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库排行繁體
当前位置: 首页 > 军事科幻 > 大明春色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雨夜阴谋(作者:西风紧)
大明春色

《大明春色》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

第三百六十二章 雨夜阴谋

    (万书网 www.65ws.com)更新最快的全本小说网站、读书、找书、交友、精彩尽在万书网!

    次日一早,雪恨答应了段杨氏,权宜携手办事。这个结果,恐怕段杨氏之前就猜到了……

    沐斌住在皇城西面的一座宅子,离汉王旧府不远。

    段杨氏告诉雪恨,几个月来,她早已把沐家在京师的那座府邸摸清了。里面的门子、马夫、守卫、园丁、杂役全是朝廷鹰犬,大多是锦衣卫的人。不过府邸外面倒是没有守卫。

    沐斌身边,也有好些人是从云南追随进京的,乃沐府派遣。其中有个身材魁梧的管家,曾是沐府的家将叫陈伍,偶尔会出门购置东西。

    段杨氏离京好几天后,那沐家的家将陈伍终于出门了。一行人牵着马径直往南走,往上元县衙那边而去,很快到了一条两边都是商铺的闹市街。

    这条街闹哄哄一片,许多商贾都站在门外招呼着客人,叫卖声吆喝声四处可闻。

    他们走了一阵,一间铺子里出来了个皮肤很白颇有姿色的女子,抱着一只罐子道:“客官是云南人?云南豆豉、熟茶、三七都有,您进来看看。”

    “你怎知道我是云南人?”陈伍诧异道,开口带着云南的口音。

    女子道:“我们的东西多卖给云南人,哪能看不出来?要不先送您一罐豆豉。若是觉得好,您下次再来。”女子不由分说把手里的罐子送到家将手里,却塞了另一样东西在他手指间。

    陈伍的神色微微一变,看了女子一眼,说道:“那怎好意思?”

    女子已转身走进铺子去了。

    ……刚才那女子正是段雪恨,这铺子也不是她的。不过她和掌柜讲好了,给足钱、租一间小屋存放云南土产,又把段杨氏千里寻夫的事儿化用了一遍,讲给掌柜听。女子总是更能让人同情,特别是长得漂亮的人,这买卖便顺利谈成了。

    过了两刻时间,陈伍果然再次来到了这间铺子,他叫手下看好马,独自走进铺面。陈伍刚走进来,段雪恨便招呼道:“云南货物在这边,客官请。”

    陈伍依言跟着她过来了。俩人走进小屋,里面确实堆放着不少货物。段雪恨马上从头发上取下一枚簪子,用力一拔,簪子变成了两截,她竟从里面捻出一卷纸来,默默地递给了陈伍。

    那家将陈伍展开一看,脸上骤变。

    上面正是沐晟的笔迹,写着:京师危急,伍尽快带斌回云南。

    他看了段雪恨一眼,再次埋头细看上面的字。

    那些字当然是雪恨模仿的。当年段杨氏学的是沐英的字;而雪恨练的是沐春的字,可是沐春竟然英年早逝,雪恨又练沐晟的字好几年。段杨氏极力劝说雪恨携手合作,大概也是雪恨有这个本事的缘故。

    不过假的总是假的,若拿出沐晟的亲笔、仔细对照这张纸上的字,应该能看出端倪;只是乍看之下,就非常神似了,难以明辨。

    段雪恨沉声道:“看清楚了么?”

    陈伍点了点头。

    段雪恨伸手把字条要过来,当着陈伍的面放进了口中,吞了下去。

    陈伍愣了一下,但很快一脸恍然的模样。他问道:“你叫甚么名字?”

    段雪恨道:“这不重要。”

    陈伍又道:“我怎么没见过你?”

    段雪恨道:“沐府的人,陈将军没见过的还有很多。”

    陈伍似乎有点犹豫,段雪恨只是默默地等着。

    她一直以来做的事,无论是窥探还是刺|杀,每次都不是一定能成功的;反而失败的次数很多,所以她们每次办事,先想好逃脱的退路很有必要。

    前期的准备从来都是在迷惑对手,虚假的表面总有被识破的可能。她这么多年来的日子,没感觉踏实过。除了在汉王府这几年。

    就在这时,陈伍道:“你先和我回京师的沐府?”

