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科幻 > 秦汉戮 > 第一三四回:吕后毒杀刘如意(作者:小辰泽)
秦汉戮

《秦汉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一三四回:吕后毒杀刘如意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到了高祖灵前,葡伏于地,大哭道:“陛下,臣来迟也!”乃于灵前奏事。奏毕复哭,悲号之声,悸天动地,但闻者,无不为之动容。吕太后闻之,亦凄然下泪。

    陈平谓吕太后道:“臣知樊将军忠心赤胆,劳苦功高,必不至谋反。奈何其时皇上病重,不忍强谏,故至燕地,未敢即斩樊将军,特取来面君,今已在路上,不日将至。臣自知有违圣意,欲自缚与皇上请罪,不料一别之后,竟不能复见矣!”言毕又哭。

    吕太后见其哭之甚悲,感其忠诚,乃道:“君候一路劳累,且先回去休息。”

    陈平泣道:“臣一介书生,亡楚奔汉,赖皇上不弃,恩情厚待,不敢相忘。今皇上新丧,臣更不敢偷闲,愿留充卫卒,守灵十日,以较愚忠。”吕太后初不许,陈平固请。

    吕太后怜其之诚,暗想道:“此社稷之臣,天不使其死也。”

    便谓陈平道:“君侯忠直,乃为臣者本色也。今主上年少,不懂世事,愿君侯每日教导,不负先帝之愿。”乃拜陈平为郎中令,令傅教惠帝。

    陈平暗喜,料已化险为夷,乃谢过太后,自守高祖之灵。等周勃回至关中,吕太后依高祖遗旨,迁周勃为前将军,行太尉之事。

    樊哙归后,吕太后释之出囚,仍复爵如初,谓之道:“全汝性命者,陈平是也。”樊哙内心自知,乃自见陈平,厚礼相谢,自是周到。

    唯吕媭妇人,因此杀陈平不成,常怀恨在心,每欲进馋相害。

    吕太后心中最怨恨之人,莫过于戚夫人及其子赵王刘如意。昔日戚夫人得宠高祖,屡进谗言,自是让吕太后受罪不少。不想一夜之间,江河突变,如今吕太后已是大权在握,岂能轻易放过她戚氏。于是大事方定,吕太后便引着吕释之、审其食等数十人,直入后宫,来寻戚夫人。

    戚夫人自高祖崩后,吕太后掌权,知其怨颇深,必来报复,每日心惊肉跳,不能安枕。忽见吕太后引人来了,面有怒色,戚夫人大惊失色,只得跪地拜见。

    吕太后责道:“汝为皇上爱姬,皇上丧时,为何不见你有一丝悲意。举丧之时,汝又深惧宫中,不来守灵,罪之甚矣!”

    戚夫人道:“非妾不来,实是太后不许。”

    吕太后大怒道:“汝还敢狡辨,汝狐媚皇上,谋害太子,误国误民,罪过褒姒、妲己。今吾要清理后宫矣!此清静之地,容不得汝等妖狐之辈。”乃喝手下当众将戚夫人剥得精光,将赭衣奴服强行套上,令囚入永巷宫内,强使舂米,方恨恨离开。

    可怜戚夫人一柔弱女子,自入汉宫起,每日受宠得贵,清闲安逸,哪里受过一丝之苦楚。不想如今被打入冷宫,累日舂米,不得片刻休息,自被囚日起,衣服饮食,均无人照理。戚夫人悲痛欲绝,泪不曾干。

    一日舂米间,戚夫人望到自己一双玉笋玉手,只能携杵而舂,又思到往日高祖百般宠爱之时,何想到竟有今日,不由地复生悲情,遂且舂且歌道:“子为王,母为虏,终日舂薄幕,常与死为伍!相离三千里,当谁使告汝?”

    吕太后囚戚夫人之时,已使人察其动静。人得其诗,来告吕太后。

    吕太后闻之大怒道:“贱妇欲倚其子女邪?”遂有害赵王刘如意之意,乃令人往邯郸招之,虚言有事商议,实欲诛之。

    刘如意年幼,赵国之事,不论巨细,皆出相国周昌之手。使者至赵都,先至相国府,呈上书信。

    周昌阅毕,谓使者道:“先帝将赵王托于我,不过为防太后相害。今赵王年少,自不能御之。我窃闻太后怨恨戚夫人,每欲召赵王一并诛之。我受先帝托孤,自知任重,故不敢遣赵王入都。何况赵王亦病,恕不能奉诏来。”使者回报,吕太后更不甘心,遣使复召,使者三返,刘如意皆不来。

    吕太后大怒,乃招近臣道:“我欲招刘如意入都,杀之以绝后患,使者三往,均不奉诏,我欲发兵征之,强取刘如意,各位以为如何?”

