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 第494章 愿意嫁给我吗(作者:姬朔)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494章 愿意嫁给我吗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啊?”姜锦因为惊讶,眼睛瞪得圆溜溜的。

    顾寒倾也石化在原地,被二老出乎意料的提议所震。

    只有阿元在愣了愣后,欢快地鼓起掌来,虽然不懂这个订婚是个什么意思,又将带来怎样的改变,但他就是开心!就觉得这是大好事!

    “对对对,我也是这个意思。”顾老太太开心地附和道,“你们俩呢,也算是好事多磨,现在总算重新在一起了吧,也该把人生大事给定下来了。别的不说,你们这对当父母的,也该为阿元考虑考虑呀!是吧锦锦?”

    在顾老太太热情的目光中,姜锦实在是无法摇头说个不字。

    “伯母你说得有道理……”姜锦喃喃道。

    顾老太太这下笑得更开心了:“那这事儿就算这么定下来了?你们俩订婚的事情可要好好准备准备,到时候办场盛大的订婚宴会!”

    说着,老太太又遗憾地叹道,“哎,要我说啊,其实直接结婚是最好的,你们俩孩子都有了,事情定下了,也能各自专心事业不是……”

    到时候再给阿元生个妹妹,她又能抱上小孙女儿,那可真是太完美了!

    眼看着老太太越想越远,姜锦惊愕地张着嘴巴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事不用急。”顾老爷子打断了老太太的幻想,对姜锦道,“现在只是我们的提议,具体的还是要你们两人商量。当然,主要看锦锦你的意见。”

    姜锦刚回答:“我……”

    “给你时间,慢慢考虑就好。”

    姜锦哦了一声,依然沉浸在“订婚”二字中,晕头转向地爬也爬不起来。她下意识去看顾寒倾,就见顾寒倾紧紧蹙着眉。

    姜锦一颗心咯噔沉进水里,他这是不开心?

    订婚的事情就此被提上日程,看顾老太太那大张旗鼓的架势,只要等姜锦一点头,她跟顾寒倾就能立马换上礼服,走上订婚礼堂。

    顾寒倾以有事为借口,把顾老爷子叫进书房,父子俩谈心去了。

    姜锦却心事重重,脑海里不断浮现顾寒倾蹙眉那一幕。

    他这是真的不想订婚?

    此时。

    书房内。

    顾老爷子老神在在地负手在书房内走来走去,顾寒倾欲言又止。

    “怎么?你这是很意外,我突然改变了想法?”老爷子突然开口。

    顾寒倾眸光湛湛地望着老爷子,似乎想要看穿老爷子到底想的是什么。

    “的确,先前我跟你妈,都很反对你们这段感情。你妈呢,是想法跟顾虑太多,本身没什么坏心。”他顿了顿,“而我呢。”

    顾寒倾迎上老爷子锐利的目光,听他缓缓而道。

    “是觉得你并不适合爱情这种东西,强行得到,只会伤人伤己。”

    “这只是您的武断而已。”

    “呵呵,武断。”顾老爷子也不甚在意,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法语原文书来,翻了两页,“你是我的儿子,从小我看着你长大,还能不知道你?”

    顾寒倾轻呵道,并不与顾老爷子争辩。

    老人家嘛,总以为自己都是对的。

    “那您现在改变想法了?”

    “也不算是改变想法,只是觉得,有的事情,做父母的未必适合插手,不如放手让你们自己去解决。人生,不管顺利还是跌倒,都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旁人没有资格给你们做决定。”顾老爷子感慨地叹着气,回过身看着儿子,

    “而且,是你让我看到了你的决心,也希望你以后能一直坚持下去,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不要后悔。不要跟你大哥一样,优柔寡断,最后害了自己,也伤了别人。”

    顾寒倾疑惑:“大哥怎么了?”

