笑道:“丁老师,我听说很多人愿意花大价钱,就是跑到你的心理诊室中好好睡一觉。你的催眠术这么熟溜,应该是催眠过不少人吧,把我们也催眠了试试呗?”

    石不全起哄道:“挑一个,就把范总催眠了怎么样?让我们也现场观摩观摩!”

    范仰笑道:“催眠我恐怕不太容易吧,是不是意志越坚强的人,越不容易被催眠?”

    丁齐摇了摇头道:“这是个误解,与意志坚强无关。实际上智商越高、情商越高、各方面成就越高的成功人士,往往越容易被催眠,因为他们的理解能力、心理上的自我调节能力都更强,更容易进入被引导的状态。在实际工作中,我们不怕遇到高人,就怕遇到弱智。”

    范仰:“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其实江湖要门秘传的兴神术,和丁老师的催眠手段有类似之处,只是我们不叫催眠,但同样是调动起他人的情绪——那些你想要的情绪。”

    范仰又把话题引开了,其实他刚才那个问题,是很多人心中的疑虑。对待催眠术,尤其是不了解的人,往往有两种态度:一是很好奇,想尝试尝试;二是有些忌讳,甚至觉得有些丢人,被人操纵了潜意识状态,仿佛是什么并不光彩的事,或者是代表了自己的意志不够坚定。

    丁齐的回答正是在释疑,叶行也在一旁暗暗地听着。丁齐又很感兴趣地追问道:“江湖要门的兴神术,究竟是什么原理呀?”

    范仰有些高深莫测道:“秘传就是秘传,其他的我就不说了,只是和你简单解释一下,所谓兴就是高兴的兴、兴奋的兴,神就是心神的神。比如江湖切口中有‘兴苍柴’,就是让老太太高兴,还有‘兴苍生’,就是让老头子高兴。

    但兴神术所谓的兴,并不是简单的高兴和兴奋,而是要引导对方的情绪,这往往需要尖里并用。营造出各种场景和气氛,这就是江湖术中的里,然后顺势调动与影响对方的情绪,不知不觉中引导对方做出你想要的决定,这就是江湖术中的尖。”

    石不全突然冷哼道:“拍花的都不是好东西,那些个要门人渣,我简直想见一个宰一个!”

    范仰变色道:“你什么意思?”

    石不全冷脸道:“没什么意思,就是实话实说。”

    朱山闲赶紧打圆场道:“范总,阿全不是针对你,就是针对那些下药拍花的要门败类。你要知道他的身世,从小就是被人拐卖的,被救了出来才跟了师父,所以最恨的就是那种人。”

    范仰的语气缓了缓道:“干那种事得确实是败类,下药拍花的,并没有得到兴神术的真传。”

    尚妮:“范总啊,你都绕了半天了,犹豫啥呢?快让丁老师试试把你催眠了呗……丁老师,智商越高、情商越高、理解能力越强的人,往往各方面成就也越高,这种人也是最容易催眠的,那么心眼多的人呢?”

    丁齐并没有直接回答,想了想才说道:“所以需要被催眠对象的配合,他要主动接受催眠师的引导,才能达到想要的状态。催眠术可以调整身心状态,也可以调节心理问题,但并不能真正改变一个人。

    人的心理防线是有层次的,潜意识本身就有自我保护机制,不想暴露的隐秘就不会暴露,催眠师无法让一个人做他本来就不想做的事。”

    冼皓插话道:“空谈无用,动手试试。”

    丁齐微笑着看着范仰道:“范总,那我可就真动手了!首先,你要选择一个舒服的姿势,然后调整呼吸,放松……说到放松,催眠技巧中还有一种全身按摩放松技巧。”

    石不全有些大惊小怪道:“全身按摩?假如是遇到女患者呢,那不是吃人家豆腐?”

    丁齐的话有些容易令人想歪:“心理医生要观察对方的反应,假如对方不配合,心理上并不情愿,那就不用采用这种方法。因为它不仅起不到效果,而且适得其反。”

    尚妮瞪大眼睛道:“人家愿意,你就能摸呀?心理医生的福利也太好了吧,看见哪个女患者长得漂亮,就借着治疗之机上下其手,天天占便宜!”

    丁齐笑了:“你误会了,催眠引导中的放松按摩,专业上也叫抚摸催眠法,并没有直接的身体接触。就算偶尔有,也只是轻轻触碰一下非敏感部位,有些地方是绝对不会碰的。我们可以做个实验,大家现场都感受一下……”

    在手不接触身体的情况下,会不会有按摩的感觉,这就是暗示的技巧。比如用手指对准一个人的眉心,假如离得比较近,就算没有碰到,人的印堂部位自然就会有压迫感。

    丁齐就是这么做的,站起来用手指点向尚妮的眉心,大约在五公分外停住,然后问道:“有感觉了吗?”

    尚妮:“谁都会有感觉的。”

    丁齐收指立掌,手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离得大概有二十公分远,用很轻柔但是带着命令的语气道:“放松,闭上眼睛。你能感觉到我的手在按摩,首先是头顶。”

    尚妮把眼睛闭上后,丁齐把手放在了她的头顶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便向上移开,依然是隔二十公分远,似是在凌空抚摸她的头顶、脸颊、脖子和双肩。看尚妮的表情仿佛很受用,好像真的是在享受按摩,人也松弛了下来。

    石不全很感兴趣道:“我也试试,丁老师,给我来个全套!”

    抚摸催眠法,并不真正地触碰身体,催眠师的双手是离开的,但被催眠者真有一种全身被抚摸的感觉。当然也不是绝对不触碰,丁齐偶尔也会碰一下头顶、肩膀与手臂这样的位置,但动作非常轻。

    等到给谭涵川也试过之后,谭涵川睁开眼睛道:“确实有意思,和直接按在身上有点区别,神经系统是有反应的,温暖感和压力感,却回避了身体轮廓以及衣物的障碍。”

    一圈试下来,倒数第三个被“按摩”的是冼皓,叶行已经很感兴趣了。倒数第二个便是叶行,他也很有感觉。别人只是试一试,现场要被催眠的对象是范仰,最后轮到范仰时,丁齐说道:“范总,好好放松,我们这就开始了。”

    丁齐从上到下,双手凌空给范仰做了个全身按摩,刚开始部位很有顺序,一遍做完之后,按摩的部位就渐渐没有了规律。见范仰放松得差不多了,丁齐又说道:“现在我们做个小测试,你不要用力,一点力气都不要用,但是的手会感觉越来越轻,就像充满了气的氢气球,会在空气里慢慢飘起来……”

    范仰这时却睁开了眼睛,带着笑意问道:“丁老师,我好像是有点感觉,你具体要我怎么做?”

    丁齐:“不是我要你怎么做,而是你自然就会这样做,就像这样,手臂会伸上来,它是自动的,不受控制的……”说着话,丁齐托住了旁边叶行的手肘,将他的右臂轻轻向上抬起。

    范仰的手臂也跟随抬起道:“就是这样?”

    “对,就是这样,手臂毫不用力,是不受自己控制的!”丁齐说着话松开了手,而叶行的右臂微曲,就那么奇异地仿佛飘浮在空中。

    本书来自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