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科幻 > 太平灵异录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土的手镯 11(作者:花都开好了)
太平灵异录

《太平灵异录》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百五十一章 出土的手镯 11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照片上的人的确是赵满,胡文灿一眼就认了出来。

    可是那照片中的赵满是躺在那里的,眼睛没有闭上,眼珠子都快被挤出来了,面部带有血迹,照片中的赵满如同死鱼般毫无生气了……不错,那照片上的确就是赵满,但却是个死人的照片。

    胡文灿的手一颤,没有接住,照片掉落在地上。

    尹思雨连忙拿起那照片,看向葛大帅。

    葛大帅叹了口气:“胡文灿,麻烦你跟我去局里认一下尸体。”

    不是尹思雨搀扶着,胡文灿已然是要瘫倒在地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胡文灿喃喃自语中。

    “节哀顺变!”葛大帅道。

    旁人或许听不出来到底胡文灿在嘀咕的是什么,或许都会认为胡文灿这是伤心过度了,不可置信了,不敢相信这噩耗的突然降临。

    但是尹思雨心中明白胡文灿话语中的言外之意。

    方才胡文灿还说了,就是在刚才,就是刚才胡文灿还亲自说了,赵满来了电话,说是已经没事了。交警正送他回来呢……

    尹思雨可以肯定的是,刚才胡文灿绝对没有说谎。

    “手机!”尹思雨提醒道。

    胡文灿闻言,连忙拿过来手机,一边开屏一边道:“不对不对,我老公刚才还给我打电话呢,说他回来了,全车人都死了,就他一个人还活着,只是受了点轻伤,不信你们看这个通话……”

    突然,胡文灿一动不动了。

    尹思雨连忙看去过,果然,那记录上分明就没有胡文灿跟赵满刚刚才通过的电话记录……而最近的一条通话记录正是胡文灿打给尹思雨的电话。

    就在这个时候,葛大帅从怀中拿出一个金手镯来,递向胡文灿……

    “胡文灿,这是你先生身上的遗物。唯一的一个。其他的东西都没有找到。你看看认不认识。”葛大帅说道。

    “葛队!不要!”尹思雨猛然如同是发狂了般突然一把夺过那个金手镯,冲向窗口处,一把抓下那百叶窗,推开窗户便就把那手镯给狠狠滴扔了出去。

    葛大帅和铜山过来的那个交警都看得……那是个目瞪口呆啊!

    “你干什么!”葛大帅喊道。

    尹思雨惊恐的表情,让葛大帅一时之间,也是蒙了头了。

    难道这个尹总和赵满有私情?那个金手镯是尹思雨和赵满之间的东西?还是……

    “啊”地一声尖叫响起!

    此时,胡文灿突然大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

    当葛大帅出去寻找那个金手镯时,却怎么也没有再找到。

    ……

    碛城医院。

    胡文灿醒来的时候,其家人也都来到了身边。

    尹思雨人已经先走了。

    竖日,在家人的陪同下,胡文灿认领了赵满的尸体。

    显然,“金手镯”事件在不断发酵中。事情越闹越大了。胡文灿终于是感觉到了真正的利害。

    而为时已晚。

    ……

    在家人的安慰关怀中,不断宽慰下,直是到了傍晚时分,胡文灿似乎方才缓过神来。

    “爸,我出去一下。”

    胡文灿的父亲和几个子侄暂时住在了胡文灿这里。

    “都晚上了,你还去哪啊?”

    “我去店里看看。没事的,我让他们提前关门,我去去就回来。”胡文灿道。胡文灿此时又开始渐渐恢复了其女强人的气质来。

    没有办法啊!

    胡文灿还不能垮了。

    她还有儿子呢!老妈带着儿子在国外读书呢。

    家里的开支也真是不小,胡文灿明白,自己这要是一个支撑不住,可以说整个家都要塌陷了。

    胡文灿整理了下思绪,从家中走出来,开车,来到了金店。

    金店里空空荡荡的,已然是没有什么顾客了。

    胡文灿昂头阔步,直走向收营台处。

    自从樊荣荣和曹欣怡出事后,一时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收营员,几个都是干着干着就走了,全都是暂时的,走一个招一个,不够人手需要换班的时候,胡文灿就自己顶上了。

    “老板娘,收营员小芳辞职了。”金店的职业经理王佳怡走过来,道。

    “喔。”胡文灿依旧是迈着步伐,只是应了一声。

    “还有小丽、小红等人,都辞职了。这是名单表,你看看。”王佳怡道。

    “知道了。”胡文灿继续走着,道。

    忽然,胡文灿发现有一撮人坐在休息区,此时,那一撮人正看向了胡文灿……

    他们都戴着白头套,披着白带……那不是孝服是什么!