    “你大哥大嫂吵架了,我们来法国之前,两人还在冷战。”顾老爷子说起来也是头疼,大儿子大儿媳妇加起来也是近百岁的年龄,儿女都上大学成人了,偏偏这个关头来闹什么离婚。

    顾寒倾沉声道:“那我回国后跟大哥聊聊。”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启程回国?”

    “锦锦说今天就走。”

    顾老爷子颔首:“也好,正好你姐的飞机还在机场停着,随时都可以离开。”

    说完顾老爷子打算离开,却被顾寒倾叫住了。

    “爸,下次再说这种事情,能提前告知一下我吗?”顾寒倾苦笑着。

    顾老爷子虎目一瞪,看上去吓人极了:“怎么?你不同意这个订婚的提议,觉得太快了啊?”

    “怎么会。”顾寒倾无奈道,“订婚这种事情,是需要求婚的。”

    顾老爷子想了想:“求婚?就是你们这些小年轻喜欢玩儿的一套?这有意思吗?”他们那个年代可都不兴的!

    顾寒倾看了老爷子一眼,懒得反驳他,反正老爷子能找出更多冠冕堂皇的理由来证明他的说法,多说无益。

    可二老突然提出订婚这事,可真是破坏了他的一番煞费苦心,姜锦可千万别觉得草率才是。

    ——顾寒倾已经在想,要怎么弥补这个突如其来的回荒唐“求婚”。

    顾寒倾的心思姜锦一无所知,顾老爷子从书房出来后,就问了她一起回国的事情,她恍惚应下,回房间和阿元一起收拾东西。

    恰好周易电话打来,说他没能订到回国的机票。大概是受到昨天枪击案的影响,很多在法旅游的华人都急匆匆地想要回国,早就把机票一抢而光。

    姜锦想到顾家二老是坐私人飞机回来的,便问了二老。

    顾乔这位大富豪,她的私人飞机可不是一般的小客机,能越洋长途飞行的,是一架空客大客机,上下两层,销售口号是空中移动豪宅,再搭上周易几人自然没有问题。

    临行前,姜锦去隔壁拜访了杜克导演。

    他的剧组也因为枪击案的影响而暂时中止拍摄,现在巴黎人心惶惶,谁都害怕会再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好在剧组在巴黎拍摄的戏份不多了,很快他们就要赶去新西兰进入新的拍摄日程,要不了两个月就能杀青。

    所以,杜克也跟姜锦定下了新电影拍摄时间,六月。

    在这之前,姜锦需要把时间花在角色揣摩上。

    姜锦是第一次演这样难度高的角色,杜克还给了她一些建议,可以帮她更好进入角色,姜锦都把这些建议挨个挨个记下了。

    道别杜克前,亚瑟还眼巴巴地望着姜锦,含泪挥手跟她道别。

    姜锦觉得亚瑟的眼神奇怪,却也没有在意,客套地说了一句欢迎他以后到华国来作客后,回隔壁了。

    “再见,我的初恋。”亚瑟眼泪汪汪,觉得姜锦这么一离开,他的心都碎了。

    杜克冷笑:“你的初恋可真廉价,上次那个丹麦女孩儿,你也说是初恋,你的天使。”

    “不,姜她不一样,她是真正的天使,我的女神,此生的初恋……”

    “唯一?”

    亚瑟摇头:“不,凄惨的恋情,需要美好甜蜜的爱情来取代弥补,才能治好我的创伤。所以杜克,上次你介绍给我认识的那位米兰达小姐,她好像是个导演,还是你的校友学妹对吧,能不能介绍给我认识认识?”