    审食其谏道:“皇上方逝,大丧之时,不宜动兵。赵王不来,不过因周昌在彼。太后何不降一诏,先召周昌入关,以绝其口。再复使人招赵王,事可济也。”吕太后然之,即作一书,令人赍往邯郸,说有事与赵相国商议。

    周昌见书,颇觉为难,考虑再三,乃夜见刘如意道:“太后诏到,要臣入关听令,此必诡计也。我若不去,乃是抗旨不遵;我若去了,王上危矣!”

    刘如意年方十岁,何知其事深意,便道:“当今皇帝,乃吾之兄长,相国回去,我何险之有?”

    周昌知不可议事,乃含泪谓刘如意道:“总之臣去之后,如太后来招王上,千万不可去。”

    刘如意道:“如何不能去?”

    周昌本不善言,不能尽说,只得道:“臣不能言,总之不能去就是。”

    刘如意见周昌神色凝重,乃应道:“我听你之言便了。”周昌放心不下,乃唤其子周开,反复叮咛。

    周开一一记了,周昌方才起程。刘如意送出十余里,周昌又道:“臣临别之言,王上可记着?”

    刘如意问:“何言?”

    周昌叹道:“毕竟年幼。”遂别了刘如意,打马扬鞭,直入长安。

    既至朝中,即来拜谒吕太后。吕太后道:“知我宣赵王入都,为何使其称病,不奉我诏。”

    周昌道:“臣素知太后为人,赵王如来,必不能全身而回,故却之。”

    吕太后大怒,拍案而起道:“先帝在世之时,戚氏何曾容得下我与太子!尔曾亲口与先帝争谏,何独不知我之怨戚氏乎!”

    周昌道:“后妃争宠,古来有之。昔齐桓公九合诸侯,独伯一方,南征强楚,北伐孤竹,可谓一时英杰。然百岁之后,子孙暗弱,竟然伦为弱邦。何使如此?不过因祸起萧城,诸子各不相容也。今戚夫人虽与娘娘有隙,终不能夺皇帝之位,可见天眼恢恢,疏而不漏。人云:‘将相胸前堪走马,公侯肚里好撑船。’娘娘乃怀德之人,何必记着一时之气。不如息却雷霆之怒,罢却虎狼之威,安定后宫,和好子孙,以图汉室江山,久盛不衰。”

    吕太后乃妇人,盛怒之下,如何能听得进道理。本欲发怒,寻思周昌素有威信,又毕竟对其母子有功,不好降罪。

    乃道:“汝先退去,此事我自有打算。”

    周昌无奈,只得告退。

    自思道:“吕太后量窄,终不肯作罢,想到眼下能救赵王者,非惠帝不可。久闻惠帝颇为仁厚,必能不记前嫌,全赵王之命。而能使惠帝不记前嫌者,莫过于留候张良。”主意一定,周昌乃当夜暗至张良府中,以心事告之,请求张良进言惠帝。

    张良笑道:“周君忠厚之人,然此终不能使赵王脱难。”

    周昌问:“如何?”

    张良道:“皇上年幼,势不能逆其母而独断,言之无益也。”

    周昌道:“即使如此,子房当尽力也。”张良然之,遂入府来见惠帝,以周昌之言告之。

    惠帝叹道:“吾素爱幼弟与同胞,岂忍见之受戳。乃既为人子,母命亦难违也。”

    张良道:“若陛下不欲存赵王,臣自无言。若陛下实欲赵王不死,臣到有一计。”

    惠帝道:“吾实欲赵王不死也,少傅有何计,尽管言来。”张良道:“陛下自是日起,宜存心注视太后动静。若太后不招赵王,陛下可安心;若使人去招赵王,陛下千万要打听赵王何时何日可至,陛下可亲自出城接之,使其长居身畔,形影不离。太后虽有心除之,不能得其机会,赵王遂能安矣。”