    胡文灿停滞了脚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

    “老板娘,他们都是保洁阿姨宋瑞瑞的家属。”王佳怡道。

    “什么!”胡文灿突然就是一身汗毛倒立了起来。

    心中又是暗吃一惊,难道……

    王佳怡紧接着道:“保洁阿姨宋瑞瑞昨个儿晚上在家里上吊自杀了。”

    “不错!她也动过那个金手镯。她终究也没有逃脱了。”心中想着,胡文灿的情绪再次陷入了低谷……

    胡文灿差点就要再次崩溃了。

    此时,那一撮人中有个年长些的朝胡文灿走了过来。

    “请问是不是胡总?”那人还未站定,便问道。

    胡文灿看向那人,打量了一番,道:“请节哀顺变!我刚刚听王经理说了,我深表遗憾。你们是不是也知道了,我家里也出事了。其实宋阿姨虽然是我店里的员工,不过她是在家里出事的,按照道理我完全没有必要过问此事,不过我们本着人性化管理的理念,我打算把宋阿姨的一切丧葬费用全包了,我来处理。另外我会再给你们一笔抚恤金,不多,我最多也只能拿出来十万了。你们看行不行?不行的话就算了,你们闹吧,我只能选择报警。”

    “行。”

    那一撮人,保洁阿姨宋瑞瑞的家人纷纷离去。

    “老板娘,你又回来了!我就是佩服你这种魄力!”王佳怡道。

    胡文灿应道:“我还能怎么办呢。”

    此时,胡文灿已然是心力憔悴了。

    “老板娘,这是我的辞呈报告。”王佳怡递上一信封道。

    胡文灿转头看向王佳怡……

    王佳怡目光躲避着。

    “我收下了。”胡文灿一笑,道。

    ……

    碛城。

    “碧海连天”大酒店。

    雅致的包房里。

    尹思雨和我。

    相对而坐。

    菜肴是丰富的,酒也是上好的酒。

    我盯着尹思雨……

    尹思雨踌躇着,还是不说正题。

    “到底什么重要的事情?那什么天大的事,啥事?”我质问道。

    尹思雨:“人命关天呢!还不是天大的事?”

    我知道了,尹思雨又是在说胡文灿店里的那灵异事件。

    也好,只要不是那什么儿女情长的破事就好。

    我还就是怕尹思雨纠缠不放,我特意地把胡语彤也带来了。

    带个妖狐来敷衍、赴宴,我还挺绝的。

    侧面,便就坐着胡语彤了。

    胡语彤一手筷子一手勺子,嘴巴一刻也没有停。

    她的眼珠子也是一刻也没有停地转着。

    胡语彤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尹思雨……

    想来,也正是因为胡语彤在吧,尹思雨也不好太做作地小女儿状了。

    “我说尹总,说事就说事,好好说话。你这一惊一乍的干啥?再说了,我怎么发现你说话一点儿……都不留神呢?”

    “啊?”尹思雨闻言,一脸茫然。

    “什么叫我是郭厝的女朋友,你是郭厝的好朋友,好朋友的朋友就是好朋友。我说尹总,你啥时候就成我女朋友了?”

    “噗嗤”一声响啊,胡语彤嘴里塞满的菜肴都喷了出来。

    我看向胡语彤……我反正也是没有胃口了,她喷就喷吧。

    尹思雨心中有数,这话不是那个葛大队长学的还能是谁。

    “人家口误嘛。”尹思雨道。

    “口误?我看你逻辑很清晰嘛。”我道。

    “干嘛你!”突然之间,尹思雨一拍桌子,“我做你女朋友你还委屈啦!”

    我愣住了。

    胡语彤正擦桌子呢,一下也愣住了。

    忽而,尹思雨转面又是娇嗔地道:“谁稀罕做你女朋友!”

    坏了,又着了她的道。这话题怎么又差拐了。

    “尹总,你说胡文灿那边要我怎么帮?人家根本就不在乎。我不好硬上杆子吧?人家都说了,说我是那什么江湖神棍‘郭半仙’来着。见缝插针的骗子呢!”我连忙岔开了话题道。

    “她老公也死了。”尹思雨道。

    “那让她去找葛大队长调查调查吧。”我说着,看了看手表,时候已经不早了,此时都已是二十一点多了。

    胡语彤也该是“牙祭”打得差不多了。

    “咱们走吧。”我对胡语彤道。

    就在我推开座椅、拎起外套、起身之际,尹思雨却正色道:“葛大帅也碰了那只金手镯。”

    突然之间,我便禀然怔住了。

    “你说什么?”我似乎没有听清楚。

    尹思雨:“我说,葛大帅也碰了那只金手镯!”

    我瞪着尹思雨的脸……

    “爱信不信!”尹思雨道。

    ……

    没有什么生意,很快就扎帐结束,货物入库。

    卷闸门打开来,一会儿的功夫,店里的员工已走得差不多了。

    “老板娘。”王佳怡走了过来。

    只见了王佳怡已然是拎着大包小包行李包。

    “今晚你就离开?”胡文灿惊问道。

    “我都在外面定好酒店了。”王佳怡道。

    “佳怡,我还真是有些舍不得你。你打理得很好,现如今的境况,其实都是我一个人造成的。我这人……哈,我就是贪心了。”胡文灿终于是认识到了这点。

    说完,胡文灿拿出一沓钱来,也不知多少,但肯定是很多了。绝对比王佳怡半年的薪水多。

    “拿着吧,这是你应得的。咱姐妹一场,你以后要是有空,常回来看看我就好。”胡文灿道。

    “老板娘,保重!”王佳怡收了钱,一步三回头地便也走了。

    卷闸门还半开着。

    外面又飘起了雪花来。

    雪花被风卷着飘入店里。

    胡文灿陷入自责的沉思中……

    身披麻袋,头顶锅盖,大雪纷飞,愿君怜爱。求订阅啊!!!

    (本章完)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