    “滚。”

    ……

    姜锦与阿元,一个多月前踏上这片土地,一个多月后又离开这个国家。

    来时茫然不安,企图寻找心灵的慰藉,重新寻回她的本质。

    离开时,却觉得前方一片明亮,重新燃烧而起的工作热情,让姜锦心里的阴霾都跟着被驱散,整个人仿佛又活过来了。

    当然,除却那点隐隐的不安以外。

    十几小时的长途飞行,因为坐的是豪华私人飞机,完全感觉不到飞行的疲惫与颠簸,泡个澡睡一觉,时间很快就很多。

    等飞机落地华国,已经是次日的清晨。

    姜锦直接给周易等人放了一个星期的假,让他们回去调节心态。而她,似乎也需要调节一下心态。

    姜锦一家三口回到阔别已久的东国阙,这里一个多月来都没有人踏足,显得清冷很多。

    “这段时间我都住在军区大院。”顾寒倾解释道。

    事实上,他根本不敢踏足这个地方,害怕进来就会想起一家三口在这里其乐融融的美好时光,心里只会越发萧瑟。

    姜锦听他这么说,轻轻握住他的手掌。

    “不过。”她看着这一大屋子,除了清冷以外,还有很多灰尘,“大扫除,应该轻松不了吧?”

    “我来,你休息吧。”顾寒倾揉乱了姜锦的头发,顺手卷起衣袖。

    “我也来!”元气满满的阿元也学着爸爸卷起袖子,穿上迷你号的围裙跟帽子,有模有样地开始加入打扫队伍。

    就连馒头也很勤快,踩着一块抹布在房间里擦来擦去。

    相比起来,姜锦完全无事可做。

    她上前去帮忙,也被父子俩挡开,非要让她好好休息,活跟姜锦是什么易碎的瓷娃娃似的,连这点体力活都干不了。

    但姜锦不想太闲,干脆让公寓管家送点新鲜的蔬菜上来,久违地为一家人准备起美食大餐来,这次她在法国学了几招,又有了别样的灵感,决定以中餐的风味融入其中,做几道别致的新鲜菜品。

    可等午饭过后,她又闲了下来,坐在书房看剧本,没一会儿就躺在书房的椅子上睡着了。

    等顾寒倾终于结束了家里的整理打扫工作,一来就看到姜锦抱着剧本,侧躺着睡觉的样子。

    他在她身边蹲下,眷恋地打量着她,捏捏她的手,摩挲着她空荡荡的左手无名指而若有所思。

    “嗯?打扫完了?”姜锦迷糊睁开眼,吃力地想要坐起来。

    “我抱你回房间。”

    姜锦摇摇头,推开顾寒倾的手。

    “顾寒倾,我能问问你吗?”姜锦想起这份疑惑,什么睡意也荡然无存,紧紧盯着顾寒倾的眼睛,迫切地希望在里面找到她的答案。

    “什么?”

    “昨天你听到伯父伯母让我们订婚,是心里不开心吗?还是说你有什么其他的顾虑?”

    顾寒倾讶然:“为什么会这么说?”

    “因为你在皱眉,我以为你并不乐意。”

    顾寒倾搜索了一下回忆。

    好像……的确……他真的皱眉过。

    “我不是因为不高兴订婚才皱眉,而是因为。”顾寒倾停顿了下来。

    “因为什么?”

    “我本来没打算现在跟你说,毕竟一切准备还没做好。但是现在看来,是时候提前告诉你了。”

    “什么?”

    顾寒倾透过书房的落地玻璃窗,看了眼天色,现在已经是下午五点,日头已经逐渐偏西,要不了多久就该太阳下山夜幕降临。

    其实这并不是什么好时机,但顾寒倾不希望这些小事情扰乱姜锦的心情。

    他也不知给谁打电话说了一声吼,便带上她,还有阿元,开车去往京城的某处地方。

    花了半个多小时抵达目的地,这里竟然是一片很有老京城味道的小巷。

    跟京城一些旧城区脏乱的小巷不一样,这片小巷经过规划和修整,附近也都是四合院。谁都知道,现在京城真正值钱的豪宅,不是什么别墅大庄园,而是这种有历史上了年头的四合院,这才是真正的超级豪宅,有钱也买不到。

    姜锦没想到顾寒倾会带她来这儿。

    等顾寒倾在一户四合院面前停好车,姜锦的目光落在那大门的木牌上,已经彻底挪不开。

    那门上的木牌,就是用普通的木头劈开打磨光滑后,写下了四个字。那四个字的墨水远比木头值钱,懂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字是出自谁的手笔。不过现在这木牌,经过精心修复,少了岁月侵蚀的痕迹,多了包浆般的厚重感。