    段雪恨点头道:“最好尽快,一旦朝廷开始猜忌,侯爷的公子恐怕就走不脱了。”

    于是陈伍叫手下进铺子,把段雪恨存放在小屋里的货物全部搬到马背上,用绳子缚好,都运回沐府。一行人回府时,果然陈伍的官家身份也没用,门房的奴仆们径直搜查买回来的东西,还问了段雪恨是甚么人。大概因她是个女子,说是会做云南菜的厨娘,也就没怎么被为难了。

    段雪恨被暂且安排到厨房。及至下午,她在陈伍的引荐下,见了西平侯的公子沐斌。

    沐斌是个十来岁的男孩儿,一副大人一般的模样,好似在故意学着侯爷的威严表情,说起话来还真像个主人,却又隐隐有几分可爱。

    段雪恨见到他,不知怎地自然而然就有几分亲近感。她从来没在沐府生活过,但知道自己的身世后,见到沐家的人,常常能感觉到那似有若无的牵连。

    晚膳过后,陈伍叫段雪恨到他的卧房。段雪恨走到门口时,见到正在扫院子的杂役、正在远处揶揄地观望她。

    “马厩旁边,晚上会有个马夫当值,不是我们的人。厨房那边有道后门,有两个奴仆守着,也不是我们的人。”陈伍沉声道。

    段雪恨道:“京师寅时五刻敲晨钟,你们丑时牵两匹快马走后门,我们先到另一个地方去藏身。那三个人我会提前处置好。”

    陈伍不放心地说道:“不会有事儿?后门那俩人似乎是锦衣卫军士。”

    段雪恨冷冷地看着他,说道:“你告诉我确定的位置,必定不会出丝毫纰漏。”

    陈伍点了点头。

    俩人又谈论了一小会儿,段雪恨便出门去了。见那扫地的奴仆还没扫完,再次抬头看了她一眼。

    等到半夜过后,段雪恨脱掉了外面的衣裙,里面是窄身的深色亵衣,她寻了一根布带将腰一系,这身衣裳在晚上便容易隐蔽、也好活动了。

    她站在门后观察一阵动静,便开了一道门缝走出去。

    这沐府的外围墙很高,难以翻越,但内宅的墙却只有一人多高。段雪恨熟练地攀上砖墙,出了内宅,连一点声音也没发出。她走到马厩附近,见那马夫正盖着一条毯子半躺在一把藤椅上,她便走过去,左手捂住马夫的口鼻,右手伸出、在马夫的下颔一掌击去!那马夫连一声都没吭,软软地继续躺在了藤椅上。

    接着段雪恨又去打晕了后门的两个军士。

    过了一会儿,陈伍果然带着沐斌,牵着两匹马过来了。陈伍还不忘用在马的蹄子上缠布,把马嘴笼上。三人打开后门,不动声色地走了出去。

    外面的屋檐下,零星挂着几盏灯笼,长街上光线朦胧。周围一片静谧,凌晨时分,大概是人们睡得最熟的时候。

    不料他们刚刚走出后门,关好门后走了没几步,便忽然有人喝道:“甚么人?”

    段雪恨心里一惊,心道:段杨氏不是早就摸清了这里的底细,外面没有守卫?

    那陈伍也是大惊失色,急忙把沐斌抱上了马背。段雪恨道:“已出不了城!你们立刻回府,我先走了。”

    就在这时,忽然“砰”地一声弦响!没听到惨叫声,只有陈伍用惊恐的声音喊了一声。段雪恨转头看了一眼,便看见一个熟悉的妇人背影。

    段雪恨回过头时,见沐斌的后脑勺上插|着一枝弩矢,陈伍正搂住歪斜在马背上的沐斌仰头大哭。

    街对面的一间房门已经打开了,几个汉子手里拿着刀奔了出来。

    段雪恨又看了一眼沐斌脑勺上的弩矢,就好像那弩矢正刺在她的心口!她的浑身都是一片冰冷,一咬牙从袖口拔出了半截竹筷,上前两步,准确地对着陈伍的太阳穴刺了下去。

    接着她转头就跑,正是刚才那妇人背影跑掉的方向。

    这时天空上忽然洒下了豆粒大的雨点,段雪恨浑身很快就湿透了。她的眼前有些模糊,眼泪直往下掉,却没有哭声,脚下也没有停。

    雪恨此刻才恍然醒悟:段杨氏从来就没有打算救过沐斌!几个月来,段杨氏彻底摸清了沐府的情况,一开始就抱着刺|杀的决意!

    但段杨氏要杀沐斌也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沐府内外防备森严,难以潜入;这府邸不小,一时间也难以找到沐斌睡的房间。只有靠雪恨用沐晟笔迹混进沐府,先将沐斌引|诱出来,才能骤下杀|手。

    而且,沐家人害沐家人,不正是段杨氏乐见之事?

    雪恨全身都被悔恨所充斥,她在心里不断咒骂着自己。

    只因那段杨氏说甚么人手不够,她要去湖广;几天之后,雪恨一直误以为段杨氏已经离京了,完全没有察觉这一点暗示是最致命的陷阱……这是雪恨最错的一点!

    还有段杨氏总是说二十年养育之恩,这些话都在暗示雪恨:也许段杨氏除了仇|恨之外、对自己或许还有哪怕一丝温|情。在彼此能达成共识时,还是可以暂时来往一阵的。

    雪恨而今才明白,自己错得有多彻底!

    沐斌那装作大人的可爱神情,在冰冷的雨夜中,再次浮现到了雪恨的眼前。她还在雨中奔跑,但是觉得自己已经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

    只要输入www.65ws.com就能免费阅读全本小说,并支持全文下载,您的支持是我们前进的最大动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