    惠帝大喜,乃谢道:“赖少傅良谋,吾弟可存也。”张良遂告退而回。

    吕太后招回赵相周昌后,乃与心腹商议剪除赵王刘如意之事。审食其献计道:“周昌既从赵地而归,必定嘱咐过赵王勿要奉诏进关。若要遣兵征伐,师出无名,恐众将不肯尽力。为今之计,可以使人仿周昌笔迹写一封信,只说太后招赵王,非有别意,只不过为了与赵国增地益土而已。赵王年幼,不辨真伪,必会前来。来即杀之,可解太后之恨。”

    吕太后大喜道:“此计甚妙。”于是着人伪作周昌之书,选了一个胆大能言之人,赍其书并朝中圣旨,往赵地来招刘如意。

    使者见到赵王刘如意,先呈上圣旨。刘如意阅毕,与来使道:“相国临行,曾叮嘱本王说,勿要奉诏入关。今未审相国之意,本王誓不敢奉命。”使者道:“今有周相国亲笔之书在,请大王阅之。”遂将伪作之书呈上,书中之意大略是说太后招赵王入宫,乃是因为燕地初平,燕王刘建年幼,不能善理,太后恐其有失,以赵王经事,欲割封数县予赵,故请入都奉旨,非有相害之意,请赵王尽早入都受封云云。

    刘如意见书大喜,即欲起行。周昌之子周开欲劝阻,刘如意以书出示,周开见果是父亲笔迹。又询问过来者,所言并无所失。周开虽有些疑虑,无奈刘如意执意要去,也就不好再相阻。于是刘如意收拾行装,往关中而来。

    惠帝自听张良之计,知吕太后尚在迁怒戚夫人母子,于是心中留意,时时注视吕太后所作所为。过了几日,得知太后在招刘如意王入关。惠帝不动声色,暗暗使人探听到刘如意行程。接到回报,惠帝便瞒着吕太后,亲自迎刘如意于霸上。

    二人携手入宫,一同参见太后。吕太后一见刘如意,怒从心头起,恶自胆边生,恨不得立刻杀了,亲啖其肉。

    但碍着惠帝在旁,不得其便,只得佯作欢喜,以言安慰。

    刘如意欲见其母,吕太后道:“汝母已至别宫居住,不能即见。汝实欲见之,当别择时日,我与你一同去见罢。”

    刘如意还欲再言,惠帝急以目示,刘如意乃止。

    惠帝与吕太后道:“儿与弟数年未见,甚是想念。今既由赵归,可与儿同居一室,以述离别之情。”吕太后不好相阻,也只得同意。于是惠帝乃自携刘如意同回寝宫,起居饮食,寸步不离。

    吕太后欲杀之,不得其闲,心甚恨,乃派人日夜监视,以伺时机。

    这日回报,说惠帝清晨出宫射猎,刘如意年少性惰,不能早起,尚在宫中高眠。吕太后大喜道:“时已至也。”乃与吕释之引着数十人,直入皇帝寝宫。宫人不敢阻拦,只得任其入内。刘如意闻宫女之报,急忙起来相见。吕太后令吕释之以鸩酒奉上,刘如意问何物。

    吕释之道:“今天气甚冷,太后特以美酒与大王驱寒。”刘如意顾惠帝不在近侧,知事不妙,乃辞不喝,拜于吕太后身前道:“儿自幼不会饮酒,请太后见谅。”

    吕释之厉声道:“太后恩赐,不容你不喝。”乃强行灌之。刘如意年幼,挡不住吕释之力大,尽被灌入腹中,须臾,七孔流血而死。

    吕太后谓宫中待女宦官道:“今日所见,不许告知陛下。若有违者,与赵王类也。”众人闻之,皆惊悚不定。吕太后遂引众而回。此乃惠帝元年十二月之时。

    惠帝正午方归,见刘如意已死,大惊。问宫中之人,皆推言不知。惠帝大哭,疑吕太后所为,遂至太后寝宫问之。吕太后佯作惊讶,亲至宫中探问。惠帝虽疑,亦无办法,于是将刘如意葬于长安之郊,谥为赵隐王。

    徙淮阳王刘友为赵王。

    惠帝降诏,大赦天下,民有罪者,得买爵三十级以免死罪。赐民爵,每户一级。吕太后趁机诏赐其兄吕泽,谥为令武侯。周昌闻刘如意死讯,大哭三日。自从思太后不仁,见之心烦,乃称病不朝,一年后闷闷而死。

    。

    (本章完)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