    而那上面的四个字,正是以姜锦熟悉无比的字体,龙飞凤舞写下的——

    闲云山房。

    这是她外公的字,那木牌也是他外公以前挂在老宅门前的木牌。

    伴随着那四个字而来的,是她打开的记忆闸门,童年那些美好的阳光的记忆,就像是潮水汹涌而来,让她不觉红了眼圈儿。

    “闲云山房,闲云山房……”

    姜锦又笑又哭,最后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表达她的心情才好,姜锦捂着嘴,一双哭得通红的眼睛,水盈盈地望着顾寒倾。

    “别哭,我带你来这里,是想让你笑的。”顾寒倾擦去她眼角的泪水,牵起她的手,“进去看看。”

    阿元拉着姜锦的另一只手:“妈妈,这里是什么地方?闲云山房又是什么?”

    “还记得以前妈妈跟你讲过,小时候生活的地方吗?就是妈妈外公的家。”姜锦边走边说。

    阿元恍然点头:“妈妈的外公,阿元的外曾祖父。”

    姜锦笑了:“真聪明!阿元还知道外曾祖父?”

    “当然!”阿元抬起小傲娇脸儿,环顾四周,“这里就是外曾祖父的家吗?”

    姜锦却连话都回答不了,她怕张口就会真的哭出来。

    起初,姜锦以为这里就是挂着闲云山房的牌子,是顾寒倾有心帮她找来的新的家园寄托。

    但是越往里走,姜锦就越觉得四周熟悉。

    不论是布局,还是一些老建筑,都跟她记忆里的姜家老宅一模一样。若不是姜锦清晰记得,他们是从京城的一条小巷走进来的,她怕是都会以为自己回到了从前,那个还没拆迁的姜家大宅。

    太像了!真的太像了!

    顾寒倾去过姜家老宅,按照他的高智商记忆力,把姜家大宅原本的模样恢复出来,似乎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姜锦细心一看,才发现真相并不是这么简单。

    尤其是当她在一廊下柱子上,找到了刀刻过的痕迹,上面还有模糊不清的铅笔字,都是关于身高的。某年某月某日,姜锦又长高了一点……没错,这柱子就是小时候姜锦用来量身高的地方。

    除了柱子以外,这里的所有建筑,包括一砖一瓦,都是从海城的乡下,香樟村的姜家老宅拆过来又重新修建好的。这个过程中,顺便还修补了一些腐朽溃烂的地方,让这座老宅又焕发了新的生机,可是把古建筑维修公司给累坏了。

    就这样忙碌了好几个月,工程也还没完成,外表结构搭造好了,内里却还是一团乱呢。

    可是,哪怕里面还很乱,也足够姜锦怀念。

    顺着曲折的走廊,漫步在青石板路上,姜锦就像是回到了香樟村的老宅,连飘荡的灵魂也找到了归宿。

    尤其是,当她此生都以为再也见不到这栋宅子,只会成为她遥远记忆里一部分的时候,这份惊喜才来得令人感动和惊喜。

    “我本来是我要送给你求婚的礼物。”顾寒倾有些遗憾,可惜没能再晚点,让姜锦看到的这宅子完美修建好的模样。

    “我爸妈,他们说得太突然了,我还没有给你一场盛大的求婚,就把订婚给定下,对你而言有点太过草率。”顾寒倾握着姜锦的肩膀,直视她的双眼,“所以这才是我皱眉的真正原因,我本可以,给你更好。”

    “不。”姜锦摇头,笑着笑着泪水滚滚落下,“这里就很好了,非常完美,也是我收到的最完美的礼物。”

    “别哭。”顾寒倾低下头,额头亲昵抵着姜锦的额头,那幽暗的眼眸就在姜锦极近的地方,深邃得几乎要把人的灵魂给吸走——

    “